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那些【坚定反同】的男人们啊,就问你们何时出柜?

那些【坚定反同】的男人们啊,就问你们何时出柜?
01

前不久,38岁的美国前共和党议员阿隆 · 肖克(Aaron Schock)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公开承认自己是GAY,称“我后悔浪费了时间,没有早点这么做。”

在担任国会议员期间,阿隆 · 肖克是LGBT权益的坚实反对者。

他曾多次投票反对同性婚姻和保护LGBT的法案,反对取消对LGBT人群在军队服役的禁令,支持将婚姻仅定义为男女之间。

02

这已经不是第一个反同人员出柜的案例。

1988年10月6日,21岁的美国青年马修·谢泼德被四位反同青年残忍殴打致死。后来在法庭上,四位凶手中有三位,被人指正他们跟同性发生过关系。

美国俄亥俄州极端保守派的共和党议员Wes Goodman以恐同而知名,他与妻子一起大力反对同性恋,鼓吹婚姻必须是男女结合。结果他被人抓到在办公室与男人行不可告人之事,而不得不辞职出柜。

历史如此相似!

去年9月,全世界的基友都为一个大瓜而震惊:美国知名反同人士McKrae Game正式出柜,向世界宣布自己是同性恋。

那些【坚定反同】的男人们啊,就问你们何时出柜?
McKrae Game美国最著名的同性恋矫正大师。

在过去的20年来,他通过自己创办的【性取向矫正】机构影响了数十万同性恋人士的人生,在反同人士中有着上帝般的威望和号召力。

McKrae Game出柜时说要按照自己的天性自由生活,并宣布同性恋不是病,不需要治疗。他向20多年来以矫正方法伤害过的Gay友们道歉。

同性恋伪装成反同人士的例子,不仅在生活中出现,也常常成为性少数电影的素材。澈澈之前介绍的电影里就有几部。

《浮沉洛杉矶》里深柜的约翰,为了维持影迷喜爱必须伪装成直男,并有意无意流露出反同倾向:“上帝啊,亚当!看看我的节目!看看我的观众!他们是美国的中产啊!你觉得他们会信这一套吗?当他们看到男主角,在现实里Cao另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还是钙星和男妓!”

 

那些【坚定反同】的男人们啊,就问你们何时出柜?
《十年带球跑》里的球星小狼狗,在用身体诱惑同性队友后,自己踩人上位,成名后说“我有粉丝,有家庭,我是他妈的榜样。孩子们在墙上贴我的海报,大人们买我的衬衫,钥匙圈,鼠标垫都有我的名字。男人们买剃须刀,因为那和我同款,日本人和我喝一样的威士忌,全部都因为我是个爷们!”

 

那些【坚定反同】的男人们啊,就问你们何时出柜?
《迷恋荷尔蒙》的反派Fisher,教唆他人对男主造成伤害,实质是对士兵的嫉妒和占有欲的情绪在作祟,以伤害方式表达亲近之意。

那些【坚定反同】的男人们啊,就问你们何时出柜?
03

通常来讲,没有实际基础的非理性的害怕叫做恐惧症。这个词延伸到同性恋领域,就出现了“同性恋恐惧症”的概念,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恐同】

恐同人士指的是那些对同性恋及其行为有非理性的、固执以及强烈厌恶的人。

在上述案例中,同性恋恐惧症反映了一种心理防御机制。

英俊无比、器D活好的弗洛伊德认为,那些对同性恋神经质般的害怕和拒绝的人,实质是他们自己不能接受的同性恋愿望的无意识的压制。

因为在先前的文化里,特别是对于男性而言,同性相爱的感情是不能容忍的,一个人不愿相信他会对一个同性在性的层面产生爱意。所以,他无意识地将它转变成一种信念:他恨那些喜欢同性的人。

弗洛伊德讲到许多处理非期望想法和欲望的方法,也就是他说的无意识的【防御机制】

对于一些人来说,同性恋欲望是非期望的欲望。他们对同性有爱和性的天然欲望,但这种欲望又是自己排斥的、拒绝、恐惧的。

 

防御机制里有一种方法叫【反向作用】。说的是人们会按照与无意识欲望相反的方式行动,以躲开可怕的念头或欲望。

比如一个女人反复告诉别人她多爱自己的母亲,其实她在隐藏无意识中对母亲的强烈憎恨。

 

那些【坚定反同】的男人们啊,就问你们何时出柜?
反向作用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过分的坚持某种行为。

精神分析师说,当某人过分坚持某件事时,我们就应该对该行为敏感。

反色情斗争的激进分子可能在无意识中对色情有强烈兴趣。同样的,那些坚持反同、恐同的人,也有可能在隐藏无意识中对同性的强烈愿望和兴趣。

防御机制里另一种方法是【投射】。我们把令自己苦恼的欲望冲动投射到另一个人身上,可以否定“自己就是这样”的观念。

这样做的好处是我们开始憎恨别人,避免憎恨自己。例如一个认为自己邻居私生活不检点的女人,实质是她自己就对隔壁的已婚男人怀有性欲望。宣称世界只充满欺骗的人,其实无意识中承认自己就是不可信的骗子。

在投射中,我们在他人身上看到那些最令我们不安的特质或欲望。之后我们经常拿这些不被接受的特质去诋毁他们,并极力否认自己也具有这种特质。

那些对同性恋持以反对、打压立场的恐同人士,对同性恋采取欺凌、迫害行为反同人士,有很大一部分,不过就是将自己对同性的无意识冲动归于别人,将自己对同性的情欲投射到其他人身上,然后告诉自己“我才不是Gay”。

那些【坚定反同】的男人们啊,就问你们何时出柜?
新弗洛伊德主义的代表人物——美丽的卡伦·霍妮女士在《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中写道:

“人们处理焦虑的方法是厌恶,厌恶感既可以是防止焦虑的手段,又可以是焦虑所产生的后果。” 

我们对一种行为或欲望产生厌恶,有可能是因为这种行为或欲望引起了我们的焦虑;为了消除焦虑,我们又会培养厌恶情绪,从而防止该行为或欲望的发生。

肖克们反对、厌恶同性恋,是为了防止自己同性行为和同性欲望的发生。可惜,同性欲望太过强大,没能防止住😂。

霍妮在《我们内心的冲突》又写到对付冲突的两种方法:

“一种是压抑人格中的某一方面而凸显它的对立面,另一种是使自己与别人保持一定的距离而使冲突不能发生作用。”

恐同、反同人士的种种行为,实质是他们自己的同性欲望产生了焦虑。他们迫害同性恋,用行动将自己与同性恋划清界限,同时凸显自己的对立面——反同,其目的是化解自己内心的欲望冲突。

敲打小黑板——恐同在某些情境里,也成为反抗对同性恋患有偏见的一个有用的工具。如若不探究一个人厌恶同性恋的原因,就不加区别地给对方扣上“同性恋恐惧症”的帽子,也有失准确和公平。

简而言之,恐同即深柜不是绝对真理。

04

在阿隆 · 肖克出柜前,有许多关于本人性取向的传闻。

比如他经常在同志酒吧被人们看到,网上流传着他和其他男性亲密互动的照片及视频。他的个人社交账号也被发现关注了大量男明星和运动员。

 

那些【坚定反同】的男人们啊,就问你们何时出柜?
在2010年的白宫野餐会上,他穿了性感的粉色格子衬衫和白色牛仔裤,搭配了一条靓丽的蓝绿色腰带。当时这张照片在网络上被疯传,不少网友称,这身穿着『GAY爆了』

 

那些【坚定反同】的男人们啊,就问你们何时出柜?
在这一系列传闻爆出后,有记者当面询问肖克,如何解释自己的反同立场与同志传闻。肖克曾回答道:“这些问题我以前回答过,我认为这不值得再进一步回应了,你可以去查查。”

而如今,肖克用行动给了全球基友“最好的回答”。脸疼不?

– END –

作者 / 李澈  排版 / 金贮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17323.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