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他因白血病去世,我沉了贝加尔湖…

他因白血病去世,我沉了贝加尔湖…
(题图源自网络,与本文内容无关)
日前,阿鹿又收到了「彦亦」的来信,很厚很厚的一摞,其中包括两张明信片、两张手写卡片,两封他的亲笔信,以及一封长达六页的投稿故事。故事的主人公,不是「彦亦」本人,而是他的一位好友「韩先生」。
世事无常,「韩先生」没办法亲眼看到这篇文章的发表了。所以由「彦亦」改编并投稿,把他的故事讲述出来,分享给大家。
和上次一样,阿鹿会放出原版信件。但是为了方便阅读,也会在原版图片之后,放出文字版的故事。在阅读之前,你可以进行选择。
温馨提示,故事很伤感,但也很感动。
下面是正文部分。
page1
他因白血病去世,我沉了贝加尔湖…
page2
他因白血病去世,我沉了贝加尔湖…
page3
他因白血病去世,我沉了贝加尔湖…
page4
他因白血病去世,我沉了贝加尔湖…
page5
他因白血病去世,我沉了贝加尔湖…
page6
他因白血病去世,我沉了贝加尔湖…
后记(很重要,一定要看)
他因白血病去世,我沉了贝加尔湖…
以下为文字版部分:
为了与图片版统一,阿鹿未做改动。
1
我和他的相识,是在高中。
高二文理分班时,我和他分在了一个班级。当时他本该分在文班,可他姑给他硬转到了我们这个理班。我在最后一排,身边位置空着,于是他理所当然被安排坐在了我的旁边。
他刚来时天天趴在桌子上哭,我这人嘴笨,也不知怎么安慰他。上课, 他在桌上趴着,也不听,我索性就把他笔记本拿过来,帮他记笔记,后来我实在手写累了,便推了推他,让他听课,谁知这小子,哭着哭着睡着了。
我为我这傻同桌哭笑不得。
之后他醒了,看了我在他本上记的笔记,“唰”的一下脸红了,我还等着他夸奖呢,谁知就等到了一句“这字真丑。”
就这样闹闹笑笑,也算是互相认识了。
2
 
他挺黏人的。
我上篮球场打篮球,他就在旁边看着我,在我休息时递上毛巾和水。我笑着接过,说:“小跟班啊?”他没好气地轻踹了我一脚,走远了。
放学记作业单,他先记一份给我,他每次都说:“这是还你的笔记。” 然后再记自己的那一份。
他手被纸割了个口,出了点血,自己就厚脸皮把手凑到我脸前:“帮我吹吹。”我把手摇风扇拿了出来,递给了他,他顿了顿,耷拉着个头,可怜巴巴地在那摇风扇,我不忍心,还是帮他吹了吹。
我只是觉得,他跟别的男生不太一样。
他总围着我转,爱给我讲笑话,爱给我分享歌词,爱在我面前偷懒、耍可怜、爱故意跟我闹别扭。
我只是一昧地当兄弟之间的情谊,当同桌之间比别人要铁、要亲密的关系,没想那么多,那时候的人,心思总是那么简单。
我看过许多别班女生给他送情书,他连看都不看就扔掉了。我开玩笑地说:“不要给我呗!哈哈!”他头也没抬,小声嘀咕一问:“你想要的就是这个?”我听到了,但什么也没说,因为我不知怎么去回答。
夜长梦多,这可真是一个奇怪的同桌啊!
3
 
我们第一次分别是在高三上半学期。
那天晚上下自习,我走在前面,他在后面跟着,周围没有人。
他突然叫住了我的名字,我转身,月光下的他,满脸泪水。
“你没事吧,啊?你别吓唬我!”我拍着他的肩膀,焦急地问道。
“我喜欢你。”他很平静地说。
突然有一种反感,一种愤怒,一种不知所措,在我心底油然而生。我说实话,平日里我能感受到他对我那种特殊的感觉,但我没有去多想。可如今他亲口说出来,那种味道真的不一样。
我推开他,转身,大步向前走去。
背后没有他的脚步声,月亮静默地看着这一切。
不一会儿,我听到他大喊:“老子从来没在哪个男生前服过软,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喊,泪水是那样苦涩。
“这段回忆够美好了,祝你学业有成,后会有期。”他干笑了几声,朝着反方向去了。
我转身想喊一声“等等”,可我却没有那勇气。我想对他说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可我就是想再跟他多说几句话,再多说几句话……
第二天上学,他不在。
他因为他姑姑家搬迁,转到了本校的分部。
我一时间有点不能接受,这一天上课也无精打彩,但我一想我思念一个男的干啥,这不是有病吗?我就这样草草地自己记了记作业单,自己带着毛巾和水去篮球场,也草草结束了对他的思念。
他在走之前,给我留过一封“情书”。淡蓝色的信封,有一种薄荷的味道,信封里有一页纸,纸上只有一句话:“那晚的月光,很美。”
他把惆怅留给了我,而我……
彻夜难眠。
4
高三是真累啊。月考、市考、联考、适应考……大大小小的考试,真是麻木了一个又一个学生的心。曾在最早的五点四十开始考试,也曾十一点二十看着星星考完了最后一科。学习上的压力打断了许多许多东西,包括那些难以开口,又猜不透的感情。
回忆起他的次数,也渐渐减少了。
上了大学,交了好几个女朋友。起初时还甜言蜜语 ,时不时浪漫一下,后来这种感情变成了互相不信任,互相看不上对方,吵完了架分手,互相拉黑,半夜十二点独自一人在台阶上抽着烟,没有伤心欲绝,反而像是一种解脱。
分手后的日子我疯狂健身,疯狂学习,舍友都说我应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别在之前的感情中无法自拔。我笑着点头,心中却空落落的,谁也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我希望我收到录取通知书时,他在我身边;
我希望我下了飞机时,他就站在前面;
我希望深夜在台阶上抽烟时,他躺在我的肩膀上……
是啊,我骗不了自己,我想他了。
我心里只有一个简单的愿望,找到他,和他在一起,租一间小屋,黄昏之际洗手做羹汤,夜深之际拥他入杯,一起细数日月长,一起享受这世间的美好事物。
好想立刻穿越人海拥抱他,摸着他的头,感受着他的呼吸与温柔——回到十八岁的那个仲夏夜。
5
 
我从高中同学那里得到了他的联系方式。
拨通电话,内心无比紧张。
“喂?”
“是我。”
“我知道是你,你电话我一直存着。”
听到这句话,我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我只感觉我欠他太多了。
寒暄了几句,我提出去看他,他答应了,地址是一家医院。
我心想:“这小子混得不赖,早早地上医院实习了。”
去见他前,我特意买了个香囊,老家那边说,拿着香囊去送给你最心爱的人,有情人一定会终成眷属。
我兴高采烈奔向他的城市,可老天爷却给我开了个巨大的玩笑:
他得了白血病。
隔离病房里,一个清秀的男孩,戴着耳机,闭着眼。他瘦了太多,跟他高中时生龙活虎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我俩站在彼此面前,我抹了抹不争气的眼泪,然后笑着拿着香囊,在玻璃前用唇语说:“给你的。”
他刚想点头,后来头又低下去,笑着摇摇头,说:“不必了。”
他在这世间的日子,原来不多了。
我到处联系各地骨髓库,打电话求助读医的同学,但所做的一切都毫无作用,时间依旧在倒数。
在病床上,我把他抱在怀里。
“你知道我多想你吗?”我把他的身子拥紧。
“嗯。”
“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一直以为你有女朋友了,我怎么能去打扰你?”
“我来得太晚了。”
“没事,起码死的时候不孤单,哈哈!”
“说什么呢?不许再说这样的话。”
他沉默了一会,把头靠在我的胸膛前。不一会儿,一抹湿意在我胸前缓缓晕开。
“答应我,替我去看看贝加尔湖,我走后,找一个身体比我棒一百倍的来替我照顾你。我……我不想失去你……我跟你……跟你在一起时间这么短,我还是……还是喜欢你,我害怕……”
他哭得厉害,我也哭了,用袖子擦去他脸上的泪水。
“对不起,我来晚了,对不起……”我把他抱得更紧。我不在乎别人,不在乎时间,我只想这一刻静止,静止一辈子。
人若是没有生无病死多好。
他是在睡梦中走的,没有任何痛苦。我把他的死亡通知书撕了一遍又一遍,“老子不允许你死,你让我怎么办啊!”我在医院走廊泣不成声,上天只让我们彼此在一起37天。
他生前,说过最多的一句话是:
“我这一生幸运了两次,一次是我遇见了你,一次是你陪我走到了最后。” 
6
 
故事到这里也就结束了。
杨绛先生曾经说过:
“人世间不会有小说或童话故事那样的结局:‘从此,他们永远快快活活地一起过日子。’
“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
“人间也没有永远,我们一生坎坷,但老病相催,我们在人生道路上走到了尽头。”
有过几百页聊天记录的人,说不在就不在了;
想给他打个电话,也听不到他可爱的声音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一人洗手做羹汤,一人细数日月长。就这样把天地叫窄, 窄得容不下过去,也放不下未来。
抽烟过度,一个人转身进入一个又一个难熬的夜。
果然没有什么,永垂不朽。
7
如果时光倒流,我希望回到那一个夜晚。
我会转身,紧紧拉住他的手,在他左耳温柔道上一句:
“好巧,我也喜欢你。”
如果。

The Article Information
ZDL09131118201003
RUSSIA —LAKE BAIKGL
2019.11.18 20:16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愿韩先生和宋先生在天堂幸福)

“说故事的人,还是那么年轻,吟诵着大人们口中的赞美诗。”

——彦亦

我叫彦亦,谢谢你们这么可爱,还看完了我手中写下的那些别人的一抹暖阳。

后记(很重要,一定要看)
我和韩先生是在网易云音乐上认识的。
那天,他找到我,把他和宋先生的故事告诉了我。
他最后说了一句:“可惜看不到成稿了。”
我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
他给了我一个微信,是他母亲的。他说想知道更多的话,就加他母亲的微信。我加了,以他大学同学的身份。
他母亲跟我说了很多:“小韩一个人也怪孤单,你们都是同学,也都互相照应一下呀!这孩子现在还没走出低谷,你们帮帮他,阿姨谢谢你们啊!”
我只能回:“一定一定,阿姨你放心吧!”
我和韩先生一段时间都没有联系,再后来知道他的消息,是在他母亲朋友圈里看到了他的讣告:“孩子,一路走好,在天堂要比在人间快乐。”
那时我才知道,韩先生在贝加尔湖跳湖自杀了,对外宣称是旅游遇难。
在宋先生去世后的第193天,韩先生也跟着他去了。
我认为我在现在的年龄听了太多不该听的故事,这只是其中之一。但我还是要听下去,毕竟我还没大学毕业,我也有这一份责任吧。
我为这件事情哭了一周多吧,唉,我这不争气的眼泪。
我终于懂得,这世间的苦,蛮多的。
最后,祝韩先生和宋先生,在天堂能够幸福,也希望他母亲在这世间继续坚强下去。
最后的最后,也祝阿鹿和李先生幸福。
* 作者:阿鹿,专栏作者,交大硕士,同志故事记录者。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2948.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