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一名北京男孩含泪做1的狗血经历。

一名北京男孩含泪做1的狗血经历。

大家好,我来自北京,一直以来我都认定自己是1,直到在北京四合院胡同遇见他,直到他分开我的双腿,他的眼神和肉体双双融入我的体内……我努力感受着,此刻,我认定自己是个广阔的0。
角色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流水,人们需要情境以保证自己的流动。那情境像一条河床。正如你,你是我的情境,促使我像条鲑鱼那样变红。但爱情不止是情境,他还是灵魂的状态。
有时这流水转向,或许我又会回复到1的甲板上去。关于他,我喜欢他同样的流动,异性恋是鱼水之欢,那么同性恋就是水水之欢。我长久地思考着同性恋,我对此有一种哲学性的骄傲,因为在这样一种爱情中,我们不仅满足了各自体内的两重性别,同时也实现了爱情中的多重关系。
同A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自然而然就做了1。而且一夜“深入”后,似乎这角色就此固定下来。当时也并未觉得有何不妥,A年少美丽,身体软陷到遍布热辣的孔隙。那么我权当生活在一个美丽的沙滩上吧,做一只到处打洞的蛏子。
一名北京男孩含泪做1的狗血经历。
当你在性上做了1,这意味着你在关系中也必须拿出个1的样子。如果我一不小心表现得像个0,A就会表现出一副遇人不淑的失落。A决定要分工,他来做公主,我去装直男。很快这段关系就因触礁而折戟沉沙,因A很好地从异性恋世界习得了分工和归类。
我当然不能跟他据理力争,要他尊重我同时“公主”的属性。因为他从某种程度上正是要消灭它,就像杀死一只他不喜欢的知更鸟。
我所努力的,正是要摆脱直男状态。但恰是在同性恋群体中,我见识到了最多的直男。而且,这玩意儿竟然会成为基佬的标准。
但A有他的哲学,即两个0之间存在的不是生理落差,而是心理落差。所以我不能表现得像个0,因为同性相斥。但我体内那些偶尔气泡般的0要怎么办呢?
做1很累的,我对A说。不是性上,是心理上。
A也表示失望,他说我以为你是个男人,但你不过是个孩子罢了。
你看,大家都想要男人,可他们不允许那男人同时也是孩子。或许他也可以这么说——我以为你是个直男,但你不过是个基佬罢了。

一名北京男孩含泪做1的狗血经历。

于是就到了他。
遇到他,我就想唱情歌,就想写情诗。与男人相比他更多是个孩子,与直男相比,他有着美丽的弯度。他看起来既是1又是0,但他不愿用0.5这种东西来称呼自己。又或者说,0011的这些东西在他那里就不成立,它们失去装载它们的那只偏见之船。他就像一颗很大的露珠,内部实现着流动,外面却晶莹而坚硬。当然我第一眼看到他时并无念及这些,我唯一想到的是我以后不要做1了。
我成功地在他身下做了0。这不仅是一次性的愉悦,而且是一次灵魂的愉悦。当他在我身下努力时,我觉得这是一种尊重,尊重我体内那些要求被刺破的气泡。在A处被漠视被冷落的自我在他那里重新成为自由民。而此刻,当我成功地发出幸福的呐喊,我觉得我不单是被满足的,而且是被成全的。
一名北京男孩含泪做1的狗血经历。
每人都出产1和0,正如我们出产花朵同时也出产鸟类,它们能否在一个人体内实现共和,又能否在关系内实现共和,这才是问题所在。所以我们首先不要把自己熨烫得扁平,其次不要把爱情熨烫得扁平。毕竟这两者,都具有其立体的丰富性。
因而,重要的不是你的伴侣是1还是0,而是我们不能落入10的窠臼;重要的不是得到,而是培育;重要的不是怎么直,而是如何弯。
赞(7)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257.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