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留守武汉的快递小哥:一个月不敢碰儿子,医生护士订最多的是方便面

“我印象里的武汉一直是车水马龙,很热闹的,但这些天早晨我走在街上,没有车声,没有人声,只能清楚地听见鸟叫。你能明白那种感觉吗?”

1992年出生的袁双自小在武汉长大,现在在汉阳区一家配送站担任站长。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他瞒着家里人,每天仍在坚持配送货物。

在他负责的区域内,有一家发热门诊定点医院——武汉市第五医院。每天他会按时等在医院门口,等值完班的护士们出来取快递。

潘国珍和吴强是来自外地的快递员,但是这回也留在了武汉。

日均配送100多单,回家倒头就睡

吴强来自黑龙江,1988年生人,在武汉已经10年。今年春节前,远在老家的父母也来了武汉,准备今后和儿子一起在这里生活。

留守武汉的快递小哥:一个月不敢碰儿子,医生护士订最多的是方便面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让一家人的春节计划就此搁置。

吴强在江岸区一家配送站工作,自1月开始就没有休息过。“本来是排了班,准备值完春节那几天,等初五的时候再回老家,但因为疫情,就没有再休息。到现在,站点好几个同事都有些坚持不住,全靠毅力在拼。”

吴强说,自己所在的站点目前有9个快递员值班,大家每天平均要送100多个订单,以粮油、口罩、消毒水等居多。“每天忙得根本顾不上休息,早上6点半出门,晚上8点多才回家,回家之后经常是累得倒头就睡。”

潘国珍的站点在黄陂区,全区所有站点加起来只有8个快递员还在坚持配送,“我们主要送天猫超市的单,周围新开发的小区比较多,大大小小有三四十个,不完全统计可能有七八十万人,都在我们的配送范围里。”

平日里,潘国珍所在的站点有20多名快递员,为了让大家有机会回家过年,只留了几个人值班。“春节期间本来订单比较少,值班的话,送完就能回家,结果遇上了疫情,订单量一下子增加了不少,但(干活的)人少,每个人需要配送的区域就更大,也更累。”

潘国珍说,相比平时送货,这几天的配送“既简单又困难”。

简单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小区开始封闭管理,不允许快递员进入小区,潘国珍和同事只需要把东西送到小区门口,不用再一栋楼一栋楼送了。

困难也恰恰是因为不能送货到家。潘国珍说:“现在送的基本都是大件商品,不能用汽车送的话,电瓶车、三轮车其实每次都拉得有限,而且送到小区门口后,客人怎么带回家也是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后来再送货时,他专门带上了小拖车,如果客人订的东西多,就让客人拉着拖车回家,自己在小区门口等着对方再把车还回来。

快递柜里传递的口罩

为了尽可能减少接触,小区门口成了快递员与大部分客人“接头”的场所。偶尔也会有客人要求他们把东西放在快递柜,等有时间再去取。

这其中,也许有“嫌弃”,但更多的却是生活在武汉的人们,对于彼此健康的关心。

潘国珍记得,那天接到个电话,客人说看到订单已经在配送,想让他直接放快递柜,别等自己去取了。原来这位客人家里准备的口罩不足,所以这些天都不敢出门,只能趁夜里十点多,小区基本没人后再出门取快递。

“现在大家基本都是步行出去采购东西,如果手头没有口罩的话,确实是门都出不了。”

留守武汉的快递小哥:一个月不敢碰儿子,医生护士订最多的是方便面

弄清楚原委,潘国珍主动承诺这位客人,等第二天来小区送货的时候,一定帮着带两个口罩,还放快递柜里,请他一定去取。

并不是潘国珍提前屯了多少口罩,而是因为在此之前,他和同事们曾收到过来自其他客人的善意。

“当时站点收到一个包裹,是口罩,但收货地址留得很模糊,我们就专门打去电话跟客人确认。结果客人说,这一盒口罩是他专门多买的,就为了送给站点的快递员,觉得我们每天坚持送货不容易,让我们自己做好防护。”

因此,当听到有客人因为没有口罩,连出门买必需品都不行时,潘国珍第一反应就是将善意传递出去。“后来他(客人)收到口罩,还专门打来电话谢谢我们,我也很高兴。”

吴强也曾在送货前收到客人的电话或短信,说自己身体不太舒服,怕传染快递员,所以订的东西就不需要送了,快递员留着自用就行。

接到这样的电话,吴强心里有些复杂,一方面感谢客人对自己的体谅,一方面担心客人的健康,“我们这次值班留下来的,都是工作了三四年的老员工,大家都和辖区顾客有了感情。每次接到这种电话,我都会告诉客人,商品已经给他按拒收处理了,这几天就能收到退款。等他病好了,如果还需要这个商品,再下单,我一定给他送到。”

医院后门口的守候

只要下单,一定送到,是快递员们基于职业的承诺,也是他们对自己每日奔波的这座城市的牵挂。

潘国珍说,除了食物、水等生活用品,自己这几天配送最多的东西就是口罩、消毒水等防疫用品。为了确保这些用品能够尽快抵达客人手中,公司在每个口罩包裹的外面都专门做了标记。

“现在线下口罩基本都没有货了,许多客人就等着这个包裹呢。这些天武汉马路上基本上没有车,大家要采购必需品,只能用电瓶车或者步行去,但不管哪种方式,肯定要戴口罩。如果我们不送,他们怎么办?”

留守武汉的快递小哥:一个月不敢碰儿子,医生护士订最多的是方便面

袁双的配送对象更特别。他负责的区域里刚好包括武汉第五医院,也是疫情发生后武汉公布的定点发热门诊医院之一。这几天,他每天中午11点半、下午5点左右都要送货去医院后门口,等刚刚值完班的护士们来和自己“接头”。

除了医院工作人员、病人及家属外,他可能是离医院最近的人之一。袁双说,一听要去医院送货,不少同事心里也会犯怵,甚至连订货的护士也曾专门打来电话,让他送到离医院还有一段距离的路口就行。

他还记得电话里对方小心翼翼的语气,“她担心我们不送,所以打电话来商量,能不能至少送到路口。我检查了下发现,她订的东西还挺多的,放路口的话,她怎么拿回医院也是个麻烦事,就约好送到后门,离她们还近点。”

因为这些天的“配合”,袁双已经清楚知道,第五医院的医护人员是几点交接班,也记住了是谁每天都来拿快递。他还发现,医生护士们订的最多的就是方便面,“防护用品基本没有,因为医院要求用医用级别的,他们也不会从网上买,主要就是买吃的,方便面尤其多。据我了解,他们经常凌晨三四点才休息,根本没时间吃饭,只能大家一起买些方便面应急。最多那天,光方便面,我就往医院送了十几箱。”

袁双说,除了自己、医护和病人,这几天基本没在医院周围见过其他人。他之所以每天都如约而至,是要给兄弟们一个定心丸,“我们每天也在培训,只要做好防护、不接触,就没有感染风险,但大家还是会不由自主害怕,我作为站长,肯定要起带头作用,要是我都害怕不敢上,其他人还怎么工作。”

而且,袁双自己也经常上网买东西,很了解买不到东西时对快递给予的期待,“他们已经很辛苦了,可能根本没时间去线下买东西,那我得给他们送到啊。”

将近一个月不敢碰儿子

虽然对自己的防护很有信心,但为了不让父母担心,袁双并没有告诉家里人自己还在坚持送货。“爸爸妈妈过年前去黄石了,没有回来,我就告诉他们自己在值班,不敢提送货,怕他们担心。”

吴强的爱人带着孩子在年前回了娘家,这几天,他每天都要和妻子通三四次电话。“她们在外地,每天只能看新闻,会更担心一点,所以经常打电话报平安。”

吴强坦言,面对疫情,自己心里也打鼓,“我们去送货的时候,会和小区的物业、社区了解,我们配送的小区是不是出现了确诊或者疑似病例,听到有的话,也会担心害怕。”

留守武汉的快递小哥:一个月不敢碰儿子,医生护士订最多的是方便面

即便如此,他们依然在坚持配送。

“我们现在防护措施都很到位,口罩、手套都配了,基本也不和客人接触,取货的时候都保持两米左右距离。回去站点后,还会进行消毒。”吴强说,“我们现在坚持配送的几个人,说起来性格里可能都有几分勇敢、无畏,所以才能坚持下来。”

工作时勇敢、无畏,回到家中细心、温柔。

潘国珍的爱人、孩子今年和他一起留在武汉过年。因为疫情,他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碰过儿子。

“我弄了一个浇花的花洒,里面装消毒液,每次下班都会在站点把自己从头到脚消毒,换了干净衣服再回家。但因为孩子年龄小,就是这样也不敢碰他,差不多一个月了吧,都没抱过他一次。”

妻子一开始也有埋怨,但潘国珍明白,这是担心的另一种表达。所以,为了妻儿家人,他都是小心再小心。“我也跟她讲,如果我们不送快递,那更多的人就得出门自己买东西,对整个城市来说岂不是风险更大?慢慢的,她也能理解我们的工作了。”

“这是一座特别热情的城市”

潘国珍今年32岁,在武汉快4年了。对于这个江西小伙来说,这里已经成为他第二个家。“我们之前在浙江工作,因为妻子是湖北人,所以就想着来武汉发展。武汉是一座特别热情的城市,从我们来的第一天,就很包容很欢迎我们,我们都很喜欢这个城市。”

疫情发生后,城市突然减速,似乎连时间都在停滞。

潘国珍说,不管疫情发展如何,自己出门上班时还是会看见有环卫工人在按时打扫卫生,“会突然安心好多,在大家看见或者看不见的地方,有许许多多人都在坚守,武汉依然维持着日常的运转,会让你觉得疫情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吴强不仅自己在武汉定居,连年过半百的母亲也在这里找好了工作。“父母年前来的,打算和我们一起留在武汉,妈妈还在中百超市找了一份工作。这次疫情发生后,他们超市一直坚持营业,供应生活用品,所以妈妈也是每天早早出门坚持工作。担心是肯定的,但既然做了这个工作,肯定还是要承担这个工作的责任。”

吴强说,自己的孩子在武汉出生、成长,这座城市见证了自己人生中许多最重要的经历。当城市遇到疫情,自己也愿意站好自己的岗,陪它一起等疫情过去。

看到现在的家乡,袁双很心疼。“我印象里的武汉一直是车水马龙,很热闹的,但这些天早晨我走在街上,没有车声,没有人声,只能清楚地听见鸟叫。你能明白那种感觉吗?”

文|北青报记者 孔令晗
图|采访者提供
编辑|王子轩 柳璐
监制|高杉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11083.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