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很不幸!同志高危后,我测出了两条杠…

很不幸!同志高危后,我测出了两条杠...

之前,知乎上有一个很热门的问题:

大学校园是否已成为艾滋病的高发地和重灾区?那艾滋病的传播到底有多严重?

一个个回答里的事例和数据,令人心痛、震惊。

艾滋病,这个令人唯恐避之不及的既然,竟然在大学校园里如此普遍。

如果,不是跟对方在一起很久,还一起检测过的结果为阴,一定要戴套,拒绝一切无保护措施的高危性行为。

不要为了8秒钟的快乐,把一辈子搭了进去。

几个感染者,给我讲了他们的故事,我也看到知乎上的事例。

心疼、压抑、恐惧……

他们的故事,我用第一人称的角度整理了出来。

很不幸!同志高危后,我测出了两条杠...
小万 | 武汉 | 21岁

第一次遇见他,我觉得他沉稳、冷静。

几乎我问什么,他答什么,丝毫没有过多的警觉和抵触。甚至,我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他也没有表现得很激动。

我和他的故事很简单,没有过多的甜蜜,也没有过多的防备。

嘿嘿嘿的时候,他提出不带套,我拒绝了,觉得不安全。

相处了三个月,他的体贴和细致入微,让我慢慢放下警惕。

有一次,见面以后,我和他都喝多了。我在模糊之中,记得他没带套。

那次无套的经历,让我心里经常涌上恐怖的感觉。我买了试纸,偷偷在家检测检测。

两条杠慢慢浮出,我感到自己的人生,也在渐渐被封锁。后来,我又去疾控检测,确认中标。

我与好友谈起感染这件事,总是努力让自己显地云淡风轻。

可是,别人都体会不到,确诊那天,我从疾控大门走出时的绝望。

很不幸!同志高危后,我测出了两条杠...
小林 | 重庆 | 20岁

我不是因为对象而感染。

每一任对象都带了套。

连续跟两任对象分手后,我想到了用约炮来麻痹自己,发泄情绪。

以前听人说过,约炮就是一个人在得不到的爱的时候,试图获取爱的体现。

可是,这种获取爱的方式,它是错的,甚至,我的人生也因此而走上毁灭的边缘。

我想要得到爱,却背道而驰,失去了爱与被爱的机会。

我约过两个炮友,为了追求刺激,没有戴套。

那个时候,我的心情很低落,甚至觉得,无所谓。

我已经感染两年,确诊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很抵触吃药。

过了半年,我才接受事实,开始定时去疾控取药。

我仍然记得,查出来那天,我哭了一晚上,心里全是恐惧和不知所措。

任何期待和希望,在我心里变得少之又少。

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多活两年,好好报答父母。

很不幸!同志高危后,我测出了两条杠...

很不幸!同志高危后,我测出了两条杠...
阿龙 | 北京 | 25岁

我太相信前任了。

因为相信,我同意了无套。

因为相信,我把自己的一切,完完整整地交给了他,

因为相信,我也毁了自己的一辈子。

当初,前任突然提出分手。

我不能接受,一直找他,不想结束这段感情。

最后,他实在不耐烦儿了,跟我说:我中招了,你也赶快去查查吧!

那几天,我像一个行尸走肉,不想吃任何东西,做什么事也没有精神。

我愚蠢地信任了前任,只能选择接受辜负,接受自己人生,逐渐靠近暗灰色的背景。

很不幸!同志高危后,我测出了两条杠...

很不幸!同志高危后,我测出了两条杠...
郑天涯 | 西安 | 36岁

我已经吃药四年多,药物和疾病所带给我的,不仅是生理的煎熬,也是内心的煎熬。

我和前任相处了差不多快三年的时候,我跟他提出无套。

他强烈反对。

我也因为这事儿,跟他吵了一架。

他说他爱我,但是他也怀疑自己,不能相信自己。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经常背着我,偷偷出去约炮

如今,到了这个年龄,经历得多了,想得多了。

我也很少像往常那么难受自责,接受了很多东西,接受了自己。

很不幸!同志高危后,我测出了两条杠...
小峰–成都–22岁

几个月前,我被检测出来了,现在还没有开始上药

一直以来,我的戴套安全意识都很高。

半年之前,我认识了男朋友。

后来,因为种种感情问题,一个月就分手了,

分手之后,男朋友很得意地告诉我。

有一次啪啪啪,他趁我不注意,把套取了。

他说他很健康。

我很难过,不知所措,到现在也不愿意吃药。

我给前任发消息,他也不回。

他说他很后悔。

我很清楚,我已经走上了一条很艰难的路,一路上,免不了病痛的折磨。

在这里,北京男孩提示各位,防护措施一定要做好!病魔很可怕,可是,比病魔更可怕的,是自私的人心。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1270.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