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

一晃,3月份还有不到10天就结束了,2020年也即将过完1/4,可禁足的日子依旧遥遥无期····
这可能是当代年轻人最省钱的一段时间了,公司到家,两点一线,不出门不聚会。吃饭自己带,奶茶不敢点。男生不敢去剪头,女生懒得动手撸妆。虽然省钱了,但我的快乐它飞走了。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
这些日子,我仅剩的快乐都是一群大老爷们儿给的!

视频来源腾讯视频

没错,他们都来自亚洲最大男子天团——DYS(德云社)。

纸扇大褂,说学逗唱,德云社给我们带来很多欢乐。接下来,让我们康康这些长在笑点上的男人们。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

图片来源网络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
张九南逗哏演员,是德云社九字科的第八个徒弟。他的相声风格在德云社内堪称独一无二,尤其定场诗是他最有特色的演出,甚至有很多观众专门做小抄去接他的定场诗。
于是,张九南有个“定场诗小王子”的称号。每次定场诗最后三个字,都会留给观众说,这样的互动效果非常好。

视频来源腾讯视频

去年四月,张九南在微博说“我的人生标签不能只有定场诗三个字”,于是这段视频里是他最后一次定场诗。
他活得清醒活的透彻,不得意于已有的名气,敢于冲出自己的舒适圈。
张九南不再延续定场诗后,靠反应快,现挂能力强又走出了自己的风格——暴躁、怼观众。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

图片来源网络

张九南怼观众,是越怼越凶,人气还越来越高,他的观众粉丝都爱叫他爷们。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说大张伟是高能金句王,那张九南担得起土味情话王。
这是耳shi,这是鼻shi,而你是我生命的开始!
这是他的大褂,这是我的大褂,而你是我内心的牵挂~
这是钢笔,这是铅笔,而你是我的baby~
想做你的妲己,祸国殃民,毁了你的江山也毁了你,臭妹妹~~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
德云社有很多富二代,最有名的是于谦。于皇后祖上就有钱,是京城八大铁帽子王绿帽子王的后代。谦哥家里值钱的东西太多了,琥珀里面有长颈鹿,有自行车,还有一顶一整块翡翠抠出来的帽子。
当然除了谦哥以外,德云社还有个隐形的超级富二代就是霄字科秦霄贤。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
图片来源微博
当年某个节目在街上随机采访路人,问题是假如天上掉下16万来你能干什么。老秦就回答了五个字,啥也干不了
他作为逗哏,最难的就是塑造穷人人设,几乎人人都知道,他每天开保时捷上下班,还迟到····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
秦霄贤声音低沉,跟他的外形一点也不相称,是标准的低音炮类型的,反而获得了一大批迷妹的芳心。
他还有个称号“夜店小王子”,如果说张云雷的《探清水河》把夜店小姑娘拉来听传统相声,那秦霄贤就把人家给送回去了。经常有网友在夜店碰到秦霄贤,而他干脆把这个当作段子写进了包袱。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

“师兄从来不欺负师弟”这句口头禅,就是起源于孟鹤堂,最后配上他特有的“刹车哭”,喜感爆棚。“盘他”这个大热词汇,也是源自他。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

德云社七队的队长,被架空了,也是大家经常开玩笑的点。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
搭档周九良被粉丝们亲切地称为“小先生”。他有着“开嗓即过年”的好嗓子,三弦弹得好,打板儿打的溜,还有着堪称“八核大脑”般的反应速度,现挂一流,救场、控场能力极强。
有他在,场面一定不会尴尬。一次因孟鹤堂口误,观众起哄喊“退票”,孟鹤堂找补说:“刚演头一个就退票!让人家下一场怎么干!”。
这时候只听小先生沉思状嘟囔道:“退吧······你们要退啊就都退,别剩俩耽误我下班。话说回来要都退了,那不叫下班,叫失业,下岗了那就是······”
台下哗然大笑,一位男观众喊道:“我养你啊!”小先生迅速一语致死:“我信你个鬼!糟老头坏得很!”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
王九龙作为郭德纲的大侄子,是一个已把传统内涵渗入骨髓,却又可以将RAP精神游刃散发的才气少年。

视频来源抖音

加上搭档张九龄,两个人被粉丝叫做“玲珑剔透,未来可期”。也就是他们两个开始了“郭德纲在盆地里听相声“的经典包袱。

这兄弟二人作为德云社冉冉升起的新星,两人的“快板”也是全社数一数二的实力,最最关键的是,两人的“同步打快板”在整个德云社也算得上数一数二。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
图片来源网络
王九龙与师兄张九龄的合作也是超多看点,常把相声说成武打现场。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图片来源网络

这俩人还是减肥届的标杆: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
图左为王九龙。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
图片来源网络
减肥效果最明显的是王九龙,一年瘦身80斤,整个人脱胎换骨。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
图片来源微博
王九龙减起肥来也是好狠一男的,他不吃主食,早上起个大早,吃一片全麦面包,一杯脱脂牛奶,就出去跑步了。中午的时候,就吃点水煮菜,吃完下午就去说相声了。
俗话说,三月不减肥,四月徒伤悲。四月不减肥,五六七八九十月会越来越肥。要不趁现在,大家向王九龙看齐一起减肥吧。
禁足两个月,咱北京人的快乐全是这群老爷们儿给的
德云社的弟子不光相声说得好,玩起跨界唱歌也是不在话下。张云雷的《毓贞》,孙越的《提笼架鸟》,烧饼的《发大财》,再加上张九龄和王九龙的《赠吾兄》,都快能出德云社专辑了。
这段时间我们的娱乐项目只剩下手机了,德云社大概是出现在手机里最多的男子团体了。不论你最先入坑的是谁,最终都会喜欢迷上德云社这个大团体,好看的皮囊和有趣的灵魂,他们全都有了!
话说,你入坑德云社是从谁开始的呢?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18260.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