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男友离世前篇:遇到夏之前,我曾爱着另一个男孩

男友离世前篇:遇到夏之前,我曾爱着另一个男孩

今日封面人物:微博@玄洺
摄影师:微博@肖一遣
图文无关
作者 阿鹿&秋
本文根据读者「秋」真实故事改编
投稿标题《如鲸向海,我在时光深处等你

前两天,秘密基地发表了读者「秋」的投稿故事《相爱的男友离世,是怎样的感受?》感动了很多读者。今天「秋」再次投稿,讲述了一些他与「夏」相遇之前的故事。

另外,「秋」的文风十分独特,为了保持故事的原汁原味,阿鹿仅做了很少一部分修改,希望大家可以细细品读。

1
传说只要通过时间炼狱,便可以到达时间最核心的地方,扭转乾坤。但,千百年来,无人能到达,很多人都在时间炼狱里,终结了过往,而我,也不例外。
我是秋,他是海
我们是校友,同学,朋友,恋人,陌生人。
我和海小学就是同校,但不在同一班,只有几次擦肩而过,印象颇浅。直到初中分到同一班,我们才算真正认识,但是海这个人,高高瘦瘦一副贱兮兮的样子,一开始我俩玩得不是特别好,甚至连话都没说过几句。
2
海第一次主动找我,是在初三那年。晚饭时间,所有同学都去吃饭了,只有我坐在教室里,金色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落在正百无聊赖的我的身上……
突然之间,一个面包出现在我眼前,我猛地一抬头就看见了海清澈的眼睛。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的,当时整个教室就我们两个,仿佛空气凝固了一般。
夕阳的光晕有些恍惚。海贱兮兮地拿着面包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然后笑着说:“嘿,傻眼了啊,被小爷的帅气迷倒了?”
像是被调戏了一般,我整个脸一下子就红了,没好气地说:“有事快说,没事快滚。”然后把头偏在一旁。海还是那副贱样不慌不忙地说:“没吃饭吧,来吃点面包垫垫肚子。”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闻到了阴谋的味道,果然这货是来找我借钱的,我没有理由不拒绝他。
本以为我们的交集就此结束了,可是我错了,大错特错,因为这仅仅只是开始。
后来的几天,这货变着花样地讨好我,不是零食就是饮料,还给我打饭占座抄笔记,这样的状况大概持续了半个月,我终于“屈服”了,借给了他200块。
钞票在手,海反问我:“你不怕我拿到钱就不讨好你了么?”
我不得不承认,当时的我,已经喜欢上他对我的这种“讨好”了,但我没办法开口说,只是故作冷漠的回了句:“哦,不讨好就不讨好吧,记得还钱就行。”
海没说话,默默地走了,好一阵没理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3
海还我钱,是在中考前几天。
学生时代,没有什么事情比学业更重要。当时我正忙着备考,不知道我哪里惹到他了,每次见面都不给我好脸色。
一天晚上,我收到海传来的纸条,上面写着:“下课等我,有事。”
我很不屑地把纸条扔了,并且对他翻了一个白眼,我只听到一拳砸墙的声音,估计这货气炸了。
虽然装作很不屑但心里还是很期待,终于等到了下课,教室里的人都陆陆续续走完了,只剩下我和海。
我扭过头看着海:“说吧,什么事,快点,我还要回宿舍。”
他慢慢地靠近我,脸越贴越近,我的脸开始滚烫起来,终于海不再靠近,反而慢慢地退了回去,眼神有点冷漠,直勾勾盯着我说:“是不是我不找你,你永远不会找我?”
被他一问,我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明天就要考试了,我哪里想过海会问我这些问题,我很教科书式地回答他:“过几天就考试了,考不好就上不了高中,你还有心情问我这些,你不想上高中么?”
海没有回答,而是忽然沉默了。我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于是就跟海说:“你不说我就走了,快要熄灯了。”
海还是没有动静,我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宿舍。转身的那一刻,我听到海说:“我想和你一起。”
我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也没有再说什么话,而是一路傻笑着回了宿舍。
4
残酷的考试终于结束了,同学们都在相互告别。唯独海一个人,好像很失落。
我走到他的书桌前,问到底怎么回事。海很自然地把头靠在了我肩上,叹了一口气说,“唉,没考好,可能不能和你一起上高中了,对不起。”
听到这话我笑了:“嘿,我还以为啥事呢,不一起就不一起呗,又不是见不到了。”
离别的痛苦,当时年少的我还不懂得。
那年的暑假格外炎热,我收到了县里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而海则是选了一个离我很远的职高,整个暑假我们都在忙各自的事情,没什么联系。
高中开学一个月,我收到了家里大大的“惊喜”——家里的小本生意由于市场行价大跌,经济损失严重,爸妈又在闹离婚。各种压力压的我喘不过气,却连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都没有。
这天,我收到了一个包裹,寄件人是海。打开一看是一只手表,还有一张贺卡,上面写着:“生日快乐。”
我自己都忘记了那天是我的生日,可是海竟然记得。晚上宿舍熄灯后,我偷偷拿起手机给海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了,海的语气略显疑问,像是不相信一样:
“秋,是你?”
“嗯,是我,好久没联系了,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的生日。”
那晚我们聊了很多。也是从那天起,我们又开始频繁联系,几乎每天都会互发消息,说着每天发生的事情,就这样持续一个学期。
5
终于等到寒假,我早早收拾好行李,迫不及待地上了回乡的车。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车子出了故障,停在了半路,那天特别冷,我们一车人在马路上苦苦等了两三个小时,回到镇上已经晚上八九点了。
下了车,四处张望,海答应要来接我的,但是却没看见他的影子。我有点失落,一个人拖着笨重的行李箱,开始往家的方向走。
这时一道亮眼的光从我前面照射过来,很刺眼,慢慢我看清楚了,是海骑着一辆摩托车。
看见海我又开心又生气,忍着眼泪,傲娇地怼他:“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呢,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啊,混蛋……”
还没怼完他,海一下子把我拉入他的怀里,抱得很紧,我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的寒气,这个傻子,这么冷的天骑着摩托车来接我,不冷才怪呢。
良久,海在我耳边轻轻说了两个字:“暖和。”我的眼泪绷不住了,一下子从眼睛里流了出来,海看到后有些不知所措,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别哭呀,路上遇到点事所以有点晚,对不起,以后一定按时到。”
我亲了他。海也回应了我。冷风中,我们吻得热烈。
海把我送到家已经是很晚了,于是就让他留宿在我家。
那晚,我们相拥着睡在一张床上。可能是青春萌动的心在作怪,靠近他我便想要得到更多,身体开始不安分起来,一直在海怀里蹭来蹭去,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海自然是感觉到了异样,眯了眯眼睛问:“你想干什么?”我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这个房间,这张床上,就你和我,你猜,我想干什么?”说完我便吻了上去。
一会儿,他推开我:“听话,别闹了,好好睡觉,我很累。”可我并没有停止,我把手伸进了他的内衣,然后把海上衣脱光了,海一个反身把我压在下面,然后威胁着我说:“好好睡觉,不然,有你好受的。”
我收敛了些,看样子他真的很累,我也不忍心再打扰,就这样紧紧抱着他,安稳地睡了一夜。
春节之前,我也去过海家里一趟。海的父母对我很好,我们聊得很开心。
晚上我早早就爬上了床,而海却一直不肯上来,还找各种理由拖延时间,我笑他:“怎么,我有那么恐怖么,让你害怕到连床都不敢上了?”
我以为海会很不屑,结果他诡异地笑了一下:“不,我是怕你受不了。”然后海迅速地脱了外套爬上了床。
我们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举动,他只是抱着我,让我靠在他肩膀上。
“海,你喜欢我么?”这是我第一次问海这个问题,以前在学校我就很想问,但思前想后又不敢。
“傻子,我如果不喜欢你,我会吹着冷风去接你?我如果不喜欢你,我会回应你?秋,我永远在乎你,我会一辈子照顾你,保护你。”
我把头从他肩膀上移开,特别严肃地看着他问:“那你怕流言蜚语么?”
海看了看我:“不怕,你要相信我。”随后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好啦,睡吧,我一直在。”
6
开心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新学期开始了,我们又回到了各自的学校,继续学习。
我们依旧每天都联系,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海对我好像越来越敷衍。
有一天,我妈给我打电话,似乎有急事要处理,要我连夜赶往上海。几经周转,我坐上了赶往上海的高铁。高铁线路途径海的学校附近,我本想开个玩笑逗逗海,发了一句:“我来找你了。”随后附上定位。
不一会儿,海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嘿嘿,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来找你了哦~”
“你来干什么?为什么来之前不提前和我说?”
开开心心地接电话,居然莫名秘密被骂了。我有点恼怒:
“难道我不可以来找你么,你现在回我的消息越来越少了,你怎么回事哎,发生什么了吗?为什么你不和我说?”
海沉默了一会,只说出了六个字:“我有女朋友了。”
恍若晴天霹雳一般,仓惶中挂了电话。
在那之后,我们很久都没再联系。
7
春去东来,圣诞将至。我思来想去,最后买了一张火车票,孤身一人前往海的城市。
火车站前,人来人往,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大街小巷满是欢腾的喜庆。唯独我一个显得和这画面格格不入。
我多希望一下车,就能看见海啊,但终归是不可能的。
已经是晚上八九点了,温度一直保持零下,天冷得要命,我穿的并不多,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嘛,去见海吗?可能吧,我其实不确定。
偌大的城市,我不知道该去哪,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溜达。走着走着,来到一条漆黑的街上,灯光昏暗,鲜有人来。
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了一堆醉汉,我本想绕道而行,却不曾想被他们拦了下来,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惹了他们,他们把我围进一个小巷子对我各种言语羞辱,更有甚者动起了手,我使劲地想要跑,但他们抓住了我硬是不放,我想呼喊救命却被他们狠狠踹倒在地,然后一顿打,直到我趴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他们才终于停手,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再次醒来,是在医院里,病床边上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男生,并不是海,那一瞬间我有点失落。
“醒了?等着,我去叫医生。”男生温柔地说。
医生一番检查,并没有什么大碍。男生又开口说话了:“吓死我了,看你躺在那里奄奄一息,还以为你死了呢,没事就好。”
我慢慢爬起来,脱掉了病患服穿上自己的衣服:“谢谢。”我转过身有点难为情地看着他:“我叫秋,那个……你能不能,帮我买一张车票,我……没钱了,我会还给你的,连同医药费一起。”
男生看着我窘迫的样子,忽然笑了起来:“你拿什么还,还是告诉我你父母电话,我叫他们来接你。”
我使劲摇头,哀求他:“不要,不要告诉他们,求求你,帮帮我,我真的会还给你的。”
男生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我一番,思考了好一会儿,最后点了点头。
离开医院,来到车站,男生帮我买了票,走之前他给了我一张纸,纸上有他的名字,他叫轩,还有他的电话,外加四个字:“后会有期”。
我回头想要找他时,他早已消失在人海。眼泪又出来了,真的是没想到,一个陌生人都比海关心我。
哭着哭着我笑了,笑自己荒唐,笑自己愚蠢,笑自己肮脏,笑自己恶心……车站的人用千奇百怪的眼光看着我,似乎觉得我疯了,可能我真的疯了吧。
我带着伤,带着痛离开了这座城市。生活回归了平静,像是海从没出现过,我也从没爱过。
浑浑噩噩过完了高中,心里却依旧装着这么个人,海还是我拒绝别人的理由,朋友说我傻得要死,我也只是一笑带过,网上有句话说的没错,他真的,是我自罚三杯也不愿意说的秘密。
8
后来,海又联系过我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说:“我要结婚了,我们也必要再联系了。”
我彻底崩溃了。
时间炼狱里,我被折磨的不人不鬼,这片大海,终究不属于我,我也彻底放弃了,三年了,也该放弃了,也必须放弃了……
当时我已经升入大学,也和轩已经成了好友。我约他喝酒,醉意上头,吵着闹着要发表白墙,要有仪式感地告别海。酒精的作用,让我很快不省人事,最后还是轩帮我按出的发送键。
再后来,正如上一篇文章写的那样,我遇到了夏,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夏。
 他完完全全地帮我走出了海的阴影,信誓旦旦的对我许下了一生一世的承诺。他承诺爱我一辈子,他也真的爱了我一辈子,只是……这辈子有点短。
真希望这辈子能长一点,可我也知道夏一直在,化为星辰日月,化为河流山川,化为四季冷暖。
9
和夏在一起后,我也曾问过自己,以前到底有没有爱过海,可我不知道答案。
只是那时候的难过是真的,吃醋是真的,心酸是真的,眼泪是真的,快乐是真的,想和他一起一辈子也是真的。
不幸的是,这片大海容不下我这条鲸鱼。曾经的承诺全部都已经化为了乌有,一切终究只是一场梦,醒了,便醒了,梦里的事该忘的也终会忘掉。
大家都喜欢摘抄一句话: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但是啊,海蓝了,却再也见不到鲸了。因为大海放弃了鲸,也正因如此,这条鲸才会遇到用尽生命爱他的夏。
声明:本文来源于读者「秋」投稿故事,阿鹿做了部分改动,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1946.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