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95后北京GAY已实现「不出柜自由」

95后北京GAY已实现「不出柜自由」
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北京男孩,96年出生。
爱好「男」。
从小就有电脑能上网搜同志讯息、跟全校同学讨论GAY还获了奖、摩登父母尊重独立自由……作为在北京长大的孩子,总能听到有人说,「羡慕你们城里的孩子」、「我要是生在大城市就好了」、「你们大城市的根本不知道我们有多难」……
但其实,生在大城市的孩子也有我们自己的苦和遗憾。所以我觉得挺有必要分享一下,讲讲作为GAY出生在大城市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以及,作为一个「温室里的」北京孩子,我为什么不出柜。
从小没被欺负过,还跟高中老师聊同性恋研究课题
如果说很多GAY都有一段艰难曲折的自我认知和认同之路的话,我的经历可以用一帆风顺来形容。由于很小家里就有电脑,又比较有钻研精神,「GAY是怎么回事?」这个问题在我小学时就已经不是个问题了。又由于学习和体育都还不算差,人缘一直不错,从来「不知校园霸凌为何物」。
上小学时,逐渐进入青春期,小朋友们也纷纷进入探索自己身体的阶段。那时候我是学校田径队的,训练之后经常是满头大汗。记得有次队里的小伙伴在操场边上把上衣脱了,给我秀肌肉,还让我「感受一下」。当时我嘴上故作淡定说「不要」,但小脸却通红,心脏砰砰的跳。
大城市的孩子接触新技术、新产品确实会早一些。当时五年级,班上的一些男孩就已经把MP4拿到学校来,开始传阅「小电影」了。但我发现,我似乎更关注影片中的男性。于是,我便在家中偷偷上网搜索帅哥图片来看。很快我意识到,如果一个男的喜欢帅哥的话,就可能是GAY。紧接着,我就通过搜索了解了关于GAY的很多知识和资讯。
上了初中,可能是出于对自己的好奇,也可能是出于对「GAY」本身的好奇,我急切的想要更全面的了解「GAY」这个概念。我在周末一个人坐公交去了全亚洲最大的图书馆——中国国家图书馆,借了一本名叫『同性恋亚文化』的书。这本书由知名社会学家李银河所著,可谓是全面阐释中国性少数群体样貌的奠基之作。
在这本书中,我看到了包括家庭接纳、社会接纳、出柜、形婚、骗婚、性行为在内的等等内容。在阅读的过程中,我不仅完成了对自己的性教育,更重要的是了解了在中国的GAY都是怎么生活的,我也看到了我在未来可能会遇到的难题。这让我开始为我的将来做起打算。
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教育体系十分重视素质教育,老师会鼓励学生批判思考,勇敢质疑,欢迎不同的见解。
高中的时候,所有人都要完成一个叫「研究性学习」的项目,需各自提出一个课题去研究、探索。当时有同学制作机器人,还有一个大神做了一个图像识别的程序。我的选题则偏社会科学,题目是「北京高中生群体对同性恋的态度调查」。
我设计了问卷并在全校发放,其中不乏一些颇为「露骨」的问题,比如「你如何看待同性性行为」等。一切都进展得十分顺利,调查不仅得到了全校老师同学的配合和支持,最后提交的报告还获了奖,被做成展板在学校大门口展示。
心机的我还额外设计了一份特别的问卷,发给我的父母,里面的问题包括,「如果你的孩子是同性恋,你会怎么做?」我爸妈的选择一样,「尊重孩子」,而不是带去医院看病或断绝关系的选项。我爸在填完问卷之后,还称赞我,说我关注的课题和视角不错。
也正因为丰富的资讯工具和友好的生活环境,我从小对自己有很好的认知和认同,几乎没有因为自己是GAY而困扰过。
由于腐文化一直都在身边流行,所以一直都不缺可以出柜的朋友。身边也有一些已经出柜的好基友。以至于我「年纪轻轻」的就交了第一个男朋友。
也许你听到这里,会觉得作为一个GAY出生在大城市也太爽了吧?我不否认,大城市对不同价值的包容和人与人的界限感给了我一段愉快的少年时光。

95后北京GAY已实现「不出柜自由」

我的摩登爸妈,根本没把孩子「当回事」
然后不得不说说我「奇葩」的爸妈。
首先要讲清楚的是,现在很多人觉得北京人都有钱,北京孩子天天收房租、开豪车,这是彻彻底底的刻板印象。我家就是最普通的工薪家庭。
都说北京人见过世面,确实,如果你坐过北京的出租车就会知道,从天文到地理,没有北京大爷不能聊的。生活在「皇城根下」的北京人也往往能包容很多新事物、新观念,就像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唱的那样,「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怀容纳天地」。
我爸妈算是很典型的北京人,开朗热情。外加长辈都是知识分子的原因,家里人都比较讲道理,彼此尊重。我父母更是特别现代,也都不是特别在意那些所谓的传统和规矩,一直觉得我开心就好。
我爸从小就看美国电影,思想可以说很前卫;我妈则是典型的新时代女性,独立,喜欢旅行。和很多传统父母「孩子就是一切」的想法不同,我的爸妈,相比于关心我的生活,似乎更关心他们自己的生活。我作为他们的孩子,似乎只是他们生活中的一小部分。因此,无论是学业还是工作,他们除了必要的支持,统统给予我充分的自由和尊重,让我自己处理自己的生活。
很幸运的是,我的学业和工作都算顺利,几乎没让他们操过心;他们的生活也有声有色,几乎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们偶尔聚餐,定期全家旅游。我们的关心更像是朋友,分享快乐,不去打扰彼此的生活。
出于尊重,他们从不过问我的私人生活。我和男生玩,和女生玩。带男生回家吃饭,带女生回家吃饭,他们都热情招待,从不揣测和调侃。我有没有对象、什么时候结婚生子,他们更是不过问。有时甚至远方亲戚在餐桌上问起时,我爸都会替我说,「这是孩子自己的事情,我们不过问。」
我很欣赏父母的生活态度,也觉得这种彼此独立的亲子关系是健康的、现代的,哪怕我有时甚至期望他们能多麻烦麻烦我,多些彼此间的亏欠和依赖。
一直以来,我的想法都十分自我。从初中那时起,我就计划着,等我以后经济独立了,我就出柜。因为只有这样,哪怕他们和我断绝关系,我也可以继续过我想要的生活。那时,我的眼中只有我自己。
现如今,我已经实现了经济独立,已经过上了我想要的生活,我却突然开始犹豫。因为现在,我眼中不仅有我自己,也有我的父母了。
我会去想,我向父母出柜,究竟是不是必要的?如果出柜,会带来哪些好处,哪些坏处?
思考之后我发现,它带来的好处是不确定的,带来的坏处却是一定的。
首先,我已经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与父母的生活也相对独立,我过什么样的生活一来与他们「无关」,二来他们也不太关心。其次,出柜带来的好处是,我与父母谈论我的个人生活将成为可能,他们将更进一步介入我的生活。或许父母能帮我一同承担烦恼,分享喜悦,但这是不确定的。一来他们不一定有兴趣了解我的生活,二来他们的介入不一定会产生好的结果。
相反,出柜后面临的坏处却几乎是必然。一来,他们可能会产生困惑,或为我担心。即使这些问题通过沟通能够解决,却不能解决第二个问题——外界对我父母的伤害。
如果说,现在亲戚问起为什么我一直单身,我父母可以轻松的说出,「孩子的事情让他自己处理。」那么在我向他们出柜之后,每当有人问起,我的父母都将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在心里对自己说,「因为我儿子是同性恋,一言难尽。」
虽说作为一个GAY,我「天生骄傲」,不畏人言,从不觉得有任何不妥,甚至认为比很多性多数还要有趣一些。但对于父母而言,他们没有感到「天生骄傲」的理由。即使他们能够理解并支持我,愿意去感同身受的面对恶意与歧视,我又怎么忍心这么做呢?
我在工作和生活中都已经出柜,几乎从未遇到不顺心的人和事,或许是我心大,或许是我能处理好。我又何须为了「出柜」,把父母关进另一个「柜子」,让他们也感受「出柜」所面临的风险呢?更何况,我的身边大多是更开放的年轻人,而他们身边则更多是相对保守的中老年人。进入柜子的父母,必然会面临比我更多的恶意和伤害。
因此,向父母出柜对我而言,是一件「没必要还添乱」的事情。就好比老同学发来的婚礼邀请,的确是收到了也会笑脸相应掏出红包,但如果能互不打扰、默默祝福,或许会更好。
北京孩子更好?
我记得一个好朋友跟我说,他羡慕我有「选择不出柜的自由」,羡慕我有阳光开朗的性格和独立自由的生活态度;不必承受羞辱和歧视,不必受到亲情和宗法的捆绑,不必因面对生活而身不由己。
我却说,我羡慕他母亲会从家乡给他寄鸡蛋和腊肠,父亲会跟他念叨家门口新通的高速;我羡慕他和侄子侄女们的嬉戏打闹,羡慕他三姑六姨做的满满一桌子菜。
生活像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当人们抱怨小城市对人的束缚时,往往会忘记它给我们的温暖和安全感;当我们向往大城市的都市生活时,往往会忘记所要承受的那份自由的孤独。
越来越多的GAY离开家乡,来到大城市,用收入与消费给自己建起一座安全感的高墙。或许,大城市真的可以让人拥有「选择不出柜的自由」,可那些问题和遗憾却不会因此而消失。
尽管我有自认为的种种顾虑,但我依然期望,有一天,能和爸妈分享我与伴侣的家长里短、喜怒哀乐。更期望有一天,爸妈也能发一条朋友圈,向他们的朋友们介绍,「这是我儿子,和他的男朋友。」

文|大力

编|黑色洋葱

封面来自Road Trip with Raj / Unsplash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15525.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