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直男晚上来宿舍,嘴对嘴亲了我一大口

直男晚上来宿舍,嘴对嘴亲了我一大口

今日封面人物:微博@嘉辉Allen
图文无关
作者 阿鹿&晨
本文根据读者「晨」真实故事改编
投稿标题我不曾拥有你,也不想失去你
1
我对他的初印象,来源于他“特殊”的名字。
那是高一军训时候的晚自习,班主任第一次点名。
“胡筒?”
“到!”
当时我看不清他的长相,只听得见他的声音,磁性、浑厚,很有男人味。
胡筒?胡同?怎么会有人起这么“奇怪”的名字呀,我捂着嘴巴偷偷笑。
当时的我,真的没有想到,“胡筒”这个原本有些好笑的名字,竟然会成为一句咒语,在以后漫长的高中生活里,变幻出了我太多的喜乐哀愁。
2
军训结束重新调整座位,胡筒就在我后座。那是我第一次仔细地、近距离地观察他——黑黑瘦瘦,普普通通,不太爱说话,没什么特别的一个人。
哦对了,他眼睛近视,经常借我笔记来抄,这是我们最初的交集。
我高中第一个朋友不是胡筒,而是我同桌。军训期间我是我们班的标兵,之后又参加了国旗仪仗队,军训结束后的一段时间,同桌每次见我都是“标兵”“标兵”地叫。
我和同桌相处得挺好,上学放学吃饭,都是一起的,偶尔上课还说悄悄话谈谈心。
刚开始的几个星期,他手头总是缺钱花。作为好朋友,我就经常买零食、买夜宵给他吃,这种情况大概持续了一个月。
我一开始不介意的,毕竟是好朋友嘛,可是对于我的好,他却一直没有过任何回馈,就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应当一样。
后来我决定不再一味付出了,这才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后座的胡筒身上。接触下来,对胡筒有了最初的亲近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我那个同桌,也经常找胡筒玩,而且胡筒似乎也更愿意跟他交流,甚至还经常给他买零食。
胡筒好像对我同桌,比对我更好些……
感知到了这样的信息,我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难过,就好像是自己的玩具被人抢走了一样。
可是当初我没有认清自己是gay这个现实,更没有意识到我这种内心隐隐作痛的感觉,其实就是喜欢。
3
我们都是住校生,半个月回一次家。
胡筒家和我家距离很近。我们在同一站下车,他家就在车站附近,而我下了车之后,还有一段距离要走,通常是我爸骑摩托来接我。
一次闲聊,胡筒主动说,以后回家可以骑电动车送我,这样就不用我父亲来回折腾了,我当时对他已经有好感了,听到他这样说,自然是满心欢喜。
他第一次送我回家,是十月中旬,一个雨天。
我坐在他后座,虽然是烟雨濛濛的天气,而且我们之间还隔着雨衣,但我依然可以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很温暖很温情的感觉。
然而,走到一半,车熄火了。电动车比较旧了,电瓶老化,遇到雨水就容易出问题。
胡筒尴尬着,傻乎乎地挠头,淳朴之中又带着一丝可爱。
两个落魄少年,挤在一个屋檐下躲雨。屋檐前面是一片鱼池,雨水滴滴答答,敲打在早已涟漪四起的水面上。放眼远处,天地之间,长空之下,烟波浩渺,水气氤氲,此时此景,恍若人间仙境。
我爸骑着摩托来接我,说先把胡筒送回家,可是胡筒坚决说不。我们拗不过他,最后只能由着他自己回家了。
那个画面我至今还记得。他穿着雨衣,在雨中推着车,背影慢慢离我远去。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一帧一帧嵌刻在我的记忆深处。
这件事之后我和胡筒的关系越来越好,每次放假都一起回家,收假了再一起去学校。
我会攒下零花钱,等着放假的时候请他吃好吃的。他呢,则会拉着我去镇上的网吧玩一玩,然后再骑电动车把我送回家。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元旦节。
4
很早前我就和胡筒说过,元旦节我要和朋友们到另一个镇上玩,那里的烤鸡很有名。
胡筒开玩笑说,“那给我带一只尝尝呗。”其实就算是他不张口,我也会给他买,嘿嘿。
我和朋友们玩完,在当地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把烤鸡买了,准备送到他家,让他吃口热的。
结果上了公交车,刚走不远,因为前面修路还是什么原因,车又原路返回,把所有乘客都请下了车。
那天的太阳又大又毒,我在原地等了好久,车始终都没有要重新启动的意思。我打电话告诉了胡筒,他说要来接我,可我知道他在打游戏,就说不用了。
哎,在喜欢的人面前,人都是口是心非的。
虽然嘴上说不用了,可心里却还是幻想他能来。等了很久之后,我决定慢慢走着,边走边等。
一个人在柏油马路上走着,迎面而来的每一个骑电动车的男生,我都感觉是他,可又都不是他。心情在这种期望——失望——期望——失望之间往复循环。我就是这么一个,心里有想法不敢表达出来,却又喜欢抱有幻想的人。
走了一半路,才慢慢开始有车通行了,但我想着反正也快到了,就坚持没有坐车。大概步行了两个小时吧,我终于到了他家门前。
房门开着,我径直走了进去,家里没有人,我就把烤鸡放在桌上,又默默退了出来。
我发了条消息给他:“你家里没人,烤鸡放你家桌上了,我先回家了。”
虽然走了很远的路,腿脚很累,但心情是极好的,因为给心爱的人送好吃的,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
“送烤鸡”这件事,让我们俩的“友情”迅速升温。我们的关系,在之前本就要好的基础上,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5
胡筒宿舍和我隔了两间,算是很近了,所以无论是上课下课吃饭打水,我们都是结伴而行。
他生病了我给他买药,也会时常给他塞点小零食,有一次他喉咙痛,很多东西吃不下去,我知道他喜欢吃蛋糕,就买了很多小蛋糕,放在怀里揣得暖暖的给他吃。
刚巧那个时候,我之前的同桌转学了,我终于不必吃他的醋。可是才高兴没几天,我就发现,威胁性更强的一个人出现了。
她是琴,一个和我关系非常要好的女同学。
某天下早自习,我无意中发现了胡筒和琴写的纸条:
琴:“你会对我好吗?”
胡:“当然会啊!”
……
当时琴是有男朋友的,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纸条上没有写更露骨的话。
学期末,琴和前任分手。胡筒跑过来问我,要怎么追女生,我自然明白他说的女生是谁。心里很是难过,可我没办法说,心爱的人要想别人表白,而我作为朋友还要帮忙出谋划策。
没多久,胡筒和琴正式在一起了。
而我也意识到写纸条好像是一个非常直接的表达情感的方式,在考试那几天也给胡筒写了一封信,内容就是我真的把他当很好的朋友,很好很好的那种。
放寒假那天,我把写好的信拿给他看。他只回了五个字“朋友,好兄弟”。
既然不能成为他的男朋友,“朋友好兄弟”,是我可以得到的最好的答案。
6
一封信,像是确定了我们的关系。
之前我们的感情是混沌的,不明不白的。而现在他有了女朋友。我们也通过书信,确立了“朋友好兄弟”的身份——虽然不是情侣,但至少也是独一无二,名正言顺。
我们高中是军事化管理,白天会有校警在走廊、厕所巡逻,看有没有学生打架、抽烟;晚上熄灯寝室楼道也会有校警,不允许有手机亮光、不允许出声。
胡筒高中就开始抽烟了,可他不但没有被校警抓,反而和校警有了交情。按照他的说法,校警虽然是巡查的,但是和我们年龄相差不大,说上几句好话,也没有那么不通情达理。
当时一个校警要管一栋楼,根本忙不过来,所以需要找几个同学帮忙,胡筒就在其中。
胡筒每天晚上要要巡逻,我对他说,“你每天晚上来看我一下,我才能睡着。”
于是每晚熄灯后,他开始巡逻的时候,都会特意来我床间看我一眼,我的小心思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网上的文章说,是否喜欢一个人,身体最诚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对他的身体有很强烈的欲望,有时候碰到他、或者只是看到他,就会有生理反应。
好在我们都是男生,偶尔讨论一下那种话题,比比长短尺寸,互相抓来抓去,也是常有的事情。
那个时候特别流行“么么哒”这个词儿,周围好多朋友都是这么肆无忌惮地开着玩笑,我和胡筒也说过很多次“么么哒”,但都没有成为现实。
不久后,琴提出了分手。虽然没有相处太久,胡筒也没有陷得太深,但心里总还是有点不舒服。
那个周末放假,我约胡筒出去吃饭。点了几个菜,又要了几瓶啤酒,把大人的那一套,学得有模有样。
啤酒下肚,满脸通红,我和他一起上了回家的车。在车上,胡筒坏笑着说:“来,亲一个~”
我听话乖乖把嘴撅起来,他的脸凑过来,在我嘴上啄了一下。
我一下子就懵了。原本我以为,他只是开玩笑,不会真的亲上来。虽然只是轻轻一吻,却让我上了他的瘾。
后来他晚上巡逻的时候,我总会借着寝室的漆黑,有意无意地亲亲他,亲到哪是哪。
有一天他惹我不高兴了,我半天没理他。他晚上过来的时候,就嘴对着嘴亲了我一大口,比往常认真了许多。临走前,还不忘叮嘱,“快睡觉吧。”
当时真是心都酥了。
7
从理性的角度来说,胡筒作为一个直男,他能对我做到这个份儿上,已经是算是很不错了,我本不该有更多的奢求。
可是从感性的角度来说,人心都是贪婪的,尤其是在感情里,尝到了一丝甜头,就总想要得到更多,取得了一部分,就想去占有全部。
所以在我们感情最好的时候,我们之间出现的矛盾也越来越多。在经历过反复地挣扎之后,我终于还是没忍住,向他出柜了。
他并没有表现出反感,而是苦口婆心地劝诫我,要做一个真正的男人。
我知道他这样说,并不是什么歧视,而是出于关心和在乎,希望我能变直,希望我走更容易走的路。
可后来胡筒还是变了,当然也可能他还是和原来一样,只是我的心态变了。我开始变得敏感多疑,患得患失,害怕他讨厌我,害怕他嫌弃我。可是很多时候越是这样,越会适得其反。
暑假,胡筒出去打工,我在家休息。我们通过一次电话,但也几乎无话可说。
午夜梦回,我扇了自己很多个巴掌,我告诉自己,我和胡筒已经结束了,正如我们从来没开始过一样。真怀念当初做“朋友好兄弟”的时光啊,可是走过的路无法回头,一切都回不去了。
高二分班,我和胡筒不在同班了,但我还是喜欢着他,也矫情地写过几次信,但也都石沉大海,没激起太多涟漪。
高中三年,毫无疑问,胡筒是我的最佳男主角。对于这段感情,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完全放下。我虽然不曾拥有他,但也不愿意放下他。是他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爱,也是他让我体验到了爱。
8
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我们也已经进入社会了。大学期间胡筒和琴复合过,后来又分手了。
前段时间胡筒找我聊天,他在做销售,让我帮忙加微信,寒暄之间得知他过得不是很好,工作不太顺心,未来有些迷茫。
回忆往昔,他说好想哭,我心中尘封的那份感情,再一次被他唤醒。我又委婉地向他表白了一回,他也委婉地拒绝了。
到现在,我们又快一个月没联系了。
声明:本文来源于读者「晨」投稿故事,阿鹿做了部分改动,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赞(2)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1335.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