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19岁那年,我参加了一个同志婚礼

19岁那年,我参加了一个同志婚礼
那一年我19岁,顶着压力做了一次伴郎,参加了一个同志婚礼。

在那个年纪,我怕被父母知道我掺和这种事,怕会被人嘲笑,怕暴露自己的性取向。总之,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参与其中。

新闻资讯里的同志婚礼对我们来说,更像是一种传奇。很多人无法出国,无法去国外登记结婚,没有那种名媛式的生活,没有世界各国的新婚蜜月可以秀。大多数g的生活总是特别低微,像世间的一屡屡尘土,从来无人问津,但是却常常戳痛心扉。

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他们已经相识八年,在一起五年了。

01

认识他们的人,都叫他们大牛哥和小黄哥。

大牛哥是我隔壁村的,在我印象中一直都是挺模糊的一个人,基本上没啥存在感,因为我们年龄的差距,总会存在有代沟,平时见面打个招呼的那种交情。之所以选择我做伴郎,大概是真的找不到别人了。

他的样貌并不帅,但是人很能干活,吃苦耐劳的精神在他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家里兄弟姐妹多,父母很难供他们上学读书,所以大牛哥早早下学了。

初中毕业以后,他就开始学着做小买卖,我记得他有一个水果摊,一摆摊就摆了好多年。他为人挺实在的,从来不缺斤少两,十里八村都喜欢买他的水果。其实啊,不仅因为这个,他刚刚初中毕业还是个孩子啊,大家心疼他,是为了照顾照顾他生意。

那一年,大牛哥不知道因为啥事,惹怒了老爷子,老爷子脾气很倔,一气之下把他赶出家门,幸好大牛哥卖了几年水果,兜里有些钱,就自己在外边租房子住。

大伙都来劝老爷子,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吧,自己的亲儿子,犯啥错,都能原谅。但老爷子就是不让他回家,因为啥,老爷子从没说过,村里因为这个事,妇女们一直七嘴八舌的猜,反正也没啥结果。

现在看来当初的那个事,应该是大牛哥出柜了吧。

大牛哥老实巴交的,小本水果生意也挣不了几个钱,自己就打点零工,做点小生意,后来又在工厂做了几年活,就这样一直这样生活,没有啥大的追求。

小县城的圈子很小很小,因为有所需,就一定有所求。

他开始了面基生活,因为长相不好看,老是被别人嫌弃,还加上经济条件不好,所以一直单着,直到他三十岁那年遇到小黄哥。

19岁那年,我参加了一个同志婚礼
02

小黄哥是南方人,家是江南水乡的一个小镇,人帅帅的,他继承了南方帅哥标准的特征,温文尔雅,眉清目秀,他本来有男朋友的,俩人想在一起过日子就跟家里出柜了,家里人一时接受不了,也怕丢人,一气之下赶走了他,后来他前任受不了压力,自己卷着钱跑路了。

小黄哥一个人没钱没家的,他爹一直不同意让他回家,他娘偷偷的把自己攒的一点钱给了他,他心灰意冷下就整天酗酒烂醉如泥。

有次实在是想不开,他跑去马路中央,想让车撞死自己,有个出租车司机发现以后,把他带到路边并报警了,警察叔叔来劝了劝,陪他聊了聊,小黄哥好了很多。

他冷静下来,就想离开这个伤心之地,所以就去了北方。

也许是缘分,三十岁的大牛哥跟二十一岁的小黄哥相遇了,相似的人生经历让他们对彼此更加珍惜。

年长九岁的大牛哥会照顾人,小黄哥也很体贴大牛哥,家里脏活累活、杂活都是大牛哥自己一个人做,锅碗瓢盆都舍不得让小黄哥插手。

随着城市化和现代化的进程,城中一栋栋高楼林立,在城市一角,却还有几条被人遗漏的街道,这就是典型的城中村,也是当代发展现实的一角缩影。望眼过去,两边是高耸的大楼,中间却是一条杂乱不堪的小路,他们就在这条小路的尽头,一家小小的农院里生活。

农院很旧是砖瓦房,一间住房,一间偏房,还有一个不小的院子。

我们现在羡慕两男一狗夫夫生活时,大牛哥和小黄哥在多年前就过上了“两男数狗”的生活。

他们特别喜欢狗,于是开始养宠物卖宠物,各种品种的狗狗都有。在满足自己兴趣的同时,也挣了钱养了家。

就在这个农家院子里,五年以后他们举行了婚礼,那时他35岁,他26岁,已经都不再少年,双方经历了这么多,能走在一起真的不容易。

19岁那年,我参加了一个同志婚礼
03

偶然小蓝上的一个交际,遇到了大牛哥,大牛哥那会就邀请我做伴郎,并且把他的故事讲述给我听,当时我觉得很惊讶、觉得不可思议,同时也挺害怕的,毕竟是一场有点不一样的婚礼。

有时候,自己年少时的一次勇敢或者冲动,会带给自己一生不可磨灭的回忆。

所以说,大家趁年轻,该勇敢时就勇敢做一回吧,千万别错过。当时自己内心挣扎了许久,我也是冒着不怕别人异样的眼光、哪怕父母知晓的震怒,也要去参加这个别样的婚礼,把自己这份真心的祝福带给他们吧。

后来,我借上了老哥的西服,学着打上了领带,特意去理发店做了头发,买了双新式的皮鞋,感觉自己酷酷的,把自己打理成大人该有的模样。

路挺难走,七拐八拐才走到胡同的尽口,去了他们的小院,小院外边没有任何装饰,里面很简单的贴了几张红纸,一副喜庆的对联,还有一串红纸包裹着的鞭炮,其他没啥装饰,院里还拉了三张古朴略有褪色的大圆桌,桌上满满的鸡鸭鱼肉酱醋茶。

他们的亲人都没有来,来的都是相识多年的好友。

小黄哥那天很激动,也很难受,想想终于能修成正果,很幸福,想想亲人却不在,很悲凉。

我问小黄哥,值么?

他说,值得。

他们的婚礼很传统,也很中式。一拜天地,二拜大哥,夫夫对拜,送入洞房。

卧室不大,些许简陋,有一对红蜡烛,一对红枕头,还有大红床单,总算给这个特殊的日子带来了不一样的温馨。那天大牛哥喝醉了,小黄哥倒是看着没醉,大牛哥一整天憨憨傻笑,也不知道笑啥。

后来工作很忙,我就再也没去过那家农家小院了。

一晃三年过去了。

前段时间偶遇大牛哥,听他讲了,他们还是蛮幸福的,俩人活的挺充实,正攒钱买房买车呢。

– END –

作者 / 爱画圆圈的宝哥哥  编辑 / 李澈  排版 / sen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904.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