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同志爱情小说连载】我和bf这九年

若甫坐着不动,我也不动。

小马看没人动弹,一把抓起了卡,拆开自己手机的后盖,取出自己的,放入了若甫的卡。

“滴滴,滴滴”第一条信息。
“滴滴,滴滴”第二条信息。
“滴滴,滴滴”第三条信息。
“滴滴,滴滴”第四条信息。
“滴滴,滴滴”第五条信息。
“滴滴,滴滴”第六条信息。
“滴滴,滴滴”第七条信息。

……

手机疯狂地“滴滴”着,震动着,四个人眼睁睁地看着手机在桌上疯狂,却没有人说话。
手机连续想了有五分钟之久,还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意思。隔壁桌上吃饭的人有的已经站起来,齐刷刷地看向我们这边。

饭店里,《春江花月夜》的背景音乐伴随着手机的滴滴声持续地鸣响。我的眼泪早已经在我不知不觉中流满了脸颊。

“若甫,你在哪?”,“若甫,你回家了吗?”“若甫,在家没有手机用了吧”“若甫,我输钱了”“若甫,我踹了我家的狗”“若甫,什么时候回学校?”“若甫,我到学校了”“若甫,门上有人贴了个字”“若甫,食堂还没开门,只能吃方便面,好惨”“若甫,你还生气吗?”“若甫,回条短信吧”“若甫,晚安”“若甫,我和莹一起吃了午饭”……“若甫,刚在门口看到个人特像你”“若甫,我看到一件衬衫,你穿应该不错”“若甫,我看到了一条蛇,在后山,很恐怖”……“若甫,你还是不愿意和我说话”“若甫,在70路上,马上经过长江路”“若甫,我打算去广州了”“若甫,我到广州了”“若甫,我打算和诚一起做生意”“若甫,我回南京了”……

小马不厌其烦地念着,手机始终还是在滴滴、滴滴地响着。

若甫,我第一次看到了他晶莹的泪花,就闪烁在他眼角的两端,有几滴快要流下来的时候,他抬头仰望,轻轻摇头,让眼泪不至于滑落。

大刘用手一手搂着我,一手搂着若甫,“来,好兄弟,拥抱一下吧”。

我们没有拥抱。

“别哭了,对不起,是我不好”若甫好像是第二次向我道歉,语气陈恳,温柔。这句话语,像是若甫轻轻地在帮我擦去眼泪,让我感到温暖充斥全身。

我扑哧地就笑出来,“你也别哭了,喝酒吧”,我端起了桌上的酒。

“诶,别动,等等”,小马明显已经喝多了,“终于没白读,看到一条关键的”。

“什么?什么?”大刘立即凑了过去。

“若甫,我爱你!”小马明显提高了声调,色咪咪地盯着若甫。

“狗屁吧!那信息你发的吧!”我想去抢手机,一把没抢到。

“哦,不对,看错了,是我想你”。小马奸奸地说道。

大刘一阵哈哈大笑,“来,喝酒吧,兄弟之间就该多想念”!

四个人,一起举杯,一干而净!

那一刻,我分明地看到,若甫眼角的眼泪,还在晶莹地闪烁。

【同志爱情小说连载】我和bf这九年

96,
KTV里,大刘和小马声嘶力竭地从齐秦一路吼道BEYOND。我和若甫静静地坐在一角,看着他们肆无忌惮地表演。

“试考了吗?”还是我主动和他说话。
……
“考了”事隔半年,他先是一愣,然后还是明白了我在问他什么。
“啊?考了?我怎么没看到你?”我很吃惊,那天我明明就坐在考场的门口。
“我看到你了”这句话更让我吃惊。
“你是故意避着我啊……”其实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能够理解。
“……”若甫沉默。
“考了多少分?”我算着成绩应该早就出来了,但是问了就后悔了。这是一个多么愚蠢而残酷的问题。
“不好”若甫轻轻地说了两个字。
我没再敢问具体是多少,要是曾经的我们,我肯定会取笑他,可现在,他的这个“不好”,我不就是罪魁祸首嘛!

“什么时候换的号?”
“寒假回家那几天,我让我哥办的号,他带回去的”
“那天我发的短信看到了?”我指的是我那封很长的“情书”。
“看到了”,他的声音依然很低。
“哦”,本来我还想强调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这样的时刻,我还能继续再说爱他吗?

“刚刚我看到你哭了,对不起”,看到他红红的眼睛,我不免又有些难过。
“没事,情绪有些激动,喝酒了吧”他解释道。
“怎么了?其实那些短信没什么,都是我无聊”我怕他还沉浸在刚刚短信的情绪中。
“不全是那些短信,其实你的短信我好多都看了”这句话多少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但也在意料之中。
“你挺狠的若甫”我轻轻地嘀咕了一声,我是想说,这么多的日子,你总该给我回个一条两条吧!
“……”他继续沉默。

“我爸病了,挺严重的”沉默了有一分钟,我本来在等着他向我辩解,没想到他忽然说到了他的爸爸。
“怎么了?”我很急切地轻轻地挪动了身体,向他更加靠近一点。
“没事,没事,唱歌吧”若甫一贯的表现。

我知道他在那样的时刻不想说太多。再次看他的脸庞,被KTV里的各色灯光照的忽明忽暗。我本想用手轻轻拍拍他的肩膀,或者拍拍他的手背,但那时的我怎么也鼓不起那个勇气。
在我们交往的世界,现在我的一举一动已经不再从容,不再正当。

“怎么那么晚才来学校?”其实这又是一句多余的话。
“陪我爸”他刚说出来就让我觉得前一句话更加的多余和残忍。

说到这,我也明白了很多。我知道那些短信他看了不少,也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晚才回学校,也知道了他为什么从来没给我回一条。

当我们的亲人在遭遇痛苦的时候,我们不会有时间去考虑自己的事,尤其是让自己烦心的事。
那天,我们还聊了很多,包括他断断续续地告诉我关于他爸的病情。我提出来要去看望一下,他还是拒绝了,我也就没再强求。我还知道,他爸爸生病的事情大刘和小马并不知道,他说他不想告诉他们。这一点让我很感动,至少在若甫内心的深处,我还是一个值得他信赖的人,还是一个他可以倾诉的人。(本科完)

【同志爱情小说连载】我和bf这九年

本科部分后记:

第一章后记:

第一次踏上仙林,是坐的70路,到最后那天的离开,我还是坐的70路。诚执意要开他爸的车来拉走我的行李,可最后我还是和若甫一起坐着70路离开的学校。

我们分别的那天,一起站在校门口拍了一张照片,两个人都没有笑。这张照片过去了几年后,我们拿出来再看,他说,“你看,我们都没有挨在一起”。我说“是啊,改天回去重拍”。他说,“那就不一样了”。


第二部分 2004.08-2006.03
1,

我和诚开始专心地投入到服装的生意上,有了他爸爸的指导以及良好的货源,还有新兴的市场,在当年的9月份我们就见到了第一笔货款。
那个时候,我还瞒着家里的人告诉他们我在南京找了份相当稳定的工作。我不敢告诉家人我自己创业的事情,因为在他们那一辈看来,读了大学不找份体面的工作是极其无法接受的事情。

毕业的班级散伙饭上,和若甫被小马作弄着喝了一杯交杯酒。那时候,我异常的坦然和平静。那么长时间的分离,让我疲惫不堪,纵使我有千般爱,万份情,我也很难在那个若甫揪心的时间里再去给他增添一份不安。

我关心着他的工作。
他哥哥9月底就要被外派到非洲协助一个基站的建设了,可能要出去两年或者更长的时间。他爸爸执意让他哥哥出去,说毕竟不是自己生的儿子,再说也不能耽误孩子的正常工作。

若甫所在的公司是做网络架构的,他在那也只是负责一些边缘工作,工资1450块。好在若甫不是个花钱的人,他说住在公司的宿舍不用租房,还比较方便;他说周末自己做饭不出去吃省钱还健康;他说他上班不用见人,随便穿什么都可以;他说,他爸爸的病需要钱,能省点就省点。

那时候,我深深地为他心疼。我曾不止一次地提出要去看他爸爸,他都说不用了,太远。

这些联系,断断续续都是通过手机短信。若甫又换回了原来的那个号,说原来那个号上面有不少人,反正都是南京的号,还是用原来的吧。
我说你那个爱立信手机太破了,还是把这个3310拿去用吧。他说没事的,不就是手机嘛,能接能打就行了。我还说把CD给他听,他说他不听歌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赞(1)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19052.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