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韩国同婚路迢迢 | 人权律师总统文在寅都不愿碰的敏感议题

韩国同婚路迢迢 | 人权律师总统文在寅都不愿碰的敏感议题
资料照片:一对韩国男同志在首尔做街头实验,了解民众对同性恋的看法
“参加切婚礼蛋糕的仪式,我认为应该有传达想说的话:我们是一般人,也是韩国人,我们想像其他人一样结婚”,金圭真的同性伴侣表示,“但终究是政治选择”。包括台湾在内的亚洲其它国家或地区在前往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道路上遇到不少挑战,但韩国在这条路上似乎更加艰难,就连人权律师出身的现任总统文在寅,2017年竞选时曾直言,不喜欢同性恋,“无意”推动同婚合法化。

公开谈同婚 反遭负面抨击

来自韩国南部大城釜山的28岁金圭真(音译,김규진)为了让大众更了解同志,曾接受韩国广播公司(KBS)黄金时段专访,也曾登上韩国通讯软件KakaoTalk(카카오톡)新闻页面,尽管报导约有1万则留言,但8成都是负面内容,有人要她们“滚出韩国”,部分则称同婚会让社会与家庭崩坏,其他留言则是带有恶意威胁或性骚扰。
韩国同婚路迢迢 | 人权律师总统文在寅都不愿碰的敏感议题
咨询过律师和要求警方侦办后,李圭真已对100多名留言者提告。“我妈本来就不认同我的性向,我爸反而较支持”,她告诉《华盛顿邮报》,“但当事情公开后,他就没那么支持了……他说担心我受到太多关注,可能会遭受像是来自教会的恶意批评,不过我认为,他是怕他周围的人发现女儿是蕾丝边”。李圭真的父亲没出席她在首尔举办的结婚仪式,也不再与她交谈,因为女儿不听他的话。
韩国同婚路迢迢 | 人权律师总统文在寅都不愿碰的敏感议题
资料照片:2015年韩国酷儿节。

环境不友善 年轻LGBT族群孤立无援

李圭真并非挑战韩国社会对同婚议题看法的第1人,55岁的导演金赵光秀(김조광수)2013年与同性伴侣举办象征性的婚礼,公开互许终身,还为了登记为配偶打官司,最后败诉。《华盛顿邮报》指出,保守派与教会极力反对同婚,右派国会议员2019年甚至提案,要删除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命令中,关于避免歧视“性倾向”的内容。
就连曾是人权律师的韩国总统文在寅2017年竞选时,也表明“无意”推动同婚合法化,强调韩国社会“尚未取得共识”,相关议题必须多加讨论。人权观察组织(HRW)2019年11月的报告称,韩国的年轻LGBT族群遭受敌意或冷漠对待,感到被孤立,精神状况也不佳。不过李圭真态度乐观,并以韩国啤酒公司OB啤酒(오비맥주)2019年支持同志游行为例,认为情况已有改变。
韩国同婚路迢迢 | 人权律师总统文在寅都不愿碰的敏感议题

国外结完婚 回到韩国不被视为配偶

另外,李圭真也坦言,担心举办切婚礼蛋糕仪式因厂商改变心意,不租借场地而取消,“结果厂商说:‘一样的价钱,有什么问题吗?’”她直言:“我认知到韩国非常资本主义,一切都是顾客至上,我想有些私人企业已开始把同志当成目标客户群。”李圭真任职的欧洲消费品公司,则把她和她的伴侣视为合法配偶,但在韩国的现实生活中又是另一回事。
李圭真与伴侣在美国纽约注册结婚,之后去了位于印度洋的非洲岛国塞舌尔度蜜月,但回到韩国后,已结婚的2人却不能合报所得税,不能以亲属身份为对方签署手术同意书,而根据韩国法律,直系亲属有继承遗产优先权,让同性伴侣难有法律基础继承配偶遗产。李圭真还说:“来到韩国必须填写入境表,上面会问有多少位家人同行,我只能填0个。”
(风传媒/简恒宇)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18979.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