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为了接近直男,我注册了一个女号

为了接近直男,我注册了一个女号

今日封面人物:微博@JinDoesThings
图文无关
作者 阿鹿&tom
本文根据读者「tom」真实故事改编
投稿标题:不漏身份的暗恋,耿耿于怀的回忆》

1

我的大学在陕西咸阳,一个不起眼的,名叫杨陵的小镇上。和《直男晚上来宿舍,嘴对嘴亲了我一大口》的作者一样,当时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是gay,甚至觉得男男之间的感情不可理喻。直到后来苏的出现,才完全颠覆了我的世界观,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大二下学期,孟夏时节,渐有酷暑蝉鸣。教室里昏昏沉沉,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同学在听课,其他人大多无精打采神游天外,我也是如此,整日浑浑噩噩地过一天是一天。
直到有一天,一个男生的出现,让我耳目一新。他像是一阵悠扬的风,为我扫去了夏季所有的堕落和沉闷。
一番介绍之后,我才得知,他叫苏,是一位优秀的直博生。苏当时正处于分专业阶段,需要接受不同专业的ratational study(遍历学习),再决定最后选择哪个专业作为他未来的研究方向。
2
苏个子很高,第一次进教室时,差点撞到门框。那副憨憨的阳光大男孩形象,配合上炯炯有神的眼睛,瞬间吸引住了我的目光。
苏平时不爱说话,逢人总是憨憨地笑。我的个子比苏还要高一些,在教室里也比较显眼,有时候他会把目光落在我身上,但旋即又躲开掉了。可能是出于害羞吧?
其实我也觉得很不好意思,我想接触他认识他,可是不敢直接勾搭。思前想后,我想到了人人网。
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人人网可能算是个老古董了。可是在当年,人人网也是红遍校园内外的,基本上每个同学都在用。
通过实名检索,你可以很方便的查询到某位同学的基本信息,恋爱情况,生日星座,教育经历什么的。这位很多少男少女提供了便利,这其中就包括我。我很顺利地找到了苏的人人网主页,然后顺藤摸瓜,暗戳戳地翻完他所有的资料和动态。
暗恋像是毒瘾,尝到一点甜头,就想得到更多。我开始不安于只在网上了解他,而是想真正和他交朋友。
可是碍于对男男恋爱的误解,我没能面对最真实的自己,更不敢把真实的自己展现给他。无奈之下,我想到一个下下策:
我注册了一个女生的账号,上传了一个朴素的女生头像,编造了一堆虚假的资料,假装成一个即将入学的直博生师妹,最后向苏提出了好友申请。
一天之后,我和苏成了好友,他发来一个挤眉弄眼的表情:
“Hi,学妹好啊。”
3
初尝禁果,暗自欢喜。之后我用假照片,换了他的真照片。照片上的他,比平时更帅气,一对剑眉星目,一双薄而性感的嘴唇,看得我心中小鹿瞎蹦。
在这期间,我作为“师妹”通过各种撒娇卖萌,知道了苏更多的情况。他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不仅会吹单簧管,还涉猎钢琴。当初他考大学,还通过艺考降了分数线。
恰巧,我也是一个篮球足球乒乓球一窍不通,唯独对音乐有爱好的人。小时候我考过钢琴七级,没事就去琴房练练琴,在家无聊就翻翻琴谱。得知了苏的音乐才能,我觉得我们俩更“般配”了。
那时候我们几乎每天都在聊天:“今天在干啥?”“下午上课了吗?”“周末是怎么度过的?”“食堂的菜好不好吃?”话题琐碎无聊,却也津津有味。
直到有一天,苏提出见面,他说:“我们都聊了这么久了,等你入学时候见见面?我当你导游带你逛逛即将入学的校园。”
我是个男的耶!我怎么敢?
可当时他专业课rotational study已经结束,我也很久没有看到他了,迫于对他的想念,我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骗他说:“入校那天,在学校大门口见面。”
我从小到大没做过什么坏事,欺骗了他我也是满怀歉意和不安,但为了见他一面,我也真的是豁出去了。
4
约定的日子到了,苏没有爽约,早早就到了校门口,等我这个“学妹”。而我之所以知道得这么清楚,是因为我比他到得还要早。一两个小时前,我就在校门台阶下蹲点,借着树荫的庇护,假装在玩手机。
苏,186的傻大个儿,在门口静静地站着,单薄的身体仿佛是风中摇摆的旗杆,那双犀利的眼睛左顾右盼着,生怕错过一个死角。再加之,他当时穿着一件白色的运动服,好像相册里高中时候的他,一副天真烂漫的神态。
见面时间到了,我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从对面径直走向苏。虽然我已经竭力控制,很努力地想要表现出漫不经心,可真正同他擦肩而过那一刻,看到他的脸他的眼神,我紧张得头皮发麻。
我不敢一直盯着他看,生怕引起他的注意,担心事情败露,然后被他嫌弃,最终失去和他成为朋友的可能。
但最终我可能还是漏出了马脚。因为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我从余光中看出了他的一丝惊异。他没说话,我也没说做声,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
一番折腾,心满意足。我自然是满心欢喜的。可是很明显,苏一定会不高兴。回到寝室,打开人人,换来的是他的一顿责问,然后不停地让我出来见他。
事已至此,我也黔驴技穷了,甚至后悔不该骗他,该直接以朋友的名义认识他,可我自卑啊内向啊,害怕竹篮打水一场空,始终还是没有勇气开口。
在那之后,我很少登录“学妹”账号了,也再没有主动联系过苏。我一直期待着,能和他再见面一面,在食堂在教室在图书馆在操场甚至哪怕在梦里,可是似乎幸运女神并不眷顾我这个霉霉少年,直到大四那年。
5
大四末尾,读研究生之前,最后的那段大学时光。班上的同学有说有笑,大家都有各自的朋友,唯独我孤零零的一个人。
回顾大学四年,自己像是一张白纸,什么友情爱情,统统都着墨寥寥。唯独有一个男孩曾走进我心坎,可他甚至却不知道我是谁。
那段时间我整夜失眠,舍友们把酒言欢,吐得稀里哗啦,而我呢,终日守着人人网,像变态一样反复翻他的动态。
然后我发现,他恋爱了,女朋友是位校花。帅气十足的他和貌美如花的她,很是般配。
那一刻,我多希望我是个女生啊,这样我就能大胆地向他表白了。即便是表白失败也没关系,至少我迈出了那一步。
羡慕、懊恼、痛苦,千思万绪涌上心头,我决定再一次登录“学妹”的账号,想要在临别之际,同他说说话,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道歉。
账号登录上去,在好友列表里找到了苏。他的头像不再是以前那个憨憨的男孩,而是一个帅气阳光的男人了。深红色的卫衣加上纯棉的运动裤,成熟之余又不缺少年的英气。
一个酷暑难当的午后,汗水浸湿了额头。我打开了聊天窗口,向他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声对不起,几乎耗尽了我所有的勇气。我害怕被同学嘲笑,害怕被家人怀疑,害怕从此背负骗子的骂名。可是我也知道,人无信不知其可,虽然我没有爱情但我有原则,我要为我不诚实负责。
原以为他会不屑一顾,没想到只过了一分钟,我就收到了回复。网页上闪烁着的小喇叭,像是为我盛开的一朵希望之花。
“你谁啊?你到底是谁?”
手里捏了一把冷汗,有点害怕再次激怒他:“你应该认识我,我以前在课堂上见过你。”
没想到他的态度还算温和:“我好像有印象,你是那个?个子很高的那个?”
是的,苏的个子很高,但我比他还要高一点。紧接着他又问:“你为什么不找对象?”
我当然不能对他说出实情,只是一味地搪塞,并且反复向他道歉。
沉吟良久,他再次开口,却让我大惊失色,“你应该是喜欢我,说,你喜欢我。”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但是无论如何,他至少代替我,说出了我的心声。为了掩饰自内心的喜悦,我忽悠着说:“我是作为朋友的喜欢吧,就是欣赏你的才华,而且你那么优秀,我更要向你学习。”
没想到他骂我:“你就一瓷锤!”
百度了一下,原来瓷锤是傻子的意思,陕西方言,带有一种俏皮打闹的语气。不知道怎么的,看到他骂了我一句,我竟然觉得心里好欢喜。
这次道歉的结果,远比想象的要好很多,他不但没有嫌弃我,而且还加了我的微信。我对他的喜欢,至此被放到了台面上,甚至好像得到了他的默许。
我们的对话,他只是“嗯嗯啊啊”的简单应付,甚至他的朋友圈对我都不开放,但是我并不在意,因为能加他微信,都是我积了八辈子福气了。
6
苏不仅是文艺青年,更是运动青年。没多久,学校举办跳高比赛,他是博士生没办法参加,需要我来协助报名。
对于他在运动场上的潇洒英姿,我自然是无比期待。二话不说,我向体育部毛遂自荐,说想要报名参赛,但要苏替我上场。苏是前几届跳高比赛的亚军,体育部也希望借此为学院赢得荣誉,就果断答应了。
赛前训练,我约他出来见面。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和他见面。终于要见到日夜思念的人,而且是以我的真实身份,激动之余更多的是忐忑紧张。
那天他早早来到了赛场上,相随的还有他一个好基友,一个个子很高皮肤黝黑的男生。他俩都要上场比赛,互相做陪练,场地上有说有笑的。反倒是我,傻愣着不知道该怎么张口打招呼,显得格外尴尬。
我赔笑似的走到苏面前,生生挤出了一句:“你好。”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简单摆了摆手,然后回以一个简单的微笑。
第一次见面,三个人傻站着,没人说话,气压很低。没一会儿,他不耐烦地顿足,忍不住要走,最后消失在了运动场的尽头。
那天起,他很少回我微信了,甚至连“嗯嗯啊啊”都没有了。而我呢,为了能多看他几眼,依旧每天跑去赛场看他比赛,并且乐此不疲。
正式比赛的日子终于来临,我厚着脸皮在第一排的休息区悄悄观察他的比赛情况。裁判一声声枪响,赛员们尽情发挥,跳高的高度不停在增加,广播台不断播报他们优异的成绩。
终于轮到他了,黑杆,那是最高的高度,很多前面取得优异成绩的同学,都在这一杆上吃了败仗。我默默祈祷他能够跨过这一杆,这样就能拿到个好名次。
再看他,眉头紧锁,全神贯注,那表情是独一无二的,我大学四年从未见过如此专注的神态。仿佛带着风,他开始全力助跑,腿上的肌肉疯狂地拉扯着前进的步伐,一个背越式过杆。
没想到,黑杆被他一下碰掉了。
这下惨了,苏与奖牌无缘了。
他的脸上写满了尴尬和遗憾,我也不好意思再去看。期间他坐在赛员休息凳上,看着其他人接连跨越黑杆,心里一定不是滋味,可是碍于面子,他也不得不佯装喜悦,不停为其他人庆贺。
选手离开赛道时,要经过我所在的休息区。虽然苏遗憾落马,但在我心中他一点也不差。我鼓起勇气笑着向他招了招手,希望能给他鼓励和支持,没想到换来的却是他的冷眼相向。他朝着我狠狠瞪了一眼,眼神中充满了嫌弃和鄙视。
只这一眼,把我从恋爱的幻想中,一下子拉扯回了现实。那些我曾经对他的喜欢,那些我自欺欺人的谎言,忽然全部都被他的一个眼神戳穿。
他从来没有喜欢过我,我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办事的工具罢了。
我把他从微信里删除了。从此以后,他的世界再与我无关。
7
让我没想到的是,后面苏又主动向我提出了好友申请,附带备注:“我错了。”
我绝交的心也不够坚定,又和他做回了微信好友,我们的关系又回到了当初“嗯嗯啊啊”的样子。
可是经历了那么多,我对苏再没有初恋般的喜欢了。我甚至开始怀疑,他之所以要加回我的微信,不过就是出于礼貌,或是像打圆场,不把关系搞得那么糟糕而已。
我开始变得冷淡,不愿热脸贴冷屁股,而他见我话少了不黏人了,反而又有些适应了,有时候强行要我跟他聊天。
可是我知道,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喜欢我的,即便是喜欢,也只是喜欢那种被人喜欢的感觉罢了。
毕业这天终于来了,曾经的人总要走散。我在宿舍收拾行李,大包小包地往快递箱里塞。不知怎的,忽然又想起苏来,相识一场很不容易,虽然开始于错误,结束得很仓促,但他是大学里我唯一喜欢过的人。
悄悄跑到厕所,拿起手机,打开那个帅气的头像,在聊天框里输入了很长一段话,写了又删,删了又写,反反复复。
我觉得我太难了,太不容易了,为他做了这么多,换来的是一张臭脸,可我又错在先欺骗了他,于情于理都是罪有应得。
最后我这样写道:
“苏,与你认识这么久,是我的幸运,大学我就没有喜欢过谁唯独你,我不是同性恋,但我很舍不得,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了。对不起请原谅我欺骗了你。”
我发完这条信息后,我又把他删除了。
苏收到信息后,很快发现被删除了,不停在好友申请备注里问我:“我哪儿错了?”“我错了。”“你是傻子吗?”
我哭到不行,回了一句:“对不起,是我错了。”然后把他拉黑了。
8
直到现在,我和苏再没联系过。想来有点打脸,即便是最后的最后,我还在和苏说,我不是同性恋。可是现在,我最终还是接受了自己是同志的事实。
我和苏之间再无可能,但他却成了我大学里最清晰的回忆。我对他的喜欢,来得匆匆,去也匆匆。我体会过深爱一个人并为之痴迷的快乐,也感受到了被喜欢的人不重视和利用的冷淡滋味。
我至今还记得他说我“瓷锤”。是啊,我是多么瓷锤啊,认同障碍和社交恐惧,给我带来了太多挣扎痛苦和打击。
不过好在,我对苏的喜欢,虽然是一次失败的经历,但也终究是让我明白了,到底什么才叫做爱。
在一段关系中,你一个人拼命付出,却始终得不到回应,那不叫爱。
爱从来都是相互的,
是在对方心里种下惦记的种子;
是你随口提起的东西,我主动就买了回来;
是你吃到好吃的,就想往我嘴里塞;
是我心中全是你,你眼里也只有我。
这才是爱。
声明:本文来源于读者「tom」投稿故事,阿鹿做了部分改动,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3447.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