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出柜后,妈妈曾扬言要毒死我

凌晨三点半,照常起来,给妈妈翻身。

她一直睁着眼,显然没睡。她的生物钟乱了,常常白天昏睡,晚上清醒。

跟她说几句话,她依然答非所问。

照例问她记得我是谁吗。

她没有回答,神情倒是平静。

我提醒她,“我系阿娃。”

“阿娃啊。。”她想了想,说,“阿娃跟你啊?”

跟我?我也不明白她的意思是什么。

换了纸尿裤,喂了20ml温水,我去关灯。

“好黑。”她嘟哝道。

我去把窗帘拉开大一些,让外面的路灯透进来,这样没那么黑。

重新躺下,了无睡意。

刷了下朋友圈,依然有好些人没睡,有转发疫情相关文章的,有发几句牢骚的,有作人生思考状的。。。

凌晨三四点的朋友圈,透着清冷。

又点开公众号助手,看到有一条留言——

出柜后,妈妈曾扬言要毒死我

又是一个失眠人。

同样的留言收到过很多,似曾相识,大同小异。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所有问题都需要答案,可是,不见得有标准答案。

我也遇到过一模一样的问题。

在《花了15年,我终于携爱人同志和儿子回家过年》一文中,我详细写过向父母出柜的过程,其中有一段:

沉默了半年,父母的电话又来了,仿佛没发生过什么似的,避而不谈joe和jack,只是执着地催我结婚。爸说,不管你事业多成功,没有结婚成家就是失败的。那天跟妈说着说着又僵住了,她突然爆发了,隔着几百公里,我仍然感受到她的咬牙切齿:“你不听我们的,我买包老鼠药去广州,把你们毒死我再自杀!”

我的妈妈,因为不接受自己的儿子是同性恋,曾经扬言要毒死我。

我遇到的情况,比这位求助的C朋友要激烈吧?

因为我确信我不可能接受跟一位女性结婚过日子,所以即便妈妈以死相逼,我也从没有想过要妥协,我了解自己。

如文中所言,“自古忠孝两难全。我的理解是,忠是忠于自己,孝是孝顺父母,当下,我选择了忠于自己。”

如果我屈从了父母的意愿,是什么样的结果可想而知。

前几天一宅交友群有一位陕西的朋友跟我私聊,倾诉他的故事。

他是小县城里的公务员,结婚生子了,可是也十分渴望同性感情。他通过小软件找到一个喜欢的人,“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他没钱装房子,没钱还车贷,我拿我的工资给他,借同事的钱帮他,还把信用卡给他用”,可是后来发现被骗了。

我只能劝他及时止损。

然后他问——

出柜后,妈妈曾扬言要毒死我

我很同情他的际遇,但是基本的原则还是要强调的——

出柜后,妈妈曾扬言要毒死我

道理其实他懂,可是,他不甘心——

出柜后,妈妈曾扬言要毒死我

出柜后,妈妈曾扬言要毒死我

明知道自己是同性恋,不能扛住世俗的压力选择了结婚生子,结果只能是这样。

如果当初我也是这样屈从于父母,现在我的境况也是一样的。

哪里还会有三男一宅,那里还会有岁月静好。

不管如何艰难,我还是扛过来了。拖了很多年,父母最后虽然不大情愿,也算是默认并接纳了joe和jack。

在和女性结婚生子这件事情上,我可谓大逆不道,违抗了父母之命,让他们不能如普通人家的父母一样尽享天伦之乐,这个我认。

但是,即使重来一次,我依然选择忠于自己。

而在忠于自己的基础上,再设法弥补,尽自己的能力对父母好一些。

后来,父母年岁大了,长期在外工作的我经常抽空回来看望他们,给他们买了靠近我妹妹家的房子,方便妹妹平时过来照看他们。爸爸患了癌症之后,我每个周末都从广州坐高铁回来看他,为了能多陪他一段时间,我辞去了20年的报社的工作。遗憾的是,我办完离职手续半个多月后,他就去世了。但我不后悔。

再后来,妈妈患阿尔兹海默症不记事了,还摔伤了腿卧床不起。我们请了护工居家照顾她。去年11月,她感染肺炎住院50天,一度危殆,我取消了泰国之行回来守在医院。她出院后才一个星期,又发烧再次入院,又住了40天,直到春节前病情稳定才接回家。两次住院花了差不多20万,医保之外的费用,以及护工的工资,我没让妹妹出,毕竟我常年不在家,平时都是她照顾父母。

这个春节,我都在家里和妹妹一起轮番照顾她。

如本文开头所述,每个夜晚,我都要起来给她翻身,以免压疮。

出柜后,妈妈曾扬言要毒死我

妈妈老了,不能自理,唯有尽自己所能照料她

不能说无微不至,但为人之子所能做到的,我自认都做了。

我没有在结婚生子这件事情上顺从父母,但在他们晚年最需要照顾的时候,我没有缺席。我觉得,在孝顺父母和忠于自己上,我取得了一定的平衡。人生没有完美的事情,做到问心无愧已属难得。

所以,我想用我的经历告诉C先生和陕西那位不甘心先生——

孝顺父母有很多种办法,结婚生子只是其中一种。

我们能做的很多。

我们并非别无选择。

——  END ——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13322.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