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伙子从中国到加拿大,我陪了他20年,依旧没有掰弯他。

小伙子从中国到加拿大,我陪了他20年,依旧没有掰弯他。
皓学长风尘仆仆地回国,辗转各地忙了一圈后,飞来杭州与我赴约。

澈澈很好奇,这是怎样的一个人,能在十几年前,放弃国内如日中天的事业和令人钦羡的收入,陪自己心爱的直男远赴加拿大,在相伴相爱数十载后,依然判定对方只是“直男”。

地点约在了咖啡馆。

之前语音过几次,皓学长给过我一些学业上的指导。所以第一次见面,自觉带有亲切感。

01

皓学长在20年前毕业于某知名高校,那时候外资公司刚刚大量进驻中国,学长算是踩准了首批外企在中国发展的节奏,一毕业就进入北京某家世界500强,从实习生一路过关斩将,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就升到了高级总监。

他在业界一炮打响的举措,是负责了某快消公司的首届管培生项目。在资源、经验、人员都匮乏的情况下,学长靠自己的运作,将公司管培生的项目迅速做到了清华评选的优秀雇主Top10。

而他之后的情感和命运,也在管培生的项目里早早埋下伏线。

那一年,皓学长进行校园招聘,原定目标高校已经完成。

在收尾的时候,公司总部突然要求学长再去西北某高校做一场校招。

学长回忆说,当时他还向总部反馈,西北高校并非公司的目标高校,是否可以取消?总部没有答应他的请求。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恰是总部的坚持,一趟西北之行,让他遇见了与他羁绊半生的男人。

学长去了西北。直男读大三,是接待人员之一。学长说第一次见直男,仅仅觉得对方很帅,高瘦白净,双目有神,气质温雅。

我看了学长手机里保存的照片,20年前的直男,还有如今40岁加的他,平心而论,是帅!是澈澈看一眼就会心动的那种相貌:眼镜书生男。

学长那时单纯只是觉得对方英俊,并没有多放在心上。原因在于学长的gay达触不到直男身上。倒是直男,主动要了学长的联系方式,说是以后要多多向学长请教。

返回上海后,直男主动给皓学长发信息,才开始仅仅是学业实习的事,后来就扩展到家庭、性格、生活等各个方面。

两个人开始频繁通话。那时直男还是大学生,经济受困,一层学生楼只有一个电话,所以每次都是提前把时间约好,直男打过去响两声,学长又回打过来。

学长时不时给直男寄零食,那个年代还没有快递公司,每次直男去邮局领了零食,都高兴地搬回宿舍,然后悄悄的锁在自己的柜子里。

学长说,从相识到第一次发生关系,是直男主动推进的。直男后来也认可了这一点。

频繁联系许久后,直男决定去北京实习,虽然没有明说是为了学长,但学长知道在直男选择来北京的原因里,自己是主要因素。

学长接待了直男,直男暂住在学长的房子里。

两人第一次睡在一起的那天晚上,直男主动亲吻了他。那个吻持续了很久很久,学长说,在直男的吻里,他找到了他想要的味道。吻后,两个人又偷食了禁果。

小伙子从中国到加拿大,我陪了他20年,依旧没有掰弯他。
02

直男顺利进入了学长的公司实习,之后留职。

我问学长,在这段关系的起初,都是直男主动推进。在推进的原因里,是否怀有事业诉求之心。换句话说,直男对于皓学长的种种是亲近,是为了自己的工作和前途。

学长想了想回答:“我不否认,他当时多少有这方面的意图。但他当时的意图,对我们如今的关系来说,已经没有探讨的意义。”

学长在聊起对方时,坚持称对方是直男。

这让我感到困惑,既然与同性发生了关系,同时有感情依赖,为什么在性取向判定上,依旧判定对方是异性恋。

学长摇摇头说:“这么多年了,虽然我们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但他真的就是直男,连双性恋都算不上。这也是这么多年我一直觉得自己失败的地方。”

学长认为gay与gay之间有种磁场的链接,这种连接能让你觉察到对方是同类。但是对于直男,用学长的话说:“即使我们两个脱光了,他因我有了生理反应,可我在他身上依然找不到那个磁场。”

能确定对方是直男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方会不时地冒出回归主流家庭的想法。不仅仅是想法,有两次,直男还将想法变为实践。

那是2007年的时候,直男被公司派去长沙工作。

学长去找直男,两个人看完电影,回到家打完一P后,直男心平气和地告诉他,自己喜欢上一个女人。

学长当时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他理解不了,怎么刚刚还在和自己翻云覆雨的男人,转过身就可以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气定神闲地说自己喜欢上别的女人。

更让学长难堪的是,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是他们共同的同事。准确说来,直男和女人都是学长的下属。这相当于两个下属在上司的眼皮底下“偷食”,这种瞒天过海的行为,让学长的自尊很受伤。他觉得自己的眼睛被蒙蔽,智商被侮辱。

关于三角关系的处理过程,学长不愿太多回忆。

只是提到他将两个人请到自己的家中,三人当面对质,商量如何结束关系;同时也给直男写了许多信,回忆两个人曾经的种种美好,作为挽留的措施。

那段时间,学长每周坐火车从北京到长沙,在直男的家门口等他回家。时至今日,学长说依然忘不掉火车车厢的那股味道。因为那味道里,有他的伤、有他的痛,有生不如死的日子和痛不欲生的回忆。

一个月的时间里,学长瘦了30斤。

他说自己就像沉入了谷底,周围一片漆黑,没有任何生命,冰冷的水一点一点吞噬他的身体,他的心就像被撕裂,那种钻心的疼,让他觉得死都是一种解脱。

学长看着我的双眼,说到:“澈澈,相信我,这世上没有一种伤,比的过情伤。”

直男最终选择回到学长身边,直男说他放不下和学长这么多年的感情。

小伙子从中国到加拿大,我陪了他20年,依旧没有掰弯他。
03

那个时候,大众对于同性恋的接纳度很低,学长和直男的家中都开始逼婚。

学长明白,在国内的环境下,他和直男是走不远的,因为国内的束缚太多,周围人的闲话都会淹死他们。

学长更明白,有过上次的“异性危机”,如果在国内,这种“出轨”一定还会继续发生。为了能保证他俩的爱情,学长决定和直男出国。

彼时学长的收入已经年薪过百万了。但为了爱情,他毅然放弃,带着直男远赴加国,从头开始。

那个曾经在国内从北京坐车到河北,就为了去喜欢的饭馆吃顿饭的学长,到了加国,连买一瓶可乐,都要等到周末的打折日。

让学长没有想到的是,他以为出了国感情就可以安稳,但在加国,直男又一次出轨,又一次想和女生结婚。而结果,依旧是直男回到了他身边。

学长讲完这一切,慢悠悠地对我说:“澈澈,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说他是直男了吧?” 末了又加了一句:“直男是掰不弯的。”

学长能确定直男没有和其他任何女生发生过性关系,他太了解直男了。但直男看片子,又只喜欢看男女动作片。所以学长有极大的不安全感。

直男就像学长身边的一颗炸弹,总会在某一时刻再次爆炸,但可悲的是,学长又不愿意丢弃这颗炸弹,而这颗炸弹,又只愿意呆在学长身边。

学长也有矛盾的地方。

我问学长为什么没有想过离开,重新找一个合适的人,找个和自己性取向相同的人。

学长说其实他自己内心深处有反同意识,他能接受自己是同性恋,但又拒绝和同性恋谈恋爱。

我追问学长,他的自我反同意识能在文章中写出来吗?可能会遭到一些读者抨击。

学长说没事,写吧。

我问学长,以你的判断,或者说第六感,直男还会有“第三次”吗?学长说:“会有的,时间早晚的问题,直男就是直男。”

学长也和直男坦诚聊过,如果有第三次,他可能就承受不了。直男的回复是:“放心吧,保证不会有第三次。”

学长笑了笑说:“澈澈你信吗?他前两次不是也保证过吗?保证有用吗?”

我一直担心,在我的描写里,会将直男描写成渣男的形象。

但其实我尽可能去理解直男,这么多年下来,直男对学长有很深的感情,为了这份感情,直男也放弃许多。

如今,学长和直男在加拿大定居。

老实说,我羡慕学长。毕竟他能一直陪在心爱的人身边。

注:为了保护当事人隐私,故事地点做了更改。

– END –

作者 / 李澈  排版 / sen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11076.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