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相爱的男友离世,是怎样的感受?

相爱的男友离世,是怎样的感受?

今日封面人物:微博@MiaoNicoCheng
图文无关
作者 阿鹿&秋
本文根据读者「秋」真实故事改编
投稿标题:《一叶知秋,再倾盛夏》
1
我熬过了严酷的寒冬,翻过了魅力的暖春,却再也回不到那火热的盛夏,你带着我的一切,去了无妄海的尽头。
我是秋,他是夏。我们的相识,没有偶像剧的浪漫,也没有搞笑片的狗血,只是众多版本中最平凡的一个。
那天,我心情不好,本校的表白墙投稿了一段话:
“这是我最后一次在深夜找你了,以后再也不会了,幻想过很多次成为你的枕边人,但终究是幻想,原来,真的过去了,我们,再也不见。”
翻看评论区的时候,有这么一条评论吸引了我:
“原以为来日方长,结果只是大梦一场。”
一看就是个有故事的人。没错,这个人,就是夏。
我点进了他的空间,庆幸没有访客限制,我进去逛了好一阵子,想看看他的照片,无果,只看到一些琐碎的日常,这反倒给他加持了一种神秘感。我没有加他好友,却总是情不自禁地点进去他的空间看,就这样魔怔了好几天。
第一次正式对话,是在我们学校的点歌群里。那天我点了一首《夜半》,附上的祝福语是:“我真的放下了。”
原本没有什么,可夏接了我的话,说了一句:“是你?”我回复了一个“嗯?”夏又说“表白墙。”夏又说“我捉住你了。”这个傻憨憨,我好想告诉他,你早就捉住我了,捉住了我的心。
我笑了,我当然知道是他,只是故作矜持罢了。我一直关注着夏在群里的聊天动态,只是没有合适的身份进去插话。我之所以会点歌,也不过是赌他会评论罢了。嘿嘿,幸好我赌赢了。
2
这一次,我们顺理成章地加了好友。聊下来才知道,他是大三的学长,马上就要走了。那之后我对夏各种撩拨,可是他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很快约了第一次见面。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高大帅气的夏穿着迷彩衣,提着一杯奶茶向我走来。
夏真的好帅,帅到让我有些难为情,当他慢慢靠近我的时候,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在升温。他笑着把奶茶递给我,还是热的,很暖手,更暖心。
我很自然地说了一句:“谢谢学长。”夏摸了摸我的头,温柔地说:“很冷,早点回去休息吧。”那晚的我像个孩子一样,傻笑了好久。
几天后接到夏的电话,他的毕业设计通过了,马上就要离校回家了。明明这是个好消息,但我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我很难过,心很痛,可我还是硬着头皮、强颜欢笑,祝福他毕业快乐。耳畔一直回荡着他的笑声,夏并没有听出我的难过。
天气转寒,我在好友列表里找到他,想提醒他天气渐凉,记得多穿衣裳。在对话框里打了好多字,但又一个一个地删掉了。因为我好像,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身份和理由。
犹犹豫豫,打了又删,一直往复。正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夏发了一条消息过来:“你想说什么?一直都是对方正在输入中。”
被这么一问,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连忙说:“没,就是想提醒你不要感冒。”
夏不说话了,过了很久只有一个字,“哦。”
心心念念害怕别人感冒,结果最后我自己却倒下了。感冒越来越重,高烧不退,我请了假,吃过药,躺在宿舍的床上。
迷迷糊糊之间被电话吵醒,我有气无力地接着电话,是夏……电话那头他语气平淡,近乎冰冷:“我要走了,现在。”
这个消息,像是一记当头棒喝。我知道他要走,但没想过会这么快走,我很着急,连忙问他,“你在哪?”说完开始忍不住地咳嗽。
夏不答反问:“你怎么了?”我说:“没事,告诉我,你在哪?我去找你。”他好像生气了声音带着怒气:“你怎么了!”我依旧回答,“没事的,只是有点感冒发烧,你在车站么,等等,我马上来。”夏似乎更生气了:“XXX,你宿舍是哪栋几号,我来找你。”
我有点没反应过来,这是夏第一次叫我全名。迷迷糊糊中,我把寝室号告诉了他。药效慢慢发作,我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睡着的这段时间,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夏来到了我的床边,周身闪耀着温暖的光。
梦里,我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一下子就抱住了夏的脖子哭了起来,边哭边说:“你怎么这么快就走了,我还有好多话没和你说呢,你个笨蛋,你永远都不知道我真的好喜欢你,喜欢到快要发疯了,你凭什么这么快走。”夏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很温柔地说:“傻子,我又怎么会不知道你喜欢我呢?”
再次醒来的时候,偌大的宿舍只有我一个人,我不知道刚刚的一切是不是梦,我只知道眼角的泪是真的,心痛也是真的。
3
夏走后每天都给我发早晚安,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我还是以学弟的身份和他聊着。
不过好像那天过后,夏对我的关心问候越来越多,这让我很不安,仿佛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终于我忍不住了,打电话给夏问:“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学长这样的过多关心让我很不安。”
我做好了所有准备,幻想过所有答案,最坏的也不过是他不喜欢男生。然而让我意外的是,他没有回答反而笑了起来,他的笑让我更加不安,我有点生气了,我带着赴死的决心给他打电话,他居然在笑。
我加重语气:“别笑啦,有什么事就说吧。”他似乎笑得更加开心了,边笑边说:“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秋,你……真的不知道吗?你的心不是有答案么?小傻瓜,我们……是情侣不是么?”
他不再说话了,而我几乎快要窒息了。情侣,没错,夏说的是情侣,这个身份我幻想了很多次,没想到居然变成了现实。
我们真的在一起了。虽然夏离我很远,但我们每天都会视频电话。我们度过了第一个圣诞节,第一个春节,我喜欢夏的所有,喜欢他的拥抱,喜欢躺在他的怀里睡觉,喜欢他的一点一滴。
转眼两年过去了,这两年里,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好,我们见过了对方的父母,虽然只是以朋友的身份。但即便是这样,我也已经心满意足。
4
如果一只能这样多好啊?我们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未来,可是现实却不允许我们有未来。
2月14日,情人节。对于所有情侣来说,这一天的关键词都是浪漫,而对我来说,却成了永远的梦魇。
那天,夏说要来找我,我高兴啊,很认真地把自己收拾了一番,穿上了他送给我的那件雪白的羽绒服,早早来到车站等他。
夜色降临,街上的霓虹灯闪烁不停,情侣们牵着手哈着气,那光景恍若童话一般,格外耀眼浪漫。
我站在车站对面的马路上等他。车站广播夏的火车到站了,出站口的人流中,我一眼就瞧见了他。他和我一样,穿了一身白色的羽绒服。
我高兴地朝着夏大喊:“这边!这边!”他好像看到我了,开心地朝我跑来……
那么近啊,那么近……一声紧急刹车,撕碎了我们未来所有的可能。世界一下子静止了,我的夏倒在血泊中,玫瑰花瓣散落周围,洁白的羽绒服被血染红。
我像发疯一样冲了过去,抱住他泣不成声……
夏是在我怀里走的,走的时候带着微笑。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时常会想,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老天才会这么惩罚我,要带走我最爱的人?
后来我似乎想通了,可能老天也觉得太孤单了吧,才会把这么善良的这么温暖的夏从我身边夺走。
夏离开后,我的心也跟着死了。没了夏,世界对我来说,已经了无生趣,我真的好想随夏而去,可是我不能。并不是因为我懦弱,而是因为“好好活着”是夏对我最后的期待,我不能让他最后的期待都没了。
5
到如今,夏离开我已经有三年了。
当时夏的父母在很多人的帮助下才为夏举行了葬礼。葬礼我没有去,我去了另一个地方——恋铭湖畔,那是我们第一次接吻的地方,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夏抱着我,深情款款:“我们就这样谈一辈子恋爱吧。”
夏的父母把他安葬在了一个风景很美的地方,每年我都会去看他。夏的妈妈曾和我聊过一次,对我说:“秋,你和夏的事我跟你叔叔都知道,他真的喜欢你,我也看的出来,你很喜欢他,我们不想做恶人……”
夏的父母把一本日记转交给了我。日记打开,扉页上写着:“最爱的秋。”
整本日记上记录的全是关于我们的点点滴滴,每一句话每一件事,都记得好详细,而这本日记也永远停留在了2月13日这一天,上面写着:
“很久没有抱他了,好想他,明天就是情人节了,他曾经说过想在情人节收到一大束玫瑰花。我的秋,你准备好接收这份惊喜了吗,等着我,我来了……”
夏是个骗子,他说他来了,可他却走了……
又是一年情人节,我带了好大一束玫瑰花,来到了他的墓前,坐在墓碑旁边,看着墓碑上那个笑得很开朗的少年,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6
《人间失格》里曾这样说:
“仅一夜之间,我的心判若两人,他自然人山人海中来,原来只为给我一场空欢喜,你来时携风带雨,我无处可避。你走时乱了四季,我久病难医。”
夏,我想告诉你,我活得很好。真的,除了孤单,其他一切安好,不用担心我,等我过完一辈子,我就去找你,谢谢你,夏。
火热的盛夏用尽生命的余温渲染了寂静的冷秋,春归,夏去,秋散,冬合,四季有冷暖,却再无你和我,秋和夏。
声明:本文来源于读者「秋」投稿故事,阿鹿做了部分改动,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1580.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