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确诊艾滋后,50岁的父母决定生育二胎

确诊艾滋后,50岁的父母决定生育二胎
2016年,是我大学毕业后第一年。那一年我确诊感染了艾滋病。我与父母的故事便在2016年拉来了帷幕。

确诊疾病后,疾控中心工作人员为我的父母简单科普了艾滋病,我父母明白了现在这个疾病是慢性病,我的寿命不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但是对疾病了解后,我家却笼罩在一种更巨大的“焦虑”中。

01

确诊艾滋不到半月,我第一次住院了。在医院,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妈妈在我的床头和我盘算:“你说现在我和你爸身体还好,还能够照顾你;如果有天我们都不在了,谁能照顾你哦?我在咱们亲戚里想了一圈,没有可靠的人。”

妈妈说这话是有寓意的,她想多“造”一个人来照顾我。

后来我才知道,在这段时间里我爸爸妈妈到山东大学附属生殖中心做了身体检查,希望能够做“试管婴儿”。但当时我妈妈已经“绝经”了,为此她吃了好多的药,希望再养护自己的身体,再生育一个孩子,但最终无果。

确诊艾滋后的两年中,我身体连续不好,先后五次入院。都是我妈妈陪护我。第四次住院是因为过敏,我身上起了很多疙瘩,很痒,因此我抓破了很多地方,并且有血液渗出。妈妈总是不做任何防护为我擦药。

有时候又会对我说:“你说我得这样的病也好,我好歹活过五十岁,你还年轻啊,要是病能替,我替你生病也好啊。”

有时候又突然和我说:“你说把我的血换给你,你会不会好呢?”等我回家养病,她又到处找偏方,让我吃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野蜂窝,并对我说:“说不定吃上就好了。”

等到2016农历年底时候,不到半年的时间,我妈妈头发白了一半。

我不知道这半年间妈妈担了多少惊,受了多少怕,我真的觉得好对不起她,在我这么年轻的时候就染上了疾病,让妈妈这样的伤心。

我高中时候曾经看过肯尼迪的遗孀杰奎琳女士的一句话,大致意思是:“少年白头是遗传的,不过由儿女遗传给父母”,等我生病后我对这句话有了切肤之痛。

确诊艾滋后,50岁的父母决定生育二胎
02

在生病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都很“恨”我爸爸。在我生病不久后,我爸爸便联系了他曾经一位旧情人,希望对方给他生一个孩子。甚至利用自己的一些人脉,希望能够找到一个能够给他生孩子的女人。

这些事情,都被妈妈发现了。尤其是在老家,熟人社会的相处模式下,爸爸到处找人给他生孩子的消息像是一阵风一般,吹到了大街小巷。

2017年春节时候,其中一个女人的丈夫还给我妈打过电话,让我妈管好我爸。据我妈说,因为这件事情,我爸还被人揍过。我一直觉得我爸是一个要面子的人,在我生病后的几年间,我爸为了一个孩子,完全不顾及了自己的面子。

因为我爸到处找人给他生孩子的行为,曾经让我对他很愤怒,因为我觉得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他没有和我还有我妈站在一起。

可是在2019年,当大姑家姐姐将我生病的隐私泄露出去以后,我爸很愤怒的质询了姐姐,并且告诉我姑姑:“以后你们要是觉得我孩子得的是见不得人的病,不愿意来我家,你们不来就是,我就当没有你们这些亲戚。”

在我的心中,我爸爸一直很重视几位姑姑,但是为了我他要和自己的姐姐们断绝关系。这成为我愿意改善我和爸爸关系的一个转折点。

不久后我参加一个非虚构写作的工作坊,我将我的故事讲述出来后,一位同学告诉我:“我觉得你的爸爸肯定很爱很爱你,只不过他想用自己的方式解决当时的困难。他是一个很传统的男人,他希望保护你。”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我一直误解我的爸爸。

后来我表姐告诉我:“你爸爸很不容易的。这几年,我们总问你爸爸你得了什么病,你爸就是不说,光哭。”听到这句话,我的眼泪就来了。

所以如今我做很多疾病预防工作,尽我所能地给人说安全性行为的重要性,因为懂得,所以不希望更多的人生病。

确诊艾滋后,50岁的父母决定生育二胎
03

生病以来,我的父母一直对养育一个孩子执念很深。

终于在2019年,我家有了一个机会,可以收养一个孩子。当时我爸妈还爆发了很大的冲突,因为我妈希望收养的这个孩子以我的名义收养,我爸希望以他们的名义收养。

后来我劝我妈妈说,从法律上来说,我不具备收养孩子的硬件条件,因为我年龄不到30周岁,此外我还有传染病。终于说服我妈将孩子落户在他们的名下。所以生病四年后,我们家增添了一位新的成员,我在28岁的时候,多了一位小妹妹。

去年11月份,回家看我的小妹妹,我和爸爸出门办事,车里只有我和他,他突然和我说:“我们先养着这个孩子。你要找一个这样的女的结婚,孬好是一户人家。”

我没有接话,但也没有反驳我爸。我爸也没有再说话。我望向窗外,秋风刮起了落叶。再回过头看我爸爸,两年的时间他的头发愈发稀疏了,几乎谢了顶。那一刻我突然感觉与爸爸距离很近。

在生病之前,我曾经很随意的生活着,肆意地挥霍着我的青春,并且追求着一些浮华的事项,却对诸如“出柜”、“做自己”、“死亡”、“安全”、“责任”这些真正重要的事情没有认真考虑过。

然后疾病就来了,我丝毫没有准备,方寸大乱,生发了那么多的情绪,逼迫着自己,也伤害着父母。

我走过了这一段复杂又危险的道路,正是拜这些经历所赐,我对于人生这件事,很认真地进行了思考。

如今我家迎来了一个新的生命,越来越尊重我父母的选择,因为我知道虽然他们没有那么多的文化,没有像我一样在大城市生活过,但是他们却从传统的家族意识出发始终笨拙地保护我。

2019年,是我确诊生病的第四年,我学会承担更多的责任。我想我的余生是不会和一位女孩子结婚,但是我会用余生精力去和我父母证明,即便我是一个同性恋,即便我要终身携带艾滋病病毒,但是我也可以活得精彩而健康。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人生是很过瘾的”,人生的过瘾在于生命的千折百回又充满了希望,我真的好感谢我的父母,还有我新降临人世间的小妹妹。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5904.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