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兵哥哥寻人:游泳教练,你能原谅我吗?

兵哥哥寻人:游泳教练,你能原谅我吗?

今日封面人物:Edwin Hung
图文无关
作者🦄️阿鹿
根据读者「蚂蚁」真实故事改编
投稿标题:《换气》
1

我和琦的相识,相知,相爱都是在游泳池。

我是基层连队指导员,部队组织军事素质考核有个200米游泳的项目,作为一名基层主官,要是有哪门体能考核过不了,不但在战友面前很丢脸,而且也会影响到以后的职务晋升。

出生在鱼米之乡的我,对游泳这项目,本应该是如鱼得水的,然而尴尬的是,我就真的不会游泳。确切地说,是不会换气。为了顺利通过考核,我请假报了一个游泳训练班。

一只脚刚迈进训练班的门口,我就傻眼了——我这个班报名学游泳的都是小学生,连一个初中生都没有。

教练看到我一个二十八岁的成年人,站在一堆小孩子面前跟着学游泳,自己上课也觉得别扭,就很好心地帮我找来了一个助理教练,他就是琦。

琦是大二的学生,长得很清秀,身材修长非常有气质,皮肤是那种健康的古铜色,带着一脸暖暖的微笑,很有亲和力。

也许是因为擅长游泳的缘故,他的肌肉非常匀称,线条优美,特别是饱满的胸大肌、背阔肌和紧致的臀大肌,给人带来很强的视觉冲击,让我一眼就看上了他。

琦带着我做一对一的游泳辅导。他一手托着我的胸,一手托着我的大腿,慢慢的,我就在浮力的作用下,开始轻轻地漂浮在水面。

这时他又换了一个手势,只用一只手托着我的小腹,我知道这是他找到了我身体的重心,但是被一个清秀的小男孩轻轻地拖着自己非常敏感的腹部,我心里总是有点痒痒的,心神也慢慢的漂浮起来。

虽然我集中精力,很努力地去听他在说些什么,但实际上我大半的心神都在他那只轻轻托着我腹部的手上,或者说是在我漫无边际的想入非非里。

琦很耐心很细致,不但教动作,还常常用眼睛凝视我,用他澄澈的眼神,对我给予鼓励。在他的帮助下,我渐渐地克服了换气时喝水的心理阴影,也熟练的掌握了换气的技巧。

不过,虽然是学会了,但有好几次,我故意假装来不及换气,然后一把抱住站在我身边的琦。那种抱着他的感觉,很舒服,让我很安心。每当这个时候他不会急着把我推开,而只是会轻轻地拍拍我的后背,然后柔声的鼓励我安慰我。

我多想永远就这样抱着他啊,可是我胆子太小,一直不敢向他吐露心声,我需要一个契机。

没想到这个契机很快就到来了。

2

某天训练,琦为了指导我更快地蹬壁换向,不小心左脚大拇指撞在了游泳池壁上。殷红的鲜血瞬间就从他脚趾缝里面渗出来。

我吓坏了,在另一名教练的帮助下,把琦拖出泳池,迅速送到附近医院就医。

他的伤势不是很重,但毕竟是脚趾受伤,上下楼很不方便,吃饭问题更是不好解决。再加上当时正值暑假,学校的室友都回家了,没有人能够照顾他。

怀着无比歉疚的心情,我主动邀请他到我家养伤。琦开始还不同意,在我百般劝说之下才勉强同意暂时住到我家。

我家庭条件还不错,很早就在驻地买了房子,一直自己单住。这次琦受伤,对我来说算是个机会。

正值酷暑,扶着琦进了房门,我俩已是满头大汗。琦受伤的脚趾被纱布包得严严实实,不能沾水,这样洗澡就成了一个大难题,必须需要第二个人来帮忙,于是我就有了一次揩油的机会。

琦被我安排坐在椅子上,我帮他洗头,搓背,擦洗身体。琦的头发很柔软,是那种带天然卷的,柔顺而光滑。帮琦洗完头,我就用我最喜欢的薰衣草沐浴露,给他清洗全身。

两个男人赤裸裸的在浴室里,一种暧昧的气氛油然而生。琦的皮肤很光滑,是那种健康的古铜色,他胸肌很结实,可能是因为经常游泳的关系,摸上去厚实而富有弹性。

因为他的左脚受伤不能沾水,所以我把他的左脚高高的放在洗漱台盆边上,这样的姿势就略显暧昧了,他整个身体都毫无保留的袒露在我的面前。

琦一眼就看到了我的身体变化,怯生生地问我:“哥,你喜欢我吗?”我没想到琦这么大胆,看了一眼不争气的身子,只能点点头说了一声,“嗯!哥喜欢你!”

我满脸通红,有点不好意思。琦却一把拉过我,用清澈的眼神凝视着我,说:“其实从你第一眼看我的眼神,我就知道你的想法了。”

我满脸的羞愧,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琦轻轻地说:“哥,我也喜欢你!但是我很自卑,我现在家里条件不好,不敢主动和你说,怕你误会我别有目的……”

我一把抱住琦,对着他的唇,吻了下去。此处无声胜有声的告白,伴着沙沙的水声,终于将两颗滚烫的心融合在一起。

清凉的水幕,再也抑制不住火热的激情,激进,激进,奔腾,奔腾,终于在下一刻,火山般迸发了。

我知道,我的幸福来了,仿佛深潜在水中很久很久,终于可以冒出头来,大口大口地换气,那种舒畅和幸福终身难忘。

3

一次阴差阳错的游泳报名,一场“上天注定”的师生际遇,一个偶然的受伤和大胆的深情表白,让两颗心最终牢牢的捆绑在一起。

琦在我家一住就是三年多的时间,我们也在一起度过了人生中最值得回忆的美好时光。

琦小时候家里条件很不错,父亲在商场上春风得意,他也算是个富二代吧,让他拥有了仿佛天生优越的气质和涵养,只是好景不长,没过几年,他父亲因为投资失败,家里面生意一落千丈,再加上又添了一个妹妹,生活上就更加拮据了。

因为家庭的原因,琦很早就学会了照顾自己,很乖巧懂事。虽然他比我小了七岁,但心性成熟,性格体贴,同居的这几年里,像是温柔的小媳妇儿,对我无微不至地照顾。

我们俩起初都没有什么生活经验,可是细心的琦,特别擅长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中摸索学习。

琦开始学着做菜,手艺越来越好,我有时调侃地问他:“你做菜怎么这么好吃呢?”他腼腆一笑:“要想拴住男人的心,首先要管住男人的胃。”我是彻底被他“俘虏”了,除了做饭,他也包揽了其他所有的家务,每当我回到家时,他都已经打点好了一切。

琦遗传了父亲的经商头脑,仿佛天生就是一个理财能手和投资专家,在他的帮助下,第二年我们就拥有了第二套房子,虽然只有小小的50个平方,但是装修得很温馨。选这套房子,是因为离我部队更近。一有机会,我就可以偷偷溜出来,在这里偷吃禁果。

琦总说,两个人在一起就是为了幸福,他为我做任何事都是感到幸福的。

我是军人,又是连队主官,经常要在部队值班,哪怕偶尔能偷溜出来,回家的时间也不多。但每次回家就像是“换气”,让我整个人都彻底放松下来,真正的能回归自我。一个暖暖的拥抱,一个深情的kiss,瞬间把我连日来的疲惫驱散一空。

部队训练任务重,对体能的消耗也特别大,我患上了腰肌劳损的毛病,回家常常会腰酸背痛,琦就买了几本介绍按摩穴位的书,也从网上看了一些按摩的视频,想要给我按摩。

我担心他做家务太辛苦,一开始也不是很情愿。但是拗不过他的性子,只能乖乖地躺在床上。没想到从开始的动作生涩,到逐渐变得纯熟,是那么的自然而然,最终成为我生活中最大的享受之一。

琦的手掌光滑而细腻,每一根手指都像快活的精灵在我身上欢乐的跳舞,时而轻点,时而揉搓,有时还伴着轻微疼痛后的舒爽,混合着薰衣草精油绵绵的清香,耳畔响起卡农的钢琴曲,很快让我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

琦真的为我下了狠功夫,连经常困扰我的腰肌劳损,在他的妙手之下都能得到很大的缓解,我常嘲笑他,你要是想开一家按摩店,这么好的手法绝对是门庭若市。琦甜甜一笑,轻轻地在我耳边吹气,告诉我说:“还有更厉害的哦!”

后来部队战备值班任务越来越重,我经常是一周都难得回家一次,每每回家,琦都会无条件满足我。无论在连队压力有多大,回家就只有温馨。

有了琦的陪伴,我也更有动力,在部队发展得更好,干劲也更足。

三年时间,我从指导员升到副教导员,又从副教导员升到教导员。而琦也面临毕业和就业,最终他选择了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

其实琦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可他却说,“虽然这份工作工资不高,但是空余时间很多,既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看书,还能有更多的时间照顾你的生活。”

我被他的付出深深感动了,能拥有这么好的爱人,我感到无比幸福。

4

随着职务的提升,我的工作愈发繁重,与琦也是聚少离多。但他始终没有怨言,把我照顾得体贴入微,我多想这种幸福的生活一直延续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然而,美好的时光终究是短暂的,三十岁而立之年,父母家人的催婚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我一遍又一遍地敷衍和搪塞,最终还是没能包得住这团火,直到有一天父母不打招呼就直接从老家冲到了我驻地的家里。

卫生间两套不同的洗漱用品引起了母亲的怀疑,反复盘问我。还好我早做了准备,撒谎说,是军校战友来我驻地游玩留下的,这才算勉强骗过了母亲。

父母留在我家里,坚定地住了下来,并不停地找关系给我介绍对象。我原本就不多的休息时间,被各种各样的相亲计划安排得满满当当。

我内心很受煎熬,好几次想和父母出柜。但是母亲的表现很抗拒,光是提到不想结婚,就有要跳楼的架势,对于出柜的事情,我又哪里敢提。再加上,部队是不允许有同性恋的,我在部队发展得很好,很快就可以提升副团了,不想半途而废。

大环境如此,我们终究拗不过命运。

那段日子,我面容日渐消瘦,精神萎靡,琦知道我有难处,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反而对我表现出十足的体谅。即便是最后几次见面,琦也很少有怨言。相反,他轻轻拥着我的头,吻我,抚摸我,安慰我……

没过多久,琦告诉我,他父母在老家给他找了一份很好的工作,也准备给他介绍对象了,我知道我们的缘分终究要尽了。

在一个初冬的夜晚,琦买了回老家的车票,悄悄地离开了我居住的城市,换了所有的联系方式,再也没有了消息……

5

琦离开后,我的世界仿佛被抽了真空。我想呼吸,我想换气,多少个夜晚,我都是在这样的噩梦中被惊醒。

为了满足父母的心愿,我还是结了婚,对方是个公务员。在这场没有爱的婚姻里,我承受着心理和道德的巨大煎熬,婚后三年,最终还是离了婚。

对于父母那一辈人来说,离婚是悲伤的,是丢脸的,但对于我来说,离婚却是一种解脱,仿佛是潜泳之后的“换气”,彻底放松了。

父母始终无法理解真实的我,但他们也没再继续逼我,或许是他们终于看明白了一些事情,又或许他们只是对我失去了希望。

诚然,我害怕让父母失望,但是我更怕对自己失望。过去三十年,我都是活在别人的眼光和期许里,以后的生活我想为自己而活。

从2017年开始,我每年都会去琦的老家,想要寻找他的消息,无论我走过多少条街道,问过多少个行人,终究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

琦的县城有100多万人,我动用了部队的关系,请当地公安局帮我查找,和他同名同姓的居然有84个,我一一排查,居然没有一个是他。

我真的好想找到琦,可是我却没有更好的办法。把这篇文章写出来,也是希望通过阿鹿的平台,通过大家的转发,帮我找到琦。即便找不到,至少也多那么一点点希望。

文章的最后,我想对琦说:

是我的懦弱让我们俩痛苦得分离,这次我想坚强起来,面对真实的自我,你能原谅我吗?你能看到这篇文章吗?你在老家过得还好吗?我好想你啊。

声明:本文根据读者「蚂蚁」投稿故事改编,基本为投稿原文,阿鹿仅做了部分删减,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5366.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