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孩
我们一直在努力!

宁做高富帅舔狗,不陪矮丑穷吃饭

宁做高富帅舔狗,不陪矮丑穷吃饭
很多人抱怨:想我泱泱华夏,居然还没通过同婚合法化,真是太歧视太压制太对不起咱同志们了,看看这一二三四个国家,人家的伴侣都是如何如何晒幸福秀恩爱,我们想跟喜欢的人结个婚领个证还要飞出去,躲躲藏藏还不受国内法律保护,谁抢走了我的幸福?

我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可以把自己目前的许多失意找个借口转给别人,这样要活得心安理得得多。

但是,一个问题足以破坏这条可笑的逻辑线条:如果今天允许你和同性结婚,有男人跟你一起吗?你找得到一个男人跟你过一辈子吗?

想想当下同婚还不合法的时候,这个群体已经很乱了,挂着看帅哥的牌子在软件约炮的人,可以说一抓一大把,更有许多心理阴暗之徒身患疾病还想着怎样多感染几个人,大家都在浮躁的灵魂和看表面的眼球双重作用下失去耐心,愿意做高富帅名媛的舔狗去买货,也不愿意和条件一般或者稍微不如自己的人友善的加个好友聊聊喜欢的食物。

这种择偶观一方面是拜金主义的的社会风气的影响,另一方面是同志群体内部明确的将人划分三六九等的分级的后果,综合因素基本上谋杀了正常交往和交友的可能性,反而催生出这样畸形的择偶观。大胆想象一下,要是真的合法化了,当真天下大乱。

宁做高富帅舔狗,不陪矮丑穷吃饭
是的,谁都想钓个金龟婿,找个高富帅,几百年前的奥斯汀都承认经济是爱情的基础。但是,照照镜子,你有没有那个命享受高富帅,或许在你面前的高富帅,在屏幕另一头一边抠脚一边想着怎么骗你的钱呢。

对gay群体歧视最严重的群体,就是gay群体本身。

帅的歧视丑的,有钱的歧视贫困的,高学历的歧视文化低的。将对方视作一个物件,用各种标准、数据去衡量对方。

想要爱情,前提是把自己和对方都当做人才能实现,关心收入,关心型号,关心有没有腹肌,为什么不关心喜不喜欢吃辣,为什么不关心工作辛不辛苦,为什么不关心和家里关系怎么样,到底是在找人还是在找一根棍子来满足自己?到底是在找对象还是在找24小时的提款机?

可叹可笑,可惜可悲。

叫得最大声要找男朋友的,其实想找sugar daddy,或许真有想找对象的,结果被华丽的硬标准吓得退避三舍。

为什么你没人愿意陪着终老?因为你在身边布满了战壕,要多么优秀多么执着的人才能跨越障碍来见你一面,然后取得一颗挑剔的心的欢心,等到你愿意的时候,对方早已耗尽耐心。

宁做高富帅舔狗,不陪矮丑穷吃饭
我见过长久的夫夫,道理很简单,日久见人心。可惜许多同志早已经把相处的机会都抹杀,早已经没有资格去说自己想要爱情了。

爱情是个奢侈品,不是谁都有资格得到的,尤其是一个爱自己,胜过爱爱情的人,永远都尝不到玫瑰的香和巧克力的甜。

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很脆弱,尤其是当每个人都为自己想的时候,我的父母要抱孙子,我的父母要见儿媳妇,我的父母亲戚面子不好看。

但是,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也可以很坚强,尤其是当两个人都为对方想的时候,你的父母腰椎不好,要如何保养;你的姐姐工作不顺,要如何帮忙;你的侄儿上学择校,要如何建议。

该分开的爱情,合不了,该合的爱情,分不开。

同志们,先考虑如何找到一个长久的伴侣,怎样找到一个愿意在一起长相厮守的人,在操作性上或许比考虑我国同婚合法化要来得现实得多,也重要得多。

说到底,结婚证不过是一纸文书,更多的是凝结在两人之间的感情在为这份文书背书,要有多么勇敢的心灵,去相信世界上真的拥有爱情,要有多么正确的三观,去和遇到的人尝试一次次的可能。

也许在抱怨大环境之前,我们应该先想想自己做的够不够好,做的够不够多。

如果躺着可以被钱砸中,大家都来学葛优就好;如果胡吃海塞可以练出肌肉,大家都来放纵就好,如果抱怨可以解决问题,大家都来做怨妇就好;如果爱情可以外送上门,大家都来下单就好;如果人生不过一场经营游戏,那该多好。

可惜,没有如果。

成熟一点,理智一点,我们不是祥林嫂,能夺走我们幸福的,只有我们自己。

– END –

作者 / 三金的奋斗之路  编辑 / 李澈  排版 / sen

赞(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聊天室,本文地址:https://www.bjzcgsw.com/912.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相关推荐