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得了癌症的男朋友,来找我复合

得了癌症的男朋友,来找我复合

今日封面人物:邱泽
图文无关
作者🦄️阿鹿
根据电影「谁先爱上他的」改编
1
我叫高裕杰,大家都叫我阿杰,是小剧场的导演兼演员。虽然这些年来,看剧场的人越来越少,我也一直没能混出个名堂来,但是放在17年前,我可是一票难求的,人称剧场小霸王。
那个时候我们的舞台剧《假期快乐》刚上线,就引起了轰动。我和宋正远,也是那个时候认识的。
宋正远是大学音乐老师,当时免费给我们剧团做音乐。他喜欢在舞台的角落里拨弄那些音乐器件,镁光灯不会打在他身上,但我却总觉得他自带光芒。
他留着长长的头发,飘逸却不邋遢,声音里有数不尽的温柔,尤其是在哼唱歌谣的时候,还有对我说话的时候。
得了癌症的男朋友,来找我复合
2
宋正远教我弹吉他,条件是,以后我不可以再去飙车。我发誓说,“以后我在飙车就会死…”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痛骂了一顿。
吉他被抱在我怀里,似乎很不听话。可是一到他手上,就忽然变得乖巧起来。他说,“你要把感情放进音乐里。”
我仰着头看他,他半眯着眼,手指轻弹,嘴巴哼唱起来,声音悠扬反转,浪漫又深情。
我把所有的感情都倾注在他身上,所以注定学不好吉他。
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候。我和宋正远经常呆在一起,他有时候来我们剧团,我有时候也会跟着他去学校。大街小巷里都有我们走过的脚印,甚至连我妈妈,都知道了他这个人。
我妈问我,“宋正远是谁?”
我其实很想回答:“是你儿子的爱人。”
可是宋正远不同意,他说:“你怎样回答都好,老师,室友,剧场伙伴。实话会让你妈伤心。就算你不说实话,我们还是我们。让他们不难过,不担心,就是我们的责任。”
这些话让我觉得难过,即便他就在我身边,但我隐隐察觉他会离开我。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我想哭。但是他摸了摸我的头,告诉我要乖,要听话。
吉他曲毕,他凑过来亲我,轻轻一啄,却似地老天荒。
3
可是宋正远还是走了。
在“做自己”和“做正常人”之间,他最终的选择,是抛下了我。
对方是物流公司的一个女生,名字叫做刘三莲。刘三莲长相说不上美丽动人,但性格开朗活泼。
据说他们的结缘,是因为一个快递包裹。那天宋正远错过了取件时间,幸好遇到了好心的刘三莲。包裹里面的东西,是很多件乐器,为剧团创作音乐准备的。
包裹里有好多个风铃,是《假期快乐》的舞台上需要布置的。宋正远拿出其中一个风铃送给了刘三莲,当作是谢礼,与此同时,他也收获了刘三莲的芳心暗许。
也算是机缘巧合,天造地设。
宋正远和刘三莲结婚那天,我有偷偷躲在角落“观礼”。我特意骑着摩托车,心中想着,或许宋正远看到,会过来痛骂我一顿,“说好的不许飙车呢?”
可是宋正远是新郎官,那天他忙得不可开交,压根就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炮竹声响劈劈啪啪,所有人都在说恭喜恭喜,我真的好想哭啊,可是我知道这样不合时宜。
心爱的人结婚了,我应该祝福他一生幸福才对。
得了癌症的男朋友,来找我复合
3
一万年有多久?数学概念上的一万年,是三百六十五万多天。
可是对失恋的人来说,心爱的人走后的每一天,都是一万年。
在很多很多个一万年之后,宋正远又出现了。
那天我从酒吧出来,忽然看见一个人影在门口招牌下站着。他佝偻着身子,躲在阴影里。
我喝了酒,眼神本就恍惚,他又低着头,看不见正脸。但我很清楚,那个人就是宋正远。
也不知道是出于激动欢喜或是愤怒,我冲上前去,朝他的脸上狠狠砸了一拳。
拳头落在脸上前的那一刻,我看清了那张久违的脸。十七年几乎没有来往,他少了当年的俊朗,却多了几分疲倦和憔悴。
那天晚上我才知道,宋正远患了肝癌。人生的末尾,他终于决定做回自己,抛家弃子来找我,住进了我破败的出租屋。
陪他一起治病的那段时间,是我的幸福时刻也是至暗时刻。
他化疗掉头发,我在家里帮他剃成了光头;他没胃口吃早餐,我每天穿着睡衣去给他买小笼包。
我终于可以和恋人相依相伴,但这样的日子每天都是倒数。
为了给他治疗,我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听说换肝就还有一线希望,我瞒着他借了几十万的高利贷。
可是最后宋正远还是走了。在手术后一个月后的某一天,他吐了很多血。之后就再没醒过来。一如十七年前他抛下我去结婚,走得那样决绝干脆。
得了癌症的男朋友,来找我复合
4
宋正远去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哭过,相反我却总是在笑。有些不明所以,奇奇怪怪。
我总觉得他还没死。
弹吉他的时候,期待他给我点上一支烟。饿了的时候,等他给煮一碗面,加白酒,加蛤蜊,还有红红的汤汁。
甚至有一天,我一大早起床去了医院,拎着他爱吃的小笼包外卖,可是进了医院看到原本的病床上,早已经换了别的病人,才忽然想起,他已经不在了。
剧团的朋友劝我,说觉得我的状态怪可怕的,他们宁愿听到我哭几声。可是我不是很想哭。
剧团正在筹备《假期快乐》的十七年后重新上映。只是这一次,没有投资方,没有演员,没有观众,也没有宋正远。
但我还是想再演一次。
5
《假期快乐》公演之前,我遇到了一些头疼的事情。
一个是,高利贷的人,开始整天找我麻烦,家里搞得一团糟,我还因此断了一条腿,只能缠着纱布打着石膏蹦哒着演出了。
另一个是,宋正远的老婆刘三莲女士,开始经常“光顾”我的出租屋。他带着孩子,想让我交出宋正远的“保险金”。
宋正远临终前,把保险受益人,从他的儿子宋呈希改成了我。这件事如果不是刘三莲找上门,我都一直蒙在鼓里。
宋呈希长得和他爸很像,尤其是侧脸。他正处在青春期,是一个极叛逆的小孩,为了逃避他妈妈的唠叨,竟然住到了我家。
很多时候,我们都忽略了小孩的心理。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很多事情他们都是明白的。
虽然他嘴上不说,但我大概清楚,他住在身为“妈妈的敌人”的我的家里,其实是想更多的了解他爸爸,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不过幸亏有这个小孩在,我被高利贷的人打断了腿的时候,还是他打电话给妈妈,把我送去了医院。
6
重新上映的《假期快乐》,不出所料的,没有几个观众来看。
但我却演得很用力,很开心。
当年我和宋正远,因为这场戏相识相爱,如今我想用这场戏,和他做一个好好地道别。
演出结束后,面向空空如也的观众席谢幕。
台下的观众,大概只有四五个。但各个都让我惊喜:
一个是恨我夺走保险金的刘三莲,一个是被我夺走爸爸的小鬼宋呈希,还有一个最让我惊喜。
是我年迈的妈妈,她手颤颤巍巍地走到舞台前,把一束鲜花送到我怀里,哭得泣不成声,嘴角却挂着笑。
得了癌症的男朋友,来找我复合
整台演出下来,虽然没有多好看,但也算是勉强成功,除了有一处失误:
剧中有一幕,天空出现了流星。舞台上的人物,激动地对着夜空许愿。原本是滚瓜烂熟的戏份了,我却说错了台词,我说:
“我想和宋正远,永远在一起。”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5096.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