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我和泰国直男的故事

我和泰国直男的故事

今日封面人物:ins:@Arthur Mariano
图文无关
作者🦄️阿鹿
根据好友「阿文」真实故事改编
今天是2020年的第一天,谢谢你能打开阿鹿的秘密基地,也谢谢你对阿鹿的支持。在这里,阿鹿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开开心心。

最近这段时间在曼谷,作为“圣诞跨年旅伴”活动的被邀请人。周末电台里我也介绍过了,这次活动的发起人是阿文。几天相处下来,我和阿文成了好朋友,他很善谈,在饭桌上,和我讲起了他和泰国男孩的故事,于是就有了今天的文章。本文根据阿文口述故事改编,为了方便表达,正文会采用第一人称进行描述。

1
我是阿文,出生于中国海南岛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我的名字普普通通,一如我普普通通的人生起点。
大学毕业后,我去北京发展,在腾讯视频做到了高级制片人。当时腾讯视频跟凤凰卫视前著名主持人杨锦麟合作推出了两档节目,我也因此受到了杨老师的赏识,得以通过香港优才计划,去到香港工作。
香港优才计划是要在香港住满7年,就可以申请永居,我在第五年的时候,因为在曼谷买了公寓,渐渐喜欢上曼谷,终于在两年前决定,把生活重心放到了曼谷。(这两段参考引用自公众号《三男一宅》)
我曼谷做的是房产相关的行业,自己也在曼谷买了几套公寓,其中有一套在Ideo O2,同时也和这座公寓的售楼部有合作。今天故事的另一位男主角,就是因为工作关系认识的。
2
他叫恩,是一个泰国男孩,出生于一个泰国华人家庭,在公寓做房产销售。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公寓的售楼部,他负责和我对接工作。毫不夸张地讲,刚见面的第一眼,我就被他阳光帅气的外表吸引了。
洁白的衬衫下,他的胸肌若隐若现,一看就知道是个健身男孩。他的眼睛很大,皮肤很白,笑起来阳光四射,很是可爱。
我正准备用新学的蹩脚泰语向他打招呼,他却先开了口,“你好,我是恩,很高兴认识你。”中文说得特别地道,让我有些吃惊。
我不得不承认,虽然只是刚刚认识,但我已经喜欢上他了。这种突然的,仓促的,甚至是毫无理由的喜欢,我几乎很少有过。原来这世上,真的有怦然心动,真的有一见钟情。
我和恩很聊得来,工作进展顺利,又闲说了些日常,最后恩要求跟我合影,说是要给老板汇报用。
我欣然答应,快门按下的那声“咔嗒”声,就像是一部爱情电影的正式开机。
3
有了第一次的接触,我开始有意无意地,经常往售楼部跑。有时候是带着一些工作事宜,有时候只是想和他见上一面。
恩性子很温和,态度也很友善,似乎他挺喜欢和我聊天的,也并不反感我这样反复找他。
Ideo O2公寓很大,是全曼谷最大的运动有氧公寓之一,配套设施特别完善,健身房,泳池,自行车道,足球场等等,全部免费供住户使用。
尤其是露天泳池,弯曲延伸串联三栋公寓,像是一条玉带,样子颇为好看。阳光晴好的时候,我很喜欢和恩一起来到泳池边,一边靠在长椅上晒太阳,一边东扯西扯地闲聊天。
大概半个月之后吧,我们第一次约吃晚餐,席间我有故意聊到一些泰国的同性恋话题,想试探一下恩的反应。从恩的脸上,我看不出任何歧视和反感的表情,他笑说自己还被一些男生追过。
我脑子一热,忽然直接问他,“那你介意再多一个男生追你吗?我也喜欢你。”
恩坐在我对面,表现出格外的镇定,完全没有被惊讶到的感觉。他说,“我知道你喜欢我,我早就看出来了。”
忽然觉得自己好蠢啊,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呢,结果早就已经被人看穿了。不过我就是这样一个很直接的人,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不受控制地传达着爱意。
恩说不讨厌我,但还是拒绝了我。也是那天晚上我才知道,他有一个从高中开始就在一起的女朋友。
他笑着说没关系,我们可以做好朋友。
4
作为第三代华人,恩不仅中文说得特别棒,而且对中国文化特别感兴趣。大学三年级的时候,还去了复旦大学做交流学习,在上海呆了一个学期,学习中国的语言和文化。
虽然他现在已经工作了,但是在跟我闲聊的时候,不止一次地提到过,想要去中国大陆读房地产相关专业的研究生。
去中国大学深造,可以说是恩的一个梦想。
得知了这个消息,我开始帮他物色中国的学校,去一些知名的学府官网看招生简章,搜集相关资料,同时呢也托关系,找到了清华大学那边的老师,向他介绍了恩的情况。
那个时候我跟恩关系已经很好了,为了答谢我,他决定要带我参加家人的聚餐。泰国人是很注重家庭的,能够参加恩的家宴,让我备受感动。
我也特别重视这次聚餐,为恩的每一个家人都准备了小礼物。恩除了爸爸妈妈外,还有一个哥哥,两个弟弟。
泰国华人约有八百五十多万人口,以广东省潮汕人和客家人为主,父母和善,兄弟相亲相爱,这是大多数泰国华人家庭的样子。
餐桌上,他们一家对我很是照顾,恩还经常给我夹菜到碗里。晚饭后,按照恩家人的习惯,全家人要一起去吃甜点,恩也拉着我一起去了。我开了一句不适当的玩笑,说,“恩就像是甜品一样甜。”
现在回想过来,我和恩之间的互动,似乎过于亲密了。虽然我告诉自己,只能把他当成朋友,但是我对他的那种喜欢,却总是不经意间地向外流露出来。
他的家人自然看得出我喜欢恩,但是好在他们并没有因此讨厌我,反而后来还回赠了我一些很高档的泰丝,让我寄给国内的爸爸妈妈。
我挺感动也很羡慕,恩的父母能够如此包容。
5
我和恩的关系越来越好,除了工作交接,平时也会经常见面。
售楼处的其他同事,偶尔会跟恩开玩笑说,“阿文是不是喜欢你呀?”恩的回答也特别直接,“他就是喜欢我怎么了?”他丝毫不觉得,被我喜欢是件麻烦事。这一点让我很是动容。
恩虽然有女朋友,但他也并不像传统直男那样,相反他特别有情调,聊天的时候经常发一些暧昧的,亲亲抱抱的表情包,有时候也会和我开一些色色的玩笑。
我在泰国大概两个月回一次国内。有一次,我下午的飞机回国,刚巧在午饭时间遇到了恩,我开玩笑地问他,“你要不要来我家,我下面给你吃。”
这种级别的玩笑,恩都是听得懂的。他回了一个坏笑的表情,说好。
当然了,下面就真的只是下面,面条具体是什么味道我忘了,但是我记得他送我坐上去机场的出租车时,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再次回国的时候,差不多赶上七夕情人节,恩约我喝酒。恩和他的女朋友感情一直普普通通,那几天正式分手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也不知道是喜是悲。
一方面,他单身了我又有了一线生机,可是另一方面,我又不忍心看他失恋难过。
那天赴约,我穿得特别正式,西装革履,系着领带。而恩穿得很休闲随意,和我看起来很是不搭。
那是一间当地很有名的酒吧,驻唱歌手就坐在我隔壁,恩小声告诉我说,他是泰国的艺人,类似于国内好声音的人物。
几杯红酒下肚,恩好像有些伤感,失恋了嘛,在所难免。可是听他的描述,我也不太为他担心,他和女朋友在一起久了,感情本就淡泊。
恩给我看了照片,前女友长得很像男生,算不上好看的那一种,恩说当初在一起,就是觉得她长得特别。
我又开玩笑说,“或许你就喜欢男生呢,要不要和我试试?”恩竟然也回应我,“万一试了就爱上了呢?”
空气忽然好安静,手指划过吉他,酒杯碰撞作响,我们再没说话。
临近午夜,叫了一辆的士回家,回我家会路过恩的住所,所以我先送他一程。
我没喝醉,但还是假装晕眩了,汽车在马路上高速行驶,把一切声色犬马灯红酒绿抛在后面,一个急转弯,我倒在了他的怀里。
恩没有躲开,为了让我保持平衡,还伸出一只手把我轻轻搂着。
下车前,我牟足了劲,在他侧脸啄了一口,他还是没躲。车门关上的声音好轻,就像他那声轻柔的晚安。
6
恩分手之后,我开始幻想,有没有可能,最后恩会接受我的表白。但是希望的火苗只燃烧了没几天,就被熄灭在了摇篮里。
恩交了新女朋友,是一个中国的女生。新女友似乎知道我的很多事情,包括我喜欢恩,所以理所当然的,我成了她眼中需要被重点防范的危险人物。
后来有一次,恩弟弟的生日,我又和他们家人一起吃饭,饭后又去他家楼下喝酒唱歌,玩得很开心。
这件事情后来被恩的女朋友知道了,和他闹了很久。
再后来,有一次恩去北京玩,刚好我也回北京出差,赶早不如赶巧,既然我们都在北京,我就约他去清华北大转转,顺便去见一下之前谈过的研究生导师。
但是恩拒绝了我的邀请。
我很诧异,来中国读书不是他的梦想么?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后来我才恍然大悟,八成是他女朋友也在北京。
7
这几个月,我和恩虽然也有联系,但大多时候都是不冷不热的那种。偶尔也开开玩笑,但也都点到为止,不然就会尴尬着没有下文。
至于恩和女朋友的感情到底如何,他也很少再和我聊过。倒是之前他找我倾诉过,说女朋友偷偷和前男友见面,还被他知道了。恩当然很难过,但却没说要分手。或许他真的很喜欢那个女生吧。
十二月初,也就是前段时间,恩换了一家公司,还是做房产销售的,但工作地点和我距离很远了。就好像我们的生活也渐行渐远一样。
元旦前夕,我又一次发消息给他,相约他一起吃晚餐。几个钟头后,他回复说出国旅行去了。我再继续追问,他也没有回应。
曼谷的跨年夜,烟花很是绚烂,对着天空我静静许愿,我希望恩能过得幸福快乐吧,同时也希望来年自己能遇到一个对的人。
2020年终于来了,而我已经做了决定,要把对恩的喜欢,留在2019年。
赞(1)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5494.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