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部队的同志感情,都是为了发泄吗?

部队的同志感情,都是为了发泄吗?
图片:微博@hohuanhh、ins@hohuanhh
图片与本文内容无关
1
我从小就是个特别听话的孩子,从来没有忤逆过父母。2012年,我遵从父母的意愿,报名参军入伍,经过层层筛选,终于去到了黄山脚下某个小县城,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
参军入伍,然后娶妻生子,我的人生路,已经被父母铺好了。但是我没想到,在部队里,我认识了一个叫振的男人,他不仅让我看清了自己,更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2
新兵入伍是分批次的,我比振早了一个礼拜。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班长说又要来一批新兵,其中就有振。
振被分到我们宿舍,和我只隔了一个床位。第一次和振说话,只是一句简单的招呼:“我叫振,你呢?”“我叫阿正。”
当时我还不知道男孩可以喜欢男孩,只是觉得振长得真的挺不赖的,单眼皮,高鼻梁,薄薄的嘴唇,笑起来的时候,像是散发着阳光,样子很是迷人。
要说我和振的故事,就不得不提起另一个男孩:鑫。
鑫是gay,班上的人都叫他鑫姐。我和鑫的性格很合得来,所以很快成了好朋友。有一天鑫突然对我说他要追振,我没说什么,只点头说好。
那段时间,鑫对振特别上心,做什么事情都要拉着振一起。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鑫约振的时候,总喜欢叫上我,于是我就这样被夹在他们俩中间。
不过也正是因此,我才有了接触振的机会,并且慢慢了解到,他是一个特别体贴的男生——每次洗衣服,他总会帮我们晾晒,每次吃饭,他也总会帮我们打汤。
“三人行”大概有两个礼拜吧,鑫和振的关系,好像忽然变得更加密切了。每次训练完,坐在地上休息,鑫总是挽着振的胳膊,或是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晚上熄灯以后,他们俩也总是凑在一起,小声说着悄悄话。
直觉告诉我,鑫应该是把振追到手了。
当时我并不知道自己喜欢男生,但是一想到鑫和振在一起了,心里就特别难受。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了一样。
3
新兵连三个月很快结束,我们被分配到了三个不同的班。
连队的生活节奏很快,训练强度也很大,每天训练完回来,死猪一样躺在床上,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什么去找鑫和振闲聊扯谈了。
那个时候,班长身边会安排一个通信员,负责班长的生活起居,洗洗衣服跑跑腿什么的。我和振都当上了通讯员,我在二班他在三班,经常一起给班长洗衣服干杂务,一来二去就又开始接触更频繁。
连队的生活很辛苦,很压抑。白天得训练,晚上要站岗,稍有一点空闲时间,作为通讯员,还要照顾班长的起居。
有时候又苦又累,还要受各种委屈,我甚至想到过从楼顶跳下去,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我也知道,部队里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最艰难的日子,好在有振在身边,偶尔可以互相倒苦水。患难与共的经历,让我们彼此的关系更进一步。
4
时光荏苒,转眼一年过去了,我和振都成了老兵,并且被幸运地分到了同一个班。
压抑的生活总算是告一段落,老兵的日子要好过一些。通过一年的相处,似是劫后余生的我们,感情好像更进了一步,早就已经超出了简单的战友情。
这天夜里突降骤雨,窗外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我是一个特别缺乏安全感人的人,从小就特别害怕打雷。战友们都已经睡了,外面雷声不绝如缕,屋内鼾声此起彼伏,只有我一个人醒着,把头蒙得严严实实的,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这时忽然一个声音凑了过来:“怎么了?害怕打雷吗?没事的,有我在。”
虽然还没看到,但声音是振。
我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抓着他的手,他隔着被子轻轻拍着我,直到我逐渐放松下来。
那天晚上我不知道振是什么时候走的,我只记得他在我身边,我就觉得格外的安心,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温暖,让我很快就睡着了。
一个阳光晴好的下午,我去楼顶收被子,振没什么事做,就跟着我一起。
天空很蓝,阳光照射在被子上,有一种很温馨很好闻的味道。振就站在我对面,中间隔着一床被子。
猛一抬头,四目相对,振忽然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于是就傻傻地愣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空旷的楼顶,头上就是广阔的蓝天,那一刻我觉得我无所遁形,就像是我对他的喜欢,早就已经无法掩饰。
振拉开被子,走到我跟前,我就这样看着他,他就这样看着我。我眼前的这个男人,一如我初见时候那样,高高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样子格外迷人。
我好像着魔一样,疯狂地吻向他的嘴,他没有躲开,反而是热情地迎了上来。那一瞬间,就好像是谁扳动了时针,让世界暂停了一般。
我的世界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他嘴唇的柔软,只有他眼眸的温存。
5
从那以后,我俩算是确立了关系。
振和别人换了床铺,睡在了我旁边。他真的是一个体贴的好男人,每天晚上会帮我打洗脚水,铺好床,给暖宝宝充电,然后放进我的被窝,最后再给我泡上一杯香飘飘奶茶。
虽然部队里管教很严格,但我们也不怕,不管走到哪,他都会牵着我的手,而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班里的战友常常开玩笑说:“振,我要睡了你媳妇。”
这个时候振就会把我拉到他身后,就好像真的害怕我会被别人抢跑了一样。他的样子傻得可爱,却很是认真,让我很是感动。
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遇到了对的人,坚定信念一定会和他好好过下去。可是这世上有太多的事与愿违,天不遂人愿。
本来我们约好,一起转士官,再待三年,这样就可以继续在一起,可是他没有做到。
因为家庭原因,他最终选择退伍。
我感觉世界崩塌了,抱着他,不停地流泪。我害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他,害怕他退伍以后就不要我了。
他抱着我说:“傻瓜,你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也可以来看你,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
部队的同志感情,都是为了发泄吗?
6
振退伍以后,我们依然还有联系。
我会听他说说社会上的事情,他会问我部队里训练累不累。每个星期和他打一次电话,那是我在部队里最快乐的事。
士官每年有二十天的假期,我转士官的第一个月,就请了十天假去了他老家。
他来车站接我,带我去见父母。他母亲很热情,吃饭的时候一直给我挾菜,说振从小朋友就不多,很高兴他能交到我这个朋友,弄得我特别不好意思。
晚上我住在他家,发生了我们之间的第一次。那是一个难以忘怀的晚上。
我们声音压得很低,有些紧张害怕:
“门锁好了吗?”“锁好了。”
因为都没什么经验,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好在他温柔又体贴,一直问我疼不疼。
一切都很顺利,只是中间发生了个小插曲——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父亲突然敲门,问我们冷不冷。我们连忙停止动作,屏住呼吸,吓得一身冷汗。
那一夜,我很开心,我觉得自己真正地变成了他的人。
在他老家那几天,他一直都陪着我。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体贴,对我照顾有加,陪我去游乐场,陪我去吃好吃的,走累了会背着我,困了就躺在他怀里睡。
我当时甚至在想,可以为了他出柜。省下的十天假期,我还要再来找他。我们在火车站拥抱告别,挥泪说着再见。
然而,这世上有太多的再见,其实就是再难相见。
7
回部队以后,训练强度加大,我和振联系得更少了,有时候甚至一个月都通不了一次电话。
大概过了半年时间,我给他打电话,系统提示对方已停机,我预感到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15年年底,我从其他人那里知道了振父亲因病去世的消息,火急火燎地请假去看他。他还是来车站接我,只是身旁多了个女朋友。
我仔细盯着他看,时光的痕迹爬上他憔悴的脸,他看上去成熟稳重了很多,但却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爱笑的阳光少年了。
第二次来他老家,他还是一直陪着我,只是言谈举止间,再不见当初的体贴和温柔。我走累了,他会让我歇一歇,我说困了,他会礼貌地说晚安。
那几天我们除了简单的交流,再没多说什么其他的话。临走前他还是把我送到了车站,然后冷冰冰地说:
“以后不要联系了,忘了我吧。我们以前只是一个错误,我现在不想再错下去了。”
我没有说话,转身涌入人海,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部队的同志感情,都是为了发泄吗?
8
后来和鑫聊天才知道,新兵连的时候振就喜欢我,当初和鑫终日鬼混,也不过是为了借机向我靠近。
很多人都说,部队的感情不过是为了发泄。但我相信振是爱过我的,只是我们的爱,最后没有结果。

最后一段是写给振的:

你和我
相爱了三年
本以为会继续相爱下去
你却对我说
我们之前在一起是个错误
你不想再错下去
你知道吗
是我的错
因为
我们只相爱了前三年
我自己又爱了后三年……

——卑微的我们

* 作者:阿鹿。专栏作者,交大硕士,同志故事记录者。原文声明:本文来源于读者「阿正」投稿故事,投稿标题:《对不起,我忘不了你》;阿鹿做了部分改动,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赞(1)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10585.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