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德国同志从有罪到合法婚姻 柏林市长:这样也挺好的

德国同志从有罪到合法婚姻 柏林市长:这样也挺好的
二〇一七年十月一日开始,德国同性婚姻正式取得法律效力,德国同志权益运动的漫漫长路,终于走到了今天。
当同性恋被视为有罪
战争结束后,幸存的同性恋从集中营中被解放出来,但是仍没有在法律上获得自由。虽然德国成为联邦共和国,这个歧视法律的效力还是继续存在了大约二十年。大约有六万四千件案件因违反一七五条起诉,其中超出五万名男性被判决有罪。到了一九六九年终于有了第一次改革,大幅放宽有罪的情况,成年男性同性性行为不再违法(但是当年的成年是二十一岁)。
德国同志从有罪到合法婚姻 柏林市长:这样也挺好的
「克里斯多福大街纪念日」(Christopher Street Day)。(cubicroot XYZ/Unsplash)
一九七〇年代开始,民权意识加上冷战的压抑,抗议者上街游行,德国的同志权益运动如火如荼展开。一九七二年,敏斯特市(Munster)举行了联邦德国第一个同性恋运动大游行,一九七九年在不莱梅与柏林举办了第一次「克里斯多福大街纪念日」 (Christopher Street Day)活动。一九七一年,电影导演普朗莫(Rosa von Praunheim)拍出了一部在德国电影史上和或社会运动史上的经典之作:《是同志身处的社会状况很变态,不是同志!》(Nicht der Homosexuelle ist pervers, sondern die Situation, in der er lebt),其中就有一句经典对白震惊了德国社会:

我们这些同性恋猪也想成为人类,被当成人类看待!(Wir schwulen Säue wollen endlich Menschen warden und wie Menschen behandelt werden!)

德国同志从有罪到合法婚姻 柏林市长:这样也挺好的
德国电影史上和或社会运动史上的经典之作。(《是同志身处的社会状况很变态,不是同志!》剧照)
一九九四年,刑法第一七五条终于完全废除,一七五族不再存在,这个用语也逐渐退出了德语。后来到默克尔政府时代,开始平反并补偿当年受一七五条判决有罪的受害者。联邦司法部长马斯(Heiko Maas)表示那是「法治国家的可耻行为」(Schandetat),国家无法克服曾经对人权犯下的这些侵害,但是至少可以为这些受害者平反。
「老妈说没问题啦!」
二〇〇一年,正式实施「登记伴侣制度」(Eingetragene Lebenspartnerschaft),赋予同志等登记具有准婚姻状态的伴侣身份,但是在法律上并不完全等同婚姻关系,例如登记的伴侣并没有领养权利。这个制度也引起许多反对者不满,提出违宪诉讼。但是二〇〇二年,联邦宪法法院宣判登记伴侣制并不违宪。
德国同志从有罪到合法婚姻 柏林市长:这样也挺好的
同志等登记具有准婚姻状态的伴侣身份。(《常人之心》剧照)
二〇〇五年,德国进一步修法强化了登记伴侣的权益,例如,登记伴侣可以收养与其伴侣的亲生子女。
二〇一三年,联邦宪法法院判决,登记伴侣也可以领养其伴侣所领养的子女。当年,联邦宪法法院进一步判决,登记伴侣相较于一般婚姻关系所承受的税赋制度不平等是违宪的。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默克尔在柏林参加公开活动时表示,同性婚姻案,国会议员应该按「良知决定的方式」(Gewissenentscheidung)看待,这句话成为隔天各媒体头条,并在社群媒体疯传。直到她提出这个立场为止,社民党、绿党、自民党、左派党等赞成同性婚姻的政党早已在国会推案多年,但基民党一直保持坚定的拒绝立场。而默克尔的良知决定说,松绑了基民党长久以来的立场。左派党立刻在其脸书上雀跃地写下:「老妈说没问题啦。」(Mutti hat’s erlaubt.)
那个夏天,国会很快投票通过同性婚姻。但老妈自己投了反对票。后来在接受媒体访问时,默克尔说她还是比较老派的人,觉得婚姻是男女之间的事情,可是承认也许这种对于婚姻的老派想法已经在这个社会过时了。
德国同志从有罪到合法婚姻 柏林市长:这样也挺好的
五十九岁的芒德(Bodo Mende)与六十岁的克莱勒(Karl Kreile)两人在柏林舍嫩贝格(Schöneberg)市政厅公证结婚,缔结了德国第一对同性婚姻。
二〇一七年十月一日,同性婚姻正式享有法律效力,并有与异性婚姻一样的领养权。五十九岁的芒德(Bodo Mende)与六十岁的克莱勒(Karl Kreile)两人在柏林舍嫩贝格(Schöneberg)市政厅公证结婚,缔结了德国第一对同性婚姻。而在那天以前,他们已经携手三十八年。
柏林议员的震撼弹
在这条漫漫长路上,有一个日子值得一说,以为这百多年来的时代轨迹作个注脚。
那是二〇〇一年的六月十日,正打算投入市长选战的社会民主党(SPD)柏林市议员沃韦赖特(Klaus Wowereit),在社民党党员大会上投下了一枚震撼弹。在大会上,他在讲台上对着无数媒体以及党代表说出:

我是同性恋,这样也挺好的。 (Ich bin schwul, und das ist auch gut so.)

在这一天前,八卦媒体已经蠢蠢欲动,想挖出他的性向,他也知道这件事,在媒体挖出前主动宣布。这句话一说出口,全场惊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德国媒体热烈报导,因为那是第一个现任政治人物出柜的案例。不只国内媒体,国外各大媒体也来约访,让他声势大涨,也顺利在隔年当选柏林市市长,一当十几年。
德国同志从有罪到合法婚姻 柏林市长:这样也挺好的
资料照片:柏林前市长沃韦赖特
从沃韦赖特的出柜语言,看得出来他的政治智慧,在一个关键时刻作了冒险的判断;而他对于语言的使用,不可思议地贴近人心,他创造出一些媒体传诵不已的名句,使他在德国政治史上留下重要地位。除了这次出柜,几年后他以柏林市长的身份接受媒体专访时,也说出了另一句打动了每一个时代柏林人的名句:「柏林穷,但性感。」(Berlin ist arm, aber sexy .)
当年那个保守的政坛里,国内外媒体多称他自承性向是勇敢之举。后来他自述,当年那次演讲稿中原来没有这一句,是他临时起意加入的,没想到引起这么大轰动。这句话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他不只出柜,还接上了神来一笔:「这样也挺好的。」透露出了这样的心态:「我是同性恋」,这不是一种愧疚,而是,自己的性向光明正大,没什么好对公众隐瞒。
这句话影响了很多对于自己性倾向感到不安的人,也成为媒体下标很爱用的名句,甚至紧紧跟随着这位柏林市长,成为他政坛生涯的签名。二〇〇七年他出版了自传,书名就叫做《这样也挺好的》(Und das ist auch gut so.)。
今天回首这些历史,看看芒德与克莱勒接近四十年不离不弃的爱情,即使不结婚,他们当然是愿意携手一生的,但国家终于给予他们在市政厅里说「我愿意」的权利,把他们胸前的粉红色标记完全拿了下来。这样不也挺好的吗?

德国同志从有罪到合法婚姻 柏林市长:这样也挺好的

以上内容节录自《邪恶的见证者: 走出过往、铭记伤痛, 德国的转型正义思考》;作者:蔡庆桦;出版社:天下杂志股份有限公司。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17681.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