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暗恋的博士师兄,竟是我的匿名网友

暗恋的博士师兄,竟是我的匿名网友

今日封面人物:微博@肉弹池
图文无关
作者🦄️阿鹿&程煜
根据读者「程煜」真实故事改

投稿标题:《如不传奇,何来遗憾》

1

初见他,是我路过他宿舍门口偶然间的匆匆一瞥。

金黄时节的北京,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撒在他的身上,高高的身躯,英俊的脸庞。门上贴着的他名字——朝沐,两个诗意的字眼,只是多看了一眼,就让我彻底无法忘掉。

朝沐住的那一层都是刚入学的博士,而我是即将要交论文的硕士,我们不同师门,并不可能有交集,也不敢再胡思乱想。

暗自灰心时打开交友软件,新的学期周围多了新的面孔,有一个叫无心的,他资料写的年岁、身高、体重都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开始主动找他聊天。

几天后,由于跟无心互通了硕博的身份,我们的聊天也逐渐深入、频繁,我们每晚道晚安。

无心过得不开心,他与十年的男友感情濒临破裂,迫于无奈的形式婚姻也正在走向终结,他放弃事业返校读博,希望能重返校园再稳定几年。

我和无心深谙网聊的规则,我们成为了彼此的树洞,却从不去猜测彼此的身份。

2

我的论文初稿完成后,导师让刚进师门的博士师兄帮我先把关,师兄告诉我他新室友工作时就是研究这方面的,功底很深厚,让我去找他请教请教,师兄告诉我他的室友叫朝沐,教研室在我们隔壁楼。

朝沐?听到这两个字,我心神微微一颤,立马揣着自己的论文跑去找他。路上不断回想着那天路过他寝室的情景,回想着那个阳光下俊朗的轮廓。

万万没想到,命运竟然会让我跟他产生了交集。

“请问朝沐师兄在吗?”我站在他教研室门口,言语有些紧张。

“我是朝沐。”他边说着边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面向门口。

我们眼神对视了几秒钟,他有些紧张,眼里却泛起了光,“你,你是我室友的师弟程煜吧?”

他有点激动地说道,我点点头,小步走到他跟前,把论文递给了他,他翻了翻论文,要了我的微信,让我先回,等他看完了再联系我。

夜里我躺在床上,脑海里回放着跟朝沐师兄相处的那短短几分钟,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他的热度,他的儒雅,那一刻我甚至都羡慕我的那本论文,可以跟他在一起,被他翻阅着。

我打开手机,他的微信头像是自己的侧脸,眼睛深邃又深情,鼻梁立体又冷峻,棱角干脆又利落,我翻阅着他的朋友圈,设置着半年可见,而可见的半年,也只有他手机号更换的公告,再无其他。

手机忽然收到了软件的提示音,我打开是无心,他写道:

“我在帮别人改论文,你快睡吧,晚安。”

我紧紧盯着屏幕那几个字,心中似有一个激灵,难道无心就是朝沐吗?可是转念又想,学院这么多博士,都会帮别人改论文,怎么可能刚好他就是他呢?

上天从没这样眷顾过我,我也从未有过这样的传奇神遇,万千话语无以言表,只有“晚安”二字,以表安慰。按下发送键,昏沉睡去。

3

第二天,朝沐发来微信,论文改好了。

我快步跑去他的教研室,论文上满是他做的标记,“朝师兄,您花一晚上就全部看完了啊?”我又惊又喜又紧张,他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直接跟我讨论起了论文的修改。

整个上午,我都坐在他旁侧,听他给我提意见,喝他给我倒的水。不知道是出于疲累,或是同我一样有些紧张,三两个小时讲下来,朝沐的额头上,泛出了一层薄薄的水珠。

“你论文写的很好,思路也很对,那几个地方,再把说法和措辞改一改,按照我的改,更加专业。”临走前他在身后耐心地提醒。我回头谢他。

刚分别没多久,我收到了朝沐的微信,“我明天想去长城骑行,能帮我借一辆自行车么?”

他刚来学校,熟悉的朋友不多,我想也没想就回复了他:“我可以跟你同行嘛?”

一分钟,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过去了,朝沐都没有回复,一如石沉大海,我等得很心焦。

紧紧握住手机,生怕错漏了他的回复,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内心的失望也一点一点在积累。

忽然,软件上收到了一条消息,是无心:

“这两天遇到一个师弟,他主动要跟我一起去骑行,我对他有点好感,答应还是不答应?”

那一刻,我内心被突然引爆。

“你其实是很想让他跟你去的,对吗?”

“是的。”

“那你昨晚就是帮他在改论文嘛……”

“是的。”

无心的回答让我有一种中了亿万大奖的感觉,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就是上天的宠儿。

十拿九稳,我可以确定无心就是朝沐,人生第一次靠运气遇到对的人,我在宿舍开心得跳了起来。

“那犹豫什么,人家肯定也是鼓足勇气的,去吧。”我在软件上回复无心。

果不其然,很快我就在微信里,收到了朝沐的肯定回应。

4

我借来了两辆山地自行车,精心安排好路线,又去超市买了路上必备的零食和药品。最后把这些安排通过微信告诉了朝沐。

“师兄车子我都借好了,放在我教研室。”

“骑行路线我也安排了,路上吃的喝的,急救药品我也准备好了。”

“明早八点半从我教研室出发吧。”

发完这一串消息,我内心却沉重了起来,我要不要告诉他每天陪他在软件上聊天的人就是我呢?这样不对等的关系,如果以后再说,难免会产生隔阂。

左思右想,我做了决定,在软件上发了一条消息给无心:“我今晚能见见你吗?有很重要的话跟你说。”

“刚好,我也想见见你,你来吧,我在小湖边的亭子等你”。

我在内心预演了一百遍,如果他不是他怎么办,如果他是他又怎么办,而且他为什么也想见我呢,我怀揣着无数个好奇,奔向一切谜底的答案。

靠近小亭子,我看见亭子中间站了一个高高的人,是朝沐,他正低头看着手机。

软件上收到了无心的消息,“到哪里了?”

我快速走到小亭子前,站在他身后回复:“回头。”

他回过头来,昏黄的灯光映照在他英俊的脸上,恰似最初的匆匆一瞥。我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激动和欣喜,反观朝沐,眼神里却平淡无奇。

“你是不是早就猜到是我了?”他低着头靠近质问着我。这样的架势,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料范围,短短一句话,隐含着太多信息。

“你也猜到我了?”我也反过来问他,他没有说话,为了避免尴尬,我继续说:

“第一天从你宿舍路过,看到你在宿舍,你的名字就深深印刻在我的心里,当我知道每天陪我聊天的那个人就是那个名字的时候,那种喜悦就感觉自己拯救了全世界,我今天约你出来,就是想告诉你,我就是我。”

说完我便走了,留他一个人在湖边的小亭子里。

一晚上的沉默过后,我不知道朝沐还会不会如约去骑行。

第二天一早,我就在教研室等着他,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却迟迟等不来他,我克制自己不去联系他,坐在教研室,想起昨晚的情景,心跳急剧加速,大喜大悲,都在一念之间。

急促的脚步声从走廊传来,朝沐推开教研室的门,出现在我的眼前。

“走,我们出发吧。”朝沐笑着对我说道,他笑得很暖。

按照路线,我们花了一上午的时间骑行到了长城脚下,一路上秋菊盛开,阳光和煦,他主动跟我聊着天,从彼此的家庭、成长经历再到论文,一路上话语不断,昨晚的风波早已不见踪影。

回来的路上,他采了几朵路边的波斯菊送给我,我把花别在车把手上,娇嫩的花朵凭风摇曳,而那一刻我的心情,也如同那花朵一般。

那天的末尾,我们回到教研室休息,一起看着纪录片。他坐在我身边,紧紧贴着我,呼吸声越来越近,越来越重。

再之后,他将我搂紧怀中,双手捧着我的脸,用舌头撬开了我的嘴,和我深情拥吻。

5

我和朝沐接过吻了,但是我知道他有男友,我们没有可能。

他每周末都会回他男友租住的房子,夜里我只要一闭眼,就会想他同男友正一起缠绵,内心如针尖快速划过一般阵痛。

内心的痛觉,让我深知不能同他有过多的接触,我痛恨自己之前的好奇,让自己深陷其中。

我开始疏远他,微信不去找他,软件也卸掉了。交了论文之后,我全心去联系工作,投身到各大招聘会中。

然而,不久后,他约我吃饭,说有话要跟我讲,时间地点都安排好了,那是一个周五,他没有回他男友家。

我们约在一家泰国餐厅,座位在二楼的角落,他倒好了红酒。

“最近不爱搭理我,我跟他已经正式分手了,我也跟我的形婚妻子离婚了,现在除了你,我什么都没有了。”

他看着我,脸颊泛着绯红,眼神中充满了期许。

那晚我们都喝多了,在他宿舍的小床上,我第一次接纳了他,那是入冬的北京,任凭窗外寒风簌簌,但屋子里温暖如春。

甜蜜的日子如金灿灿的银杏,洋溢着幸福的颜色。我们一起去图书馆看书学习,一起在校园的角落里牵手亲吻,甚至还偷偷溜进过他的宿舍缠绵悱恻。

我们的足迹从校园到新中关广场,从雍和宫到国家美术馆,从王府井大街到簋街……

穿梭在偌大的北京,规划着属于我们的未来。我拼命给在京的企业投简历,希望能够留在北京,再去租个房子,组建属于我们的家。

然而,事与愿违,我拿到的offer都不及预期。我导师在业内小有名气,给我推荐了一家世界五百强的企业,职位和薪酬远高于预期,但工作地点在上海。

我没有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朝沐,因为担心他帮我做这个去的决定,而且比我更加果断,我唯一能做的是找到更好的,在一周之内。

但朝沐还是从我师兄那里知道了整个消息。

“那边环境很好,工作锻炼人,我知道你在犹豫,我支持理解你的,去吧,飞机也就两个小时到,我会常去看你。”

好不容易安定下来,却要面对这样的抉择。面对恋情,我缺乏对异地感情的信心,可面对生活,我需要更多的物质积累。

我沉默不语,他紧紧把我搂在怀里,在我耳边呢喃着。他比我成熟多了,男人事业为紧,很多机会要抓住。

首都机场T2航站楼,我停留在安检口迟迟不愿进去,他在我身边,不断叮嘱我刚入职场要遵守的规则,工作待人待物的方式方法,他不敢停下来让我多说一句话。

临别之际,他紧紧地抱着我,然后从大衣中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来,把里面的戒指戴在我左手的无名指上,不顾周遭人,吻了我额头。

其实,只要那个时候他说一句舍不得我,我就会立马留下,但是他没有。登机时间越来越近,我慢慢挪向安检口,几次回头,他站在不远处,向我挥手示意。

当我安检完,微信里收到了他写给我的文字:

江城子•长相思

慕田秋色可曾忘,叶儿黄,花儿香。平生至快,缘起心荡漾。最是难忘情定处,小湖畔,少年郎。

盼君此行天地广,御风浪,青云上。粥暖茶凉,与我话短长。雁去雁回寒暑往,长相思,断肝肠。

我只是路过你宿舍,无意间回头多看了你一眼,可就这一眼,让我再也无法忘怀。我只是想在软件上找人吐露苦闷,就这一次,就点到了你。我只是想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就这一点,就为你彻底沦陷。细数点点滴滴,我噙着眼泪,伴随着飞机离你走远。

6

异地头一年,我们频繁在京沪之间往返,不计任何成本,不惧舟车劳顿,不管刮风下雨,就为了见彼此一面,哪怕相处的时间只有几个小时。

那会儿,我每天都能收到朝沐写给我的诗,简短两句,叙离愁、述相思,而我也会回他两句。那会儿,每一晚我们都视频,分享着生活点滴,他在屏幕里甜蜜地笑着,我也跟着他笑。那会儿,每个节日朝沐都会送礼物给我,各种各样,新鲜又富有心意。

他满足了我所有的愿望,我们利用假期去十里洋场看黄埔夜色,去舟山的海边吹风赶浪,去西湖边散步,去灵隐寺祈福。

千百次,我向佛陀叩首。心心许诺着,余生这辈子,只愿身畔一直有朝沐相伴。可不曾想,这个愿望最终还是落了空。

朝沐进入课题组后,每天花大量的时间做实验写报告,回我微信的时间越来越少。渐渐的,我开始变得多疑,臆想朝沐变心了。在他不回我微信的时间里,我会疯狂给他打电话,发语音,直到他给我回应。

我把我的情绪不落分毫地表现给朝沐看,却为未曾想这样的丝丝点点,会在他心里慢慢积累。

有一年春节,朝沐来上海看我。第二天一早,他要乘飞机回北京,可前一晚我多年未见的本科同学来了上海,约我出去喝酒,一直到凌晨三点我才回到住处。

凌晨的上海,繁华依旧。朝沐没有睡觉,他说这是他最后一次来上海看我。借着酒劲,眼泪不住地流,开始同他吵闹。

他说了很多很多的话,有一句我记得特别清楚:“你这种强烈的支配意愿,让我想起了我的前妻,你跟她一模一样,还有,我不想再当舔狗了。”

我被气晕了,在被子里把左手无名指的戒指取下来,还给他,又很快从他手里夺回来。像极了耍性子的小孩。

朝沐从小在西北农村长大,早些年家里光景困难,性格里带着谨慎和自卑。朝沐的前妻是京城富家女孩,因为家庭背景相差悬殊,在生活习惯、生活理念上经常被前妻嗤之以鼻。即便是形婚,朝沐的自尊心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最终同前妻离婚了。

朝沐离开上海后,我们彼此冷静了一周。我开始审视自己,意识到了自己错误的严重性,给他写了长长的反思信。

从那以后,我对朝沐的猜忌和不信任渐渐消散,我不想再对他百般约束,希望生活就此能重新回归正轨。

然而,生活并不是游戏,可以任凭我的心愿来运转。

7

这一天,我漏接了一个从美国打来的电话。朝沐当天夜里叮嘱我,微信要有不认识的人加我不要理,不认识的电话打过来更不要接。

他虽未说,但我也猜到对方是谁,我知道朝沐跟他私下里有过联系,很多时候我的多疑就是基于此,只是这一次我不知来者何意。

第二天朝沐打来电话,他告诉我,他的前任男友试出了他的淘宝密码,翻到了这些年来的订单记录,里面有我的各种地址和电话。朝沐再次叮嘱我不要理他。

当天夜里,我忙完手里的工作,试图和朝沐打视频电话,对方却一直忙线,莫名的恐惧感让我心跳加速,那一刻我的心绪又回到原点,疯狂给他打电话,发视频,但视频一直都处于忙线。

我无法入眠,只能给朝沐留言,那一夜何其漫长,浑浑噩噩,一点钟在忙线,两点钟在忙线,三点钟依然忙线。

三点半,朝沐发来了消息。

“程煜,我们分手吧,谢谢你陪我的这些日子,相处以来,我们还是面临很多问题无法调和,况且山海亦不可平。”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无异于五雷轰顶。

我含着眼泪守到了天亮,听到了远处的狗吠,听到了鸟儿在叫,也听到了汽车轰轰的声音,唯独听不到心在滴血的声音,一切那么平静,没有咆哮,没有大哭,更没有嘶声力竭。

我强忍着一切一切,照旧去上班,直到中午朝沐给我打来了电话。

“煜,对不起,他疯了一样跟我在电话里吵架,他要去上海,要去你公司找你,要去你老家,要让你身败名裂,他说他要自杀,我跟他在一起快十年,对他都没有这几年对你慷慨大方,我亏欠他太多,我别无选择,对不起。”

我明显听到了他的哭声,自己的眼泪也跟着往下流。

我没办法再去抱怨他的任何,我知道此刻再说什么都无法挽回朝沐的决心。

前男友跟朝沐一样,长在西北农村,父母亲是当地出了名的上访户,家里过得一塌糊涂,父母从早吵到晚,从年头吵到年尾,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的原生环境简直难以想象。

他俩是在大学认识的,两个农村的孩子都拮据到为生活费发愁,拼命去兼职,互相鼓励着慢慢走到一起。

他们在一起的那些年,经济上并不宽裕,没有节日的鲜花跟礼物,也没有旅行跟大餐,两个人在普普通通的茶米油盐中相处了很多年,朝沐跟他分手后,他赌气去了国外工作,直到无意间发现了我和朝沐的这些,才彻底崩溃。

这些话语从朝沐的口中陈述给我,像一把把刀刺插进我的胸膛,我明白他说这些意味着什么,我想我需要时间去消化这些,去接受这些,去思考这些。

我抱着最后的一丝丝希望在电话里求着他,给他微信留大段大段的文字,周末飞去北京当面求他,却都无一例外地被他狠心拒绝。

突如其来的一切,好似梦魇般,让我无从逃脱。

8

三个月后,我去北京出差,临走的那天,朝沐追到了机场,还是T2航站楼的同一趟航班。

他的头发留长了,我记得他跟我说过,前男友是喜欢他留长发的,我看着他无话言语,此刻的他是那么的帅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帅气,可现实就是那样充满着讽刺,如此帅气的他却属于别人了。

我受不了这样的他,也不敢面对这样的自己,转身往安检口快步走去,还是在同样的安检口,他从后面追上我的脚步,抱住了我。

“我能再亲一下你吗?就在这里。”我低声在他耳边说道。

他吻了我,周边人来人往。他的嘴唇温柔却冰冷,熟悉又陌生,所有的退让或许再也换不来他,我强忍着眼泪,取出他送我的戒指,轻轻放进他的手心里,然后从他怀里挣开,头也不回的走进安检通道。

朝沐,只是多看了一眼,这辈子就注定难以忘怀,可这一次一定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见你了。

从开始到结局,我曾欢天喜地,却又低落谷底,最后梦醒人散,落了个干干净净。

那么,我们的传奇,到此就结束吧。

浪子终归南,岁月忽以远,传奇轮回转,但求时光安。

写给阿鹿:

故事写到这就告一段落了,故事都是真实的经历,发生时间是2016年9月到2019年6月。半年后朝沐后悔了,他来上海找过我,我没有见他,我心已死。

人名都是虚构,我是两年半的硕士,年底毕业,工作因为导师介绍,不得已离开了北京。工作调选这个过程跟很多人不一样,是因为身份的特殊性。

文章内容比较琐碎,想把很多细节写进去,但为了别人隐私,我放弃了,内容、标题你都可以帮我把关修改,但是“”中的原始话语请不要修改。

谢谢你。

暗恋的博士师兄,竟是我的匿名网友

(图为程煜和朝沐在北京景山的合影)

声明:本文根据读者「程煜」投稿故事改编,基本为投稿原文,阿鹿仅做了部分删减,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10985.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