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知道我身份秘密的那些人

知道我身份秘密的那些人

作者:边郎(bllove)

堂姐

第一个知道我是Gay的人。不记得是哪一年了,跟堂姐在院子里面聊天,打小跟她虽然比较亲近,但Gay的事情从来没有跟她提起过。那天姐姐谈到一本杂志上在说Gay的事情,我心虚的打着哈哈说现在社会开放了,试图转移话题的时候姐姐蹦出来一句:你是不是同性恋?我承认,那个时候定力不够,我的身体动作瞬间僵住了,眼神也不知道往哪里放,“同性恋”三个字猛烈的撞击着我的大脑和心脏,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可以称呼自己为“同志”或“Gay”,但我拒绝“同性恋”,这三个字会让我很不舒服……看着丑态百出满脸通红的我,姐姐倒是淡定的来了一句:我早看出来了。我持续着怪异的动作笨拙的解释,越解释越乱了阵脚,迎着姐姐淡定的目光,我投降了。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告诉家里人,姐姐答应了,还问了一句:那你以后还结婚吗?这个问题把我难住了,没考虑过啊,于是我跟姐姐说:现在还小,以后再说吧。

堂姐很开通,对于我是Gay的态度是赞成的,只是难免会同时顾忌家庭和婚姻的问题,时不时的会敲打我这些事情。有了这样的一个可以倾诉心里话的家人,我心里的苦闷大大的减少了,心情性格都好了起来。我还强迫堂姐见过我几任男朋友,虽然有些尴尬,但气氛还是不错的。跟堂姐在外地一起工作的时候,我出去跟男友约会都会告诉她,她知道我们要去酒店开房,说别花冤枉钱,住在店里就好了,叮嘱我记住两条规定:1.注意安全;2.别让家里人知道而把她拖下水。

这些年走过来,实实在在的给堂姐添了不少麻烦,有这方面的烦心事了找堂姐倾诉,染上性病了找堂姐借钱,眼前跟拉拉的形式婚姻也是找堂姐商量。随着家人慢慢知道了我的性倾向,无私奉献的姐姐也被我牵连从而获得了两项罪名:1.知情不报;2.没有好好劝我改过,放任自流。

小师妹+师傅

上高中的时候我是美术特长生,那时候流行同学间找画画好的拜师学艺,我们同拜师傅门下,我是师兄,她是小师妹。美术生嘛,课程松散,大把的时间用来打情骂俏,哥哥长妹妹短的,我虽抵制男女之情,但风气如此,也不能显得自己太另类,于是不得以跟小师妹走的比较亲近,当然都是很礼貌的行为,我压根就没这方面的心思。直到某一天课堂上飞过来的小纸团砸到我的脑袋,我才意识到玩笑开大了,上面写着:我们交往吧。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她会帮我买早饭,帮我记笔记,帮我……整整两天我没有给她回应,上课不敢扭头看她,下课马上跑出去躲着她,实在太煎熬了,第三天晚自习,我约她去操场的小花园,铺垫了一大堆,哆哆嗦嗦的告诉她我喜欢男生不喜欢女生,她愣了有一分钟,猛的抬头问:你是同性恋啊?我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已经跑了。回到教室,小师妹趴在桌子上哭,围了几个要好的同学在安慰她问她出了什么事,小师妹不抬头也不回答,只是哭。师傅过来问我怎么了,我摆摆手示意以后说。接下来的几天小师妹不再搭理我,也不哭了,但还是很忧伤的样子。中午师傅让我陪她去买书,买完书,我们两个坐在书店的台阶上吃冰激凌,师傅把刚买的书递给我,让我看其中一篇文章。我越看越坐不住,竟然是一篇描写同志的文章,把书扔给师傅:靠,同性恋啊?师傅舔了一口冰激凌斜眼看着我:哼,没文化,这叫耽美,还装?我早看出来了。轰隆隆,跟堂姐一样的回答。这几天够闹心的了,我不再狡辩,反问师傅怎么看出来的?师傅说,你记得我曾经问过你《幽游白书》和《封神演义》里面你喜欢哪个角色吗?你说喜欢藏马和普贤,只有你们同志才喜欢这么另类的角色呢。我恍然大悟,原来师傅早就下套试探我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师傅是个超级大腐女。后来,师傅出马帮我和小师妹缓和关系,小师妹是个乐天派,别扭了几天就恢复了原样。再后来,大家各奔东西,师傅失去了联系,小师妹跟我一直都有联系,经常一起吃饭唱歌,并没有因为我是Gay就疏远我。有时她跟男朋友吵架了就会说要嫁给我,我说好啊,欢迎加入同妻行列,然后她暴打我一顿。前段时间她结婚了,婚礼前我们见了一面,聊了很久,我说祝你幸福,小师妹紧紧抓住我的手哽咽着说,祝你幸福。

客户甲+同学乙

这两个人都是在同一段时期知道我是Gay的事情的。客户甲30岁出头,从河北来到重庆创业,开了个小的装修公司,规模小,很多事情都要亲力亲为,跟我的接触自然多了起来。我们都是独自身处重庆的外地人,难免有时寂寞,彼此又都喜欢喝一杯,所以偶尔会聚在一起喝一杯,聊聊天。那天聊的颇为投机,客户甲讲他的事业不顺,婚姻失败等等私密性的人生不如意,而我也是喝傻了加之性格太爽快,以为遇到了投缘的知己,便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了他,本着掏心掏肺的态度准备大聊一场。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客户甲立马变换了表情,客客气气的应酬我,迅速的结束了饭局。再以后,客户甲很少来,派个员工来拿货签单走人,一切又回到最初客气的模样。

同学乙是我高中的同桌,我暗恋他很久,那时没有勇气,从未表白过。慢慢长大了,工作了,总期望得到一个成熟的结果,哪怕他拒绝我,最起码给自己那年的青春一个交代。辗转打听到他的手机和QQ,第一次联络他的时候,他挺平静,没有老同学再重逢的喜悦,找借口匆匆挂了电话,平时在QQ上也很少跟我说话。我还是挺高兴的,没几天我就跟他表白了,他呵呵的干笑,说你还玩这个啊?他没有明确的拒绝我,我便怀抱着一丝希望静静等待。某天他给我打电话,说生活费不够了,借我点钱,我毫不犹豫的给他打了过去,从此我便跟他失去了联系,QQ找不到他,手机关机。很久很久之后,其他同学告诉我,同学乙在校友群里说我是变态。原来,那些年我给青春的交代,一个是债主,一个是变态。

这两个人的出现暴露了作为Gay的我性格里面最大的缺陷,我始终不会处理普通朋友和朋友以及男朋友的关系,不会分类,不会拿捏跟这些人交流的度,严重影响人际关系的交往,给自己和对方都带来了困扰。

他们俩

他们俩是我十几年的同学兼死党,割头不换的那种。他们俩坚决反对我是Gay的事情,但是并没有采取比较激进的方式。

记得那是我们三个人的小聚会,酒喝得差不多了,不知怎么就说到了我的感情问题上,说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的女朋友?于是再次喝蒙的我豪爽的告诉了他们俩事情的真相。然后,其中一个骂我神经病,另一个端着酒杯说,喝一杯喝一杯,压压惊压压惊,想不到这个想不到这个。酒喝完,有点尴尬,沉默了一会,他们俩就开始轮流轰炸了,婚姻,家庭,父母,孩子,社会层面之类的问题汹涌的袭来,先来软的,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规划美好生活的蓝图,又来硬的,威胁说如果不改连兄弟都没法做,不认我了。就这样,这些年一路磕磕绊绊的走来,我还是Gay,他们还在努力纠正我,每次大聚会之后都会再单独弄一个我们仨的小聚会,专门讨论我的问题,已经成为固定的模式。谈到伤心处,他们陪着我哭,讲不通我,他们恨恨的问是不是要给我跪下才行。他们俩对我一如既往,没有因为我是Gay就另眼相待,反而总觉得我是缺少亲情才变成这个样子,于是对我更加关心。现在他们俩都已经娶妻生子,经常带着各自的老婆孩子来找我玩,让我看结婚生子的生活有多美好。其实,我非常感谢他们让我明白了一些事,让我有了许多改变,比如我开始接受婚姻,向往平静的生活,哪怕是形式婚姻,最起码对家人对自己对朋友都是一个交代。人生的路还很长,我庆幸有他们俩在我身边,我不能把他们对我的包容当做放任,努力寻找一条适合自己的正确道路。想起一首歌是这样唱的:不记得从哪年开始的,我们仨就称呼兄弟了,说过的决不让谁落下,这一过就大半辈子了……

生命中,庆幸,感谢,他们俩。

舍友丙

丙是很特别的一个插曲。那年公司没有租到合适的房子,我们就被安排在客户的厂里办公,生活就安排在厂里的宿舍。宿舍里都是跟我差不多大的小伙子,丙就是其中一个,我睡下铺,他睡上铺。小伙子们大多是两班倒,上12休24,一到休息了就见不到人跑出去上网去了。那天晚上,宿舍里只有我跟丙两个人,熄灯后我起了色心,嚷嚷着被子太薄,冷。果然,丙让我拿着被子上去搭在一起睡。钻进他的被窝没多久我就抱住了他,他没有反抗,但是他摁住了我在他身上向下游移的手,转过身问我,你是不是同性恋啊?我说是,他笑了,我问他,你是吗?他说不是。我抱他,亲他,抚摸他,他都不拒绝,只是不能碰他的私处,无论我怎么哄他都不让,反之,他玩弄我的时候倒是不顾忌的玩的很尽兴。我问他你不是还这样做啊?他说是我勾引他的,再说挺好玩的,我凌乱了。他说过完年就不来上班了,回家装修房子,夏天结婚。后来,方便的时候我们就睡在一起,仍旧不让我碰他下面。平时玩玩闹闹,关系也不错。他女朋友来找他,他们就去外面开房,我们这种奇怪的关系一直保持到我离开,以后就没有了联系,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这算是个什么状况?

爸妈+表姐夫

之所以把爸妈和表姐夫放在一起是因为,爸妈跟他前后脚知道的。06年,我在重庆,爸妈打来电话说帮我物色了一个女朋友,他们很满意,让我考虑考虑,我百般推辞,说不着急现在还小。我爸妈以为我在这边有女朋友了,说只要我喜欢就可以带回家。爸妈一天一个电话催我回去,最后我勉强同意过年早点回家看看。结果,没两天,我妈和表姐夫空降重庆,后来我才知道我妈跟我堂姐说起我的婚姻问题,堂姐说漏了嘴,于是全招了,我妈亲自来重庆教育我。我妈火气很大,来的第一件事情就要砸电脑,说我是上网看了乱七八糟的学坏了(中国网络在大人们心中的名声太臭了)。我跟我妈说就当多了个儿子,我妈怒吼不要,说我要是不改连我也不要了。我爸妈的思想是比较开通的,他们的观点是:可以接受我找个带孩子的女人,但坚决不接受同性恋!表姐夫说他当兵的时候有战友暗示过他这方面的事,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边人身上,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接下来就是去医院治疗他们所谓的“病”了,先去了重庆附属医院,心理医生说能做1就可以过性生活,可以结婚,我妈和表姐夫弄明白什么意思后,骂骂咧咧的带我走了。第二家是个私人的心理诊所,叫明亮心理诊所,医师不在,只有一个助理在,助理说他也可以治疗。开始后,那个助理刚说了一句:现在社会很开放了,同性恋很正常……我妈和表姐夫怒了,再次骂骂咧咧的走了。我妈要把我带回家看管起来,但当时我负责表姐夫重庆这边的生意,实在走不开,于是一个月后交接完我才回了家。开始了全封闭的生活,有人打我手机爸妈要看是谁,我出门要再三盘问见谁?干什么?朋友来找我,我妈也要时不时跑我房间看有没有越轨的行为发生,教育我走上正途的大会小会更是没完没了时时刻刻的发生。爸妈的观点很明确,改,必须改,同性恋是变态,绝对不允许在我们家里发生。话说也奇怪,那段时间跟爸妈一起看电视,电视节目好多讲同性恋的负面事件,偏偏主持人和那些傻帽的专家也是秉持抨击同性恋的观点,这不是火上浇油吗?那段时间真的很痛苦,所幸,关起门来只有我们一家三口和堂姐知道,所以我还能承受,直到后面事情扩散,我彻底崩溃了。

家人军团

让我崩溃的就是家人军团对我的全面进攻。我们家是个大家族,到现在我也不清楚家里到底有多少人知道我的事情。首先是大姑妈,大姑妈的切入点是“传宗接代”,她说你跟男人能生孩子吗?我说我可以领养。她说领养的能算亲生的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然后是大伯父,大伯父的切入点是“家族荣誉”,他说从咱祖宗开始就没出现这样的变态,这事要是传出去家里人还有没有脸活了,你要是不改,就不能上族谱,不能入祖坟,就是不孝。二伯父的切入点是“幸福生活”,二伯父性情温和,拿自己举例子,儿子儿媳孙子都有了,祖孙三代多好。四叔比较直接,那天他喝醉了把我拉过去,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蹦出一句:来来来,我看看,怎么就变态了?

这样的谈话方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次,我就像个木偶,已经不会解释也无力解释,脑子里一团浆糊,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早已分辨不清了,麻木了。就在这个时期,我患上了抑郁症,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一闭上眼睛眼前就像跑火车一样,过往曾经的画面飘来飘去,半夜里在床上打滚,怒吼,到后来严重到出现幻觉,坐在车里总觉得路灯向自己砸来,爸爸带我去了医院,拿回一堆治疗抑郁症的药,上网查这些药的资料,损害大脑,伤肝,或许还会有后遗症,我一边吃药一边大哭,没有人能理解我,没有人听我倾诉,只有自己在痛苦中调整,所以现在我偶尔想起那段日子,仍然泪流满面,不是痛苦能简单概括的,我庆幸,我挺过来了。

生病之后,家人军团似乎统一了口径,在我面前只字不提同性恋,也不再找我谈话,一直到现在都是这样,只是我妈偶尔还是会恶狠狠的敲打我,只是眼神里多了很多关切。

尾声

出柜改变了我的生活改变了我,有时候非常后悔出柜,如果不出柜,或许也能假装平静的生活,只是谁又能知道会在哪一天爆发呢?所以,既来之则安之,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再抱怨,解决问题才是最实际的。

现在一切都挺好,虽然回不到最初的美好,最起码感觉平静,安定。形式婚姻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已经基本确定了,也算是一项事业吧,家庭,孩子,财产等等很现实很琐碎的问题都要一个一个沟通解决。

那些知道我秘密的人儿,对他们没有恨,因为他们都是为了我好,他们可能不会赤裸裸的说爱我,但我懂他们偶尔的愤怒和忽然的沉默,那些,满满的,全是爱。

感恩,感谢,那些知道我秘密的人儿。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21173.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