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因为曼谷的两个小哥哥,李先生吃醋了

 

阿鹿来曼谷了。

这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从做下决定到启程去机场,前后不过半天时间,我自然是和李先生沟通过的,他也没有任何阻挠的意思,但是我到了曼谷之后,却还是感受到了他可能有一丝丝不开心。

具体的原因,他不说但我清楚,是和两个男生有关。

第一个男生,是邀请我来曼谷的人,阿文。

上周末Tommy哥的公众号“三男一宅”上,发布了一个“曼谷跨年旅伴招募”的活动,活动的发起人就是阿文。我在老家正发愁无聊,阴差阳错地报了名,没想到真的就被选中了。

因为曼谷的两个小哥哥,李先生吃醋了

出发前一天是冬至,老家下了很大一场雪。结果第二天,我就突然接到通知要立马飞去曼谷了。

活动发起人阿文来机场接我。在见面之前,我大概看过他的资料,他和李先生年纪一样大,却浑身散发着少年的英气和温柔,完全看不出来已经是三十几岁的年纪。

当天夜里就是平安夜了。我和阿文以及“三男一宅”的Tommy哥,一起吃了平安夜晚餐——Silom天铁站附近商场里,一家蛮好吃的泰国菜。

之后又去了fake,一家偏local的gay bar。台上的表演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唱泰语歌,叽里呱啦的听不太懂,但是在音乐和热情面前,是没有国别和语言的。

2019年的平安夜,就在灯红酒绿中,这样过去了。

李先生之所以会有些吃醋,是因为我来曼谷和“陌生人”过节。不过话说回来,通过几天的相处,我发现阿文真的挺优秀的。

阿文出生在海南岛一个普通农村家庭,现在的是一个斜杠青年:作家、创业者、独立制片人、艺人经纪人、环球旅行者……一步一步地,成为了自己最想成为的样子,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简直是gay圈里的人生赢家。

有个好消息是,阿文说,他以后还会举办其他的“旅伴招募”活动,大家也可以留意一下。而且,阿文现在还单身哦,微信是:owenzhudejia。

因为曼谷的两个小哥哥,李先生吃醋了

(图为阿文的自拍照,摄于阿文泰国公寓楼下的泳池。)

第二个男生,是曼谷本地的一个朋友,M。

我在公众号早期文章里写过M。两年前,2017年跨年的时候,我第一次来曼谷。那个时候还没有遇到李先生,和前任分手也快一年了,我一直处于单身状态。

来曼谷纵情酒色寻花问柳,这个时候在一家按摩店里,遇到了做按摩小哥的M。

店员们都说,M是店里的superstar。

光顾了几次之后,我们加了微信和FB。我永远记得那个深夜,按摩店打烊关门之后,他骑着摩托车载我,我们跨越大半个曼谷,穿过繁华的街道,又跨过长长的河,路过午夜时分依旧光彩的摩天轮,只为了在一家很偏僻的路边小店吃一个类似火锅加烤肉的东西。

食物的味道一般,但是他的笑特别真诚。

两年之后,我再次回到曼谷,李先生问我,“你是不是要去找M?”我问他的意见,他说,“我不想你去,但是大老远去了,还是去见见吧。”

特别坦诚地讲,我是想见M的,我曾经答应过要回泰国看望他,我对他现在没有男生和男生之间的那种喜欢了,但他已经变成了我在泰国,一个很重要的好朋友。

两年的时间,M的变化特别大。两年前,他还是给别人打工的一个按摩小哥,现在他已经有了一家自己的按摩店,而且在曼谷买了房子和车。我真心为他高兴。

他给按摩店起名叫“star”,就好像两年前,他是店里的“superstar”。

我们约在一起吃晚饭,晚饭后我说想买一身泰国服饰,他开车带着我,又一次跨越大半个曼谷,去了十几公里以外的一个夜市,名叫扎度扎周末市场。

回到酒店的时候,几近凌晨,李先生说了困了,就先睡去了。我其实可以感受得到,他有那么一点点不高兴。

因为曼谷的两个小哥哥,李先生吃醋了

(封面图的完整版,我穿着在周末市场买的泰国服饰。)

无论是阿文,还是M,李先生应该都有些醋意,我不会因为他吃醋而觉得不舒服,相反我甚至还有点小窃喜。如果我和别的男生在一起玩,他一点点反应都没有,那才会让我觉得难过。

吃醋归吃醋,但李先生还是信任我的。彼此信任,是情侣之间最重要的东西。

我是一个自由职业者,我的工作性质就决定了,我必须要多接触外面的世界。可是李先生不一样,他是政府部门从业者,家庭事业有太多东西要顾及。

他没办法像我一样说走就走,也没办法次次都与我同行。

可是我希望他能明白,而且他此刻也应该明白,不管我去了世界上哪个角落,遇到了哪些人,写下了哪些故事,最后我都会回到他身边。

我在曼谷一共十天,现在行程过半。返程的机票,订在一月三号,目的地是西安。

你看,我又回到了你身边。

今天的周末狗粮就到这里了,大家记得听李先生的《自由行走的花》。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3439.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